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5章 劈头大骂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和阎行交手,几个回合就打得阎行连连后退。>≥  <.1ZW.

    阎行,不是王灿的对手。

    方面,因为王灿骑着乌骓马,借助乌骓马的力量,每刀劈出都非常厉害,难以抵挡;另方面,王灿的武艺本就比阎行厉害,龙雀刀每刀劈下都会给阎行造成很大的威胁,让阎行疲于应付,无法挡住。

    不过,阎行虽然挡不住,却迅的躲开王灿的龙雀刀,退入士兵当。

    这样来,王灿也难以杀死阎行。

    张横虽然被阎行救下,但手臂却被龙雀刀斩断。

    伤口光滑如镜,却鲜血横流。

    张横忍着左臂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,策马后撤,返回韩遂的军阵。已经伤成了这般模样,若不及早救治,左臂流出来的鲜血足以让张横丧命。

    王灿杀得兴起,大吼道:“韩遂,拿命来!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策马朝韩遂杀去。

    韩遂见阎行挡不住王灿,心惊讶无比。他目光扫,又看见烧当和南羌的大军杀过来了,心感到舒服了些。

    韩遂被士兵簇拥着,指挥麾下的士兵杀向王灿,阻拦王灿前进的步伐。

    王灿陷入人海,纵然周围有士兵保护,也难以杀出重围。若是王灿和典韦起冲杀,他有把握冲出去,但王灿个人却显得捉襟见肘,难以杀出条血路。当王灿竭尽全力想冲向韩遂冲去的时候,陈到和张任领兵退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任表情凝重,大声说道:“主公,后面杀来的胡人太猛,挡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陈到骑马站在张任旁边,默不吭声。

    王灿听见张任泄气的话语,立刻冒火了。

    他目光凛冽,脸色铁青,盯着张任大吼道:“懦夫,群胡人就把你们吓到了,亏你还是我麾下的员骁将,还曾经将关羽杀了,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立功的?若是连胡人都收拾不了,如何担起大任。给我杀回去,打不退胡人你们都不用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番大喝,语气非常重。

    王灿说完后,脑袋偏过去不搭理张任,继续提着龙雀刀冲杀。

    他冒着生命危险躲过密集的箭雨,又连续杀死韩遂麾下的几员大将。周仓跟在王灿旁边,也豁出性命杀了韩遂麾下的员大将,两人跟带着士兵反扑,逐渐逼近韩遂。

    战场的局面,开始扭转了。

    但陈到和张任带着大军逃了回来,开口就是挡不住胡人的攻击,露出副无计可施的表情,让王灿彻底的愤怒了。

    张任说话,就撞到了枪口上。

    两人被王灿通大骂,面面相觑,表情都不怎么好看。陈到和张任看见王灿挥刀杀戮时狰狞的表情,似乎有些理解王灿的心情了。主帅尚且在拼命的厮杀,麾下的将领却大吼大叫着挡不住,这不是找骂么?

    张任深吸口气,说道:“叔至,咱们杀回去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张任提枪往后面杀去。

    他边挥舞长枪,边大吼道:“兄弟们,随我杀!”

    张任个人骑马不断地往后冲去,所过之处,麾下的士兵纷纷让开条道路。眨眼工夫,张任提枪杀入南羌和烧当的大军当。人骑,枪杆抖动,枪尖闪烁,银色所过之处,飘洒出蓬蓬鲜血,染红了张任身上的衣衫和铠甲。

    虽然张任无法杀死南羌或者是烧当的主将,但他不要命的杀进去,让正在后退的士兵也受到了鼓励。

    紧接着,陈到也提枪杀了回去。

    将军难免马上死,他们征战沙场,本就是用命在拼斗。

    死了,也是死得其所。

    个领兵的人,是连豁出性命的勇气都没有了,征战的底气也就随之消散了。陈到和张任合拢在起,迅杀出条血路。

    两杆枪!两匹马!两个人!

    路杀伐!

    士兵们看见陈到和张任豁出性命的拼杀,都大受鼓舞,嗷嗷叫着杀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刻,气势随之回升。

    战场的厮杀,其实就是这样微妙的交战,主将后退,士兵就失去了抵抗的勇气。主将拼命厮杀,士兵也能死死的坚持着,也能豁出性命。常言道推己及人,领兵的将领能拼杀,其他的士兵才能拼杀。

    张任和陈到个劲的杀回去,麾下的士兵也杀了回去。

    士兵人数少,但不要紧,还有命在。

    有条命,有口气,就能继续战斗下去。

    陈到和张任以及麾下士兵的变化,让王灿为之欣喜。

    士兵的斗志蹭蹭蹭的往上升,这对于王灿来说是件好事情,但对于南羌和烧当来说却是晴天霹雳。南羌和烧当占据优势,正势如破竹的杀入汉军,可眨眼工夫就形势骤变,汉军不要命的杀了回来,杀得南羌和烧当兵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韩遂开始看见南羌和烧当后撤,心正高兴。但转瞬间就局势大变,成了王灿的大军占据上风,可谓是风水轮流转,轮到王灿的士兵逞威了。

    他盯着王灿,脸上露出恨恨之色。

    韩遂不停地挥舞手的长剑,大吼大叫道:“杀,杀死王灿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尖唳,好像是泼妇骂街,充斥着浓烈的怨气。

    韩遂麾下的士兵也不怕死,不要命的朝王灿冲去。在这些普通的士兵眼,王灿是座金山银山,是妖娆漂亮的女人,亦或者是摆在眼前的高官厚禄。只要杀了王灿,士兵就能得到大把的钱财,得到享不尽的荣华富贵,也能得到妖-娆-诱-人的女人。

    个个士兵围上去,形成了堵又堵的人墙,让王灿难以冲出去。

    韩遂见士兵杀了上去,阴沉的脸上露出了抹微笑。

    张横骑马站在韩遂旁边,脸色苍白,怨毒的盯着王灿。他的左臂虽然经过了简单的包扎,但鲜血仍然不断渗出来,已经染红了衣襟。因为左臂流出来的鲜血过多,他的身体有些虚弱,骑在马上都感觉晃晃的,感觉不稳当。

    韩遂看了张横眼,脸上闪过丝惋惜。

    阎行躲在士兵,虽然能躲避王灿,但周围的士兵越来越密集,他也不方便挪动,难以出招。无奈之下,阎行干脆退了回去,回到韩遂身边。

    韩遂见阎行回来,问道:“彦明,你不是去杀郭嘉么?怎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下,韩遂终于问出心的疑问了。

    阎行说道:“主公,郭嘉身边有人暗保护,末将无法接近郭嘉。”顿了顿,阎行又说道:“没能杀死郭嘉,请主公降罪。”

    韩遂摇头道:“算了,你换匹马,领军冲杀吧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阎行答应下来,重新骑上匹马,带着麾下的士兵朝王灿的大军杀去。

    王灿被士兵困住了,脸上的表情不停的变换。

    虽然杀过来的士兵很多,但王灿周围也有许多士兵保护,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。王灿想了想,策马往后退了两步,吩咐周仓及周围的士兵合拢过来掩护他。旋即,王灿取出挂在腰间的灵宝弓,又从马腹旁的兜囊捻起支弓箭,搭在了弓弦上。

    即使韩遂的周围有士兵保护,他也要试试。

    冲不出去,只能冒险试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