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4章 陈到和张任来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阎行策马狂奔,路杀伐,直奔郭嘉而去。≧  <.<≦1ZW.

    眼见距离郭嘉越来越近,阎行心却升起了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冲向郭嘉的时候,王灿瞥了眼,没有再注意他,而郭嘉骑在马上动不动,脸上没有任何慌张的表情,太自信了,太平静了。

    好歹,他是韩遂麾下的大将。

    他提枪杀去,难道没有点威胁么?

    正因为遇到这样怪异的事情,阎行心反而忐忑起来,觉得可能有问题。不过,这也只是阎行心闪而逝的想法,他不可能放过郭嘉。阎行压下心的情绪,提枪朝郭嘉杀去的时候,大喝道:“郭嘉,受死吧!”

    说话时,阎行抡起长枪,准备刺向郭嘉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提枪准备出手的时候,道鬼魅般的人影从他身旁迅掠过。

    冷光闪烁,阎行胯下战马的脖子上出现了条血痕。

    顷刻间,血痕崩裂,血管破开,殷红的鲜血从马脖子上喷涌出来,洒在地上。战马低头嘶鸣,继续跑出两步,旋即前蹄软,轰的声栽倒在地上。阎行猝不及防之下,也从战马上摔倒下来,滚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摔,摔得阎行七荤素,脑袋都有些蒙。

    阎行还没站起身,却感觉股极度危险的感觉从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他想也不想,直接往前滚动了两下,才没有没刺。阎行心大惊,急促的站起身,持枪站在原地,警惕的打量着周围。

    阎行策马奔跑的度非常快,但胯下的战马不明不白的被杀了,令阎行心蒙上了层阴影。他站在原地,望见不远处骑在马上没有动静的郭嘉,终于明白郭嘉为什么能安坐不动了,明显是有人暗保护郭嘉,否则郭嘉不可能如此悠闲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蓦地,阎行听见轻微的颤动声。

    他瞪大眼睛,身体扭动,抡起长枪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砸去。长枪落空,什么都没有砸。不过,阎行刚才已经看到刺杀他的人,此人身穿袭黑袍,用的是柄黑铁长剑,度非常快,行踪鬼魅无影。

    黑衣人没有刺他,又立刻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阎行边挥舞长枪杀敌,边打量着周围的情况,却没有现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似乎,那黑衣人已经彻底隐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阎行不知道郭嘉身边到底有多少黑衣人保护,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更厉害的人?但阎行心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躲在暗的人,他根本无处下手。

    旦他靠近郭嘉,肯定要遭到狂风暴雨般的攻击,所以阎行果断的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阎行撇下郭嘉,朝王灿所在的位置奔去。

    郭嘉见阎行主动离开,淡淡笑,瘦削的面颊上浮现出不屑的神情。韩遂骑马远远的看见阎行主动‘遁逃’,突然睁大了眼睛,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。他没弄明白阎行是怎么回事,都快要干掉郭嘉了,怎么会直接后撤?

    阎行距离韩遂很远,韩遂只能干看着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王灿又斩杀了员将领,将马玩杀死。

    至此,韩遂麾下又少了员将领。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王灿已经杀了三个人。不仅如此,周仓忍着左臂的疼痛,拼着左胸被砍了刀,也拼命杀了人,将韩遂麾下的骁将梁兴杀死。

    韩遂麾下有部将,但典韦杀了杨秋,周仓杀了梁兴,王灿杀了李堪、侯选和马玩,使得韩遂麾下的部将成了三部将,少了大半。韩遂看见马玩和梁兴被杀,心里面在不停的滴血,对王灿的痛恨已经到了恨不得食其肉锉其骨的地步。

    阎行朝王灿杀去的时候,已经只剩张横人。

    张横面对王灿和周仓联手攻击,连连后撤,想躲在士兵,以免被攻击。

    但张横想躲,却不定躲得开。

    王灿手持六尺龙雀,快劈出,在空划过道道冷厉的弧线,令张横难以抵挡。周仓跟在王灿身旁,招招拼命,大有不杀张横誓不罢休的架势。周仓大喝声,挥刀劈下,让张横只能挥刀抵挡,无法后退。

    王灿瞅准机会,龙雀刀迅劈下,要刀解决张横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王灿低喝声,脸上露出势在必得的表情,要除掉韩遂身边的最后个武将。

    “张横,往后退!”

    关键时候,阎行提枪杀到。

    张横听见阎行的声音,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眼见王灿的刀就要劈到张恒身上,阎行长枪也戳了过来。尖锐的枪尖和王灿的龙雀刀刀刃不断的碰撞。巨大的力量从碰撞的地方迸出来,将王灿的长刀戳偏了。

    张横见此,心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听见阎行喊话,当然想策马后退了,但眼前的情况根本退不了。只要他选择后退,周仓劈下的大刀也要劈他,到时候他就要成为第二个被劈成两半的人。故此,张横眼见王灿的龙雀刀劈下,也只能死撑着。

    刀刃偏,没有劈张横的身体。

    王灿神色冷,握住龙雀刀的手柄猛地翻,刀刃顺势往上撩起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刀刃斜向上划过张横的左臂,所过之处,应声而断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张横惨叫声,脸上露出狰狞痛苦的表情。

    左手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楚,令张横的右手阵无力。周仓眼见张横失去战斗力,心大喜,咬牙握紧大刀,再次劈向张横。阎行冲过来,哪能容得周仓杀掉张横。他站在地上,快的刺出长枪,只听见叮叮的声音响起,轻松的长刀拨开了。

    周仓骑在马上,身体微微晃动,脸色越来越苍白。他左臂被弓箭射,胸膛也挨了刀,已经是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周仓能继续战斗,是咬牙死撑着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周仓,吩咐道:“周仓,你退到我身后。”说完后,王灿咧开嘴笑了笑,大喝道:“阎行,我杀了你,韩遂就不敢嚣张了。”

    龙雀刀挥舞,在空划过道道冷芒,令人背脊生寒。

    凛冽的刀光闪烁,空气似乎都变得冰冷了起来。

    阎行挥舞长枪,迅朝王灿刺去。他没有战马,整体的战斗力下降了许多,但不骑马却灵活多变,能随时躲入士兵,让王灿难以杀死阎行。

    战场上,局面已经呈白热化了。

    王灿连续斩杀韩遂几员大将,让士兵的士气大振,虽然兵力少,战斗力却不弱。

    双方打得难解难分,还没有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大军的后方却出现了陈到和张任率领的士兵。陈到和张任领兵从左右两侧后撤,汇合在起,且战且退。

    在陈到和张任大军的后面,是烧当和南羌的大军,迅的追来。

    南羌和烧当大军杀来,让陈到和张任率领的士兵无法抵挡。

    陈到、张任和王灿样,都遇到了突如其来的袭击。然而,王灿冲上去斩杀了李堪、马玩、侯选,使得军心大振。但张任和陈到无法找到对方的主将,无从下手,他们杀的都是些虾兵蟹将,不能振奋士气,所以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三路士兵,已经汇合在起。

    但是,局面却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;求鲜花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