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1章 局面堪忧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后营的左右两侧,燃起了通红的火光。≥ ﹤.≤﹤1﹤Z≤W≦.≦

    火光冲天,冒起滚滚浓烟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后营出现差池,颗心顿时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韩遂能够悄无声息的领兵跑到后营去,肯定是利用马率领骑兵在前方吸引大军的注意力,而韩遂则带兵抄小路赶到了后营,才能做到这个地步。王灿深吸口气,当即沉声吩咐道:“陈到,你率领所属的士兵立刻赶往后营左侧,剿灭杀来的敌军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陈到大声回答,旋即带着麾下的士兵往后营赶去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看向张任,吩咐道:“张任,你率领所属的士兵赶往后营右侧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张任抱拳回答,立刻召集麾下的士兵,急匆匆的赶往后营右侧去了。

    时间,王灿和郭嘉身后的士兵少了半多,只剩下万余士兵。

    郭嘉目光闪烁,眸子闪烁着智慧的光芒。他仔细的思虑番,担忧的说道:“主公,营地的前方有马拦路,后营的左右两侧也有敌军,形成了围三缺的格局。现在只有后方条路,可能还有动静。”

    王灿眉宇间透出丝阴霾,沉声说道:“韩遂做事谨慎,不动则已,动则雷霆击。他派出士兵在后营的左右两侧起攻击,很可能会在后营布下埋伏等我们后撤,亦或者派兵在后营起攻击,直插前营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脸色微微变。

    局面,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正当王灿说完后,营地后方亮起了通红的火光,同时传来士兵的大吼声:“不好了,后营着火了。敌袭,敌袭!”

    果然,韩遂将唯的退路堵上了。

    典韦骑马站在王灿旁边,脸上露出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出声问道:“主公,后营遭到攻击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凝重,到了眼营寨前方的局面,又望了眼营地后方冒起的火光,神情复杂。此时营地四面都遭到攻击,有些危险了。

    郭嘉大声道:“若是后营的防线被攻破,我们就危险了。主公,下令吧。”

    郭嘉神色担忧,建议王灿支援后营。

    王灿重重的点点头,目光看向典韦,吩咐道:“山君,你去帮助赵云,协助他斩杀马,击败营地前面的敌军。”

    典韦愣了愣,说道:“主公,我离开了,谁来保护你?”

    王灿沉声说道:“你放心,我会保护好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典韦见王灿坚持,只能点头应下。他吩咐周围的士兵保护王灿,然后提着双戟快的冲出了营寨,朝赵云和马交战的地方杀去。王灿见典韦杀了出去,又说道:“奉孝,你跟在我身旁,免得遭到攻击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吩咐道:“传令,立刻赶往后营,守住营寨。”

    声令下,王灿率领万余士兵往后营奔去。

    营地前后左右都遭到攻击,唯有营寨前方的局面比较乐观。

    战场上,赵云死死的压制着马,让马无法突破。不仅如此,破军营的骑兵也步步紧逼,同时还有山坡两侧杀出来的士兵奋勇向前,杀得马的骑兵节节败退。只要再有点时间,赵云和典韦肯定能解决马,稳定营寨前方的乱局。

    但王灿领兵离开后,营寨前方的局面立刻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无数的喊杀声从营寨前方传来,支大军突然加入了战场。

    这队大军,是韩遂留下来协助马的。

    大军由程银和成宜率领,两人带着大军杀来,立刻改变了战场上的局面,让原本节节败退的局面生了扭转。

    典韦策马杀出后,马已经躲在士兵里面,不再和赵云单挑。

    马改变目标,专挑赵云麾下的骑兵屠杀。

    马打不赢赵云,但对付破军营的骑兵则游刃有余,非常轻松。

    赵云被马带来的骑兵包围起来,即使赵云杀死个又个骑兵,但马点都不心疼,也不感到悲伤。这些骑兵都是韩遂麾下的,死了就死了。反倒是赵云的破军营骑兵,他杀个就少个,心愈加的痛快起来。

    典韦手持双戟,陷入人海。

    他奋力杀戮,两柄铁戟已经满是鲜血,杀了不知多少人。

    程银和成宜知道典韦的厉害,也清楚的明白打不过对方,所以不选择单挑。即使典韦冲向他们,成宜和程银直接让士兵杀上去,两人则躲在士兵里面。这样来,典韦和赵云杀了无数的士兵,却无法干掉韩遂派来的主将,也无法杀死马。

    随着士兵源源不断的杀来,局面变得胶着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到领兵朝后营左侧杀去,当他赶到后营的时候,已经是满地火光,许多营帐都被点燃了。支支火箭射入营地里面,将营地弄得片狼藉。

    陈到望了前方眼,瞳孔猛地缩。

    “咻!咻!……”

    阵箭雨从后营的左侧射来,直奔陈到率领的大军。

    先前,王灿让麾下的士兵用弓箭射杀马率领的骑兵,现在陈到领兵刚抵达后营的左侧,就被杀入后营的敌军用弓箭乱射。

    陈到神色冷漠,大吼道:“杀,随我杀上去!”

    陈到不断地挥舞长枪,拨开射来的弓箭,迅往前冲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支弓箭射来,锋利的箭头戳入陈到坐骑的脖子里面。弓箭没射陈到,却射了陈到的坐骑。战马还在继续奔跑,但弓箭射入喉咙后,战马已经支撑不住了,勉强跑了几步,便轰的声倒在地上,再也怕不起来。

    陈到从战马上摔倒下来,神情狼狈。

    纵然他枪法精湛,也敌不过万箭齐。

    陈到握着长枪,赶忙从地上站起来,领着士兵继续往前冲。或许是弓箭有限,几轮箭雨过后,便没有弓箭射来。

    但这几轮弓箭射来,足足让陈到损失了上千名的士兵。无数的士兵倒在血泊,不停的嘶吼惨叫。其,有的士兵被射了肩膀,还能继续战斗;有的人被射了手臂,半只手吊在胸前;有的人则被射大腿……

    这些受伤的士兵神色痛苦,喉咙出凄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陈到脸色铁青,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。

    他领兵杀上去的时候,敌军也快的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营地外冲来的士兵全是烧当兵,而烧当大王唧唧哇哇的大吼大叫,嘴大吼着陈到听不懂的话语。

    那烧当大王嘶吼阵,麾下的烧当儿郎便凶猛的往前冲。

    两军交锋,烧当的士兵接近两万人,黑压压的人潮涌上来,淹没了陈到麾下的士兵。由于王灿兵力不足,陈到率领的士兵并不多。即使所有的士兵能勇敢无畏的冲上去厮杀,却架不住烧当人多的情况。

    陈到目光闪烁,看向了烧当大王。

    局面不利,唯有斩杀敌军的主帅,才能反败为胜。但是,当陈到准备实施行动的时候,却现烧当大王竟然隐入士兵,无法看见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让陈到非常恼火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样的局面不仅只有陈到遇到,张任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张任领兵杀向后营右侧,也遭到了同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