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6章 箭射韩遂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拿起灵宝弓的刹那间,韩遂也注意到了王灿的变化。≥ ≧ ﹤.≦<1≤Z≦W≤.

    然而,韩遂微微摇头,脸上露出讥讽的神情。

    战场上局面复杂,身旁还有许多的士兵围在周围,王灿怎么可能射他呢?韩遂想了想,又奋力的挥舞了两下手的长剑,向王灿示威挑衅。

    王灿自立为蜀王后,很少亲自动手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使得韩遂没有摸清楚王灿的底细。

    韩遂知道王灿麾下有赵云、典韦、黄忠等绝世猛将,也知道王灿的实力强大,甚至知道王灿的女人只有貂蝉、蔡琰和董卉。他了解了很多关于王灿的事情,却忽略了王灿自身的本领。对于个君主来说,武艺并不是最重要的,所以韩遂才没有调查清楚。

    王灿骑在马上,微眯着眼睛,凝神静气,表情肃穆。他搭上弓箭的样子,颇有弯弓射大雕的模样,而韩遂则是王灿眼的大雕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弓箭震动,小拇指粗的弓箭如同流星般脱弦而出。

    通红的火光照耀下,弓箭的箭头闪烁着冰冷的光芒,令人心底生寒。弓箭在空划过道弧线,迅猛的朝韩遂射去。

    保护韩遂的士兵注意到了王灿的弓箭,凝神以待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突兀的,声惨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名士兵的脑袋被弓箭射,仰头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即使韩遂周围的士兵集精神,却仍然没有看清楚弓箭是怎么射来的。他们看见的只是道影子,眨眼间,士兵已经嘭的声栽倒在地上。韩遂见士兵被射杀,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,士兵骑在马上密密麻麻的分布在周围,不管王灿怎么射,总能射士兵。

    或许,韩遂心里面太厌恶王灿,已经到了无法理智分析事情的地步。

    弓箭精准的射士兵,韩遂心却有‘独到’的见解,根本没考虑过王灿的箭术。

    韩遂不了解王灿的能耐,周围的士兵却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他们挡在韩遂周围,暴露在王灿眼,就好像是脱光了衣服的女人,随时都可能遭到王灿的‘凌-辱’。士兵们手握战刀,横在胸前,眼却闪过恐惧之色。刚才王灿射出的箭给他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,让这些士兵不得不害怕。

    快!狠!准!

    箭致命,让所有士兵为自己的性命担忧。

    王灿周围有士兵保护,根本没遇到危险。

    大军汇合后,周围的士兵越来越多,保护王灿的力量也得到了俄加强,所以王灿完全不担心他的安危。王灿骑着乌骓马,笑吟吟的盯着韩遂所在的地方,深吸了口气,行云流水般的捻起三支弓箭,搭在了弓弦上。

    准瞬间,弓箭射出。

    三支弓箭在空划过,迅射向韩遂身前的士兵。弓箭射出后,王灿却没有丝毫的停顿,又捻起支弓箭搭在弓弦上,再次射出去。

    前面的三支弓箭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,眨眼间响起砰砰砰的声音。

    旋即,三个士兵惨叫声,直接从战马上栽倒下去。

    面对王灿精准狠辣的弓箭,保护韩遂的士兵就像是截木偶,无法躲开。在三个士兵被弓箭射杀的刹那间,韩遂身体前面顿时出现了个空挡。或许,这个空挡立刻就会有士兵补上来,但王灿第三次射出的支弓箭却钻了进去,直扑韩遂。

    “主公小心!”

    战场上,突然响起阎行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横站在韩遂旁边,也察觉到了危险,伸手把推向韩遂。

    阎行和张横都察觉到了危险,但韩遂还是慢了步,而且张横伸手也慢了拍。张横伸手推动韩遂的瞬间,弓箭嘭的声射了韩遂。

    旋即,韩遂的嚎叫声突兀的响起。

    他骑在马上摇摇晃晃,竟然从站马上栽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张横见韩遂倒下,赶忙下马。他身受重伤,脸色本就苍白,现在看见韩遂坠马,更是吓得面无血色,好像是死尸般。

    韩遂若是死了,他们还能活下来么?

    张横忍着左臂的疼痛,急忙朝韩遂落地的地方跑去。

    “王灿,我必杀你!哎哟,老子的肩膀啊!”正当张横心担忧的时候,传来了韩遂的惨叫声和喝骂声。

    张横听,心长舒了口气,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只要韩遂不死,切都好说。

    他身体缓缓蹲下,伸手将韩遂扶起来。只见韩遂的身体微微颤抖,左肩更是被弓箭洞穿,穿过身体的箭头还流淌着鲜血,滴滴的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嘶!嘶!”

    韩遂接连不断地抽着冷气,咬着牙,忍着肩膀上传来的疼痛。

    韩遂大喝说道:“扶我上马,老子要和王灿决死战!”

    周围的士兵听见后,立刻搀扶着韩遂,要将韩遂扶上马去。张横看见后,急忙劝说道:“主公,使不得啊!您若是骑在马上,王灿肯定又要射箭。到时候,您可就危险了。”说着话,张横看了韩遂的肩膀眼,脸上露出担忧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次是射的是肩膀,万下次是胸膛呢?

    士兵听见后,立刻停下来。

    韩遂脸色大变,脸上露出犹豫的表情。正当韩遂犹豫不决的时候,王灿的大军传来‘韩遂被杀了’的大吼声。随着吼声连绵不断的传出去,王灿的士兵好像吃了兴奋剂样,嗷嗷大叫,气势如虹。

    相反,韩遂的士兵则是心忐忑,开始逐渐的后退。

    虽然韩遂没有被射死,但许多士兵都亲眼看见韩遂栽倒下去,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如此来,韩遂的士兵开始打退堂鼓了。

    王灿骑在乌骓马上,眼闪烁着浓浓的笑意。他能箭射韩遂,不得不说很惊险,他自己的箭术精湛是方面,但也有韩遂太自信的原因。若是韩遂多安排些士兵保护,或者是韩遂隐藏在士兵,王灿不可能得手。

    韩遂不相信王灿的箭术,导致了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战场的局势变化莫测,或许是件很小的事情,也会导致大军败亡。

    历史上著名的淝水之战,前秦皇帝苻坚率领近九十万大军攻打东晋,而谢玄等人率领万大军迎敌,如此悬殊的兵力,肯定会认为苻坚的九十万大军获胜。但九十万大军却因为苻坚的后军响起句‘秦军败矣’,局面下就崩溃了。

    这,便是句话造成的祸害。

    韩遂因为点疏忽,也造成了目前的状况。

    王灿率领士兵占据了优势,立刻就大声鼓舞所有的士兵奋力杀敌。时间,士兵们奋勇往前冲,不断取得胜利。

    相反,韩遂的士兵却接连后退,无法抵挡。

    张横站在韩遂旁边,问道:“主公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局势变成这样,张横心也有些担忧了。

    韩遂叹息道:“还能怎么样,立刻撤军!”说完后,韩遂在周围士兵的搀扶下翻身上马。韩遂身体俯伏在马背上,骑马迅后撤。

    张横得到韩遂的命令,大喝道:“鸣金收兵!”

    说完,张横也领兵往后跑。

    顷刻间,便响起铛铛铛的铜锣声。韩遂麾下的士兵知道鸣金收兵,下泄气了,转身就往后跑,想要摆脱王灿的士兵。

    阎行无奈的摇摇头,只得骑马后退。

    王灿守住了营地,却得势不饶人。

    他挥舞着手的龙雀刀,下令追杀韩遂的大军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鲜花又稳不住了,急需诸位的支持,拜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