第887章 受伤的韩遂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韩遂撤兵了,麾下的士兵无心恋战,撒开脚丫子快往后跑。  .

    王灿领兵追击,拼命地追赶。

    路掩杀,不知道杀死了多少士兵。

    痛打落水狗这种事情,每个士兵都会。他们大声吆喝着,尽情的挥洒着体内的力量,将心底深处的恐惧和畅快通过战刀劈砍出去。

    惨叫声,此起彼伏的响起。

    道路上,随处可见沾满鲜血的尸体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不过追杀的时间并不长,刻钟后就开始6续的返回。毕竟现在还是黑夜,若是追远了,肯定是不方便的。

    王灿率领士兵回到营地的时候,陈到和张任率领士兵已经占据绝对的优势,逼得烧当和南羌兵节节败退。王灿带回来的士兵加入战斗,局面再次生改变。这些士兵刚刚杀败了韩遂的大军,心正兴奋着,现在杀向烧当和南羌,斗志昂扬,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两军汇合,形成边倒的局面。

    烧当和南羌的大王躲在军,唧唧歪歪的吼叫了阵。

    旋即,烧当和南羌兵开始后撤。

    他们从后营的左右两侧突然杀出来,都是从后营跑过去的。现在后营被王灿堵上,他们唯有从前营突围。烧当兵和南羌兵迅朝前营奔去,但刚跑到半路上,典韦和赵云率领大军从前营杀了过来,又堵住了烧当和南羌兵往前跑的路。

    赵云领兵抵挡前营的士兵,再加上典韦协助,取得了胜利。

    马和马休虽然逃走了,但韩遂派出来的两员将领却彻底留了下来,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。程银和成宜都被杀死,而且两人都是被典韦用短戟射杀的,个都没跑掉。

    这时候,所有的士兵合拢在起。

    南羌和烧当的士兵被包围起来,成了瓮之鳖。

    场屠戮,自此开始。

    此战,只有几千南羌兵和烧当兵逃脱了出去,其余的士兵全部被杀。但南羌的大王和烧当的大王还是逃脱了,两人遭到这样的大败,已经恐惧到了极点,赶紧逃逸。对王灿来说,这也是件好事情,两人回去宣传番,远比杀了两人更划算。

    此战获胜,营地也遭到了极大的破坏。

    营地,片狼藉。

    王灿的大军用了个晚上,终于清理干净了营地内的尸体,又重新搭建帐篷。

    当清点的结果出来后,王灿心有高兴,也有失落。因为此役歼灭的士兵多达五万多人,极大地重创了韩遂的力量。虽然烧当和南羌的士兵占大多数,但韩遂没有了这两股盟友的支持,力量已经极大地被削弱了。

    不过,王灿的死伤同样严重。

    破军营只剩下千余人,四万大军死伤了半。

    即使胜了,也是惨胜。

    天色大亮后,所有遗留的事情几乎都处理完毕了。王灿召集众将商议番后,便安排士兵守营,然后停止了白天的操练,让没有守营的士兵休息。士兵们鏖战宿,都是筋疲力尽,不可能有精神继续坚持训练。

    王灿精神疲乏,处理完事情后也躺在营地内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整个营地,片寂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遂领兵逃回去,回到营地内立刻加强戒备,害怕被王灿攻打。

    他坐在军大帐,等着麾下的将领返回。然而,天亮后仍然没有个人回来,烧当和南迁的士兵也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“踏!踏!”

    急促的脚步声在营帐外传来,名烧当兵和南羌兵迅跑了进来。两人都拱手朝韩遂行了礼,然后烧当兵抱拳说道:“韩将军,我家大王已经领兵返回,不再和韩将军起攻打王灿,请您谅解。至于粮草和军械,希望您能兑现,小人说的就这么多,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烧当兵迅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南羌兵也说了席话,所说的和烧当兵大同小异,然后也急匆匆的离开。

    韩遂望着两个士兵离开,脸色骤然大变。

    落井下石,可恨啊!

    韩遂瞪大眼睛,死死的盯着正不断晃动的营帐门帘,忽然大骂道:“小人,群背信弃义的小人。当初信誓旦旦的说和我同进退,共生死,现在遇到了点困难就立刻撤兵。哼,还想要让我给粮、给军械,实在是欺人太甚,都是群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韩遂破口大骂,非常愤怒。

    他身体晃动的时候,牵动了肩膀山的箭伤,疼得韩遂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阎行坐在下方,说道:“主公,大军兵败,烧当和南羌也退兵离开,我们已经处于劣势,必须尽快想出应对之法,否则很容易被王灿剿灭。”

    韩遂立刻问道:“彦明,你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阎行说道:“末将建议撤兵离开,返回冀城。”

    韩遂听后,脸上露出思索的表情。

    正当韩遂陷入沉思的时候,营帐外又传来了阵脚步声。营帐门帘掀开,马和马休大步走了进来,两人浑身浴血,非常狼狈。韩遂看见只有马和马休回来,露出疑惑的表情。程银和成宜也去帮马和马休了,怎么没有看见另外两人呢?

    难道……?

    韩遂脸色大变,急忙问道:“孟起,程银和成宜呢?”

    马脸上露出悲怆的表情,说道:“叔父,程银将军和成宜将军以身殉职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韩遂听见后,身体不停地颤抖,脸色阵青阵白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蓦地,韩遂瞪大了眼睛,张嘴吐出口血雾。

    他身体歪,仰头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阎行看见韩遂昏厥过去,心大骇,赶忙起身跑到韩遂身旁,伸手掐韩遂的人,让韩遂清醒过来。好会儿后,韩遂才睁开眼,醒了过来。韩遂清醒过来后,脸上露出悲恸的表情,说道:“王灿小儿,好狠哪,竟然杀我七员爱将。”

    除了被王灿砍断手臂的张横,其余的七个将领全部被杀。

    部将,已经成了部将。

    阎行瞪了马眼,摆手让马离开营帐。

    马和马休没有说话,直接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两人走出营帐后,相视望,脸上竟然露出畅快的神情。他们看见韩遂狼狈的模样,心却颇为舒畅,谁让韩遂直不让他们出战呢?虽说马对韩遂没有击败王灿而感到失望,但看见韩遂痛苦的表情,心却很舒服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后,返回各自的营帐。

    韩遂稳住情绪,说道:“彦明,我和王灿誓不两立,不杀王灿,誓不为人!”

    阎行说道:“主公,我军大败,只剩下万余士兵,如何抵挡王灿?”

    韩遂沉声说道:“我们先回冀城,再招兵买马,和王灿决战。”此时,韩遂心恨不得将王灿剥皮抽筋,将王灿挫骨扬灰。

    他和王灿的仇恨,可谓比天高,比海深了。

    部将跟随韩遂多年,如今几乎全灭,韩遂心的愤恨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阎行听了韩遂的话,点头默认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出言劝说,因为此时的韩遂就像是头受伤的狮子,见谁咬谁。阎行心叹息声,起身朝韩遂揖了礼,转身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韩遂坐在营帐,独自的舔舐着伤口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