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0章 马前卒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夜幕下,马率领骑兵朝营地杀来。≯   ≦.≤<1≦Z≤W.

    所有的骑兵都拔出了腰间的战刀,冷冽的刀锋在营地内的火光照耀下,闪烁着刺眼的光芒,透出森冷的杀机。

    冲霄的气势,从骑兵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野蛮!霸道!凶戾!

    种种气息随着骑兵的冲杀,越来越强盛。

    王灿望着距离营地越来越近的骑兵,眸光森冷,嘴角勾起抹冷笑。若是单凭骑兵就想攻破营地,绝对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王灿大喝声:“弓箭手,准备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排排的士兵快的站出来,手持长弓,捻起弓箭搭在弓弦上。

    停顿了片刻,王灿大喝道:“放!”

    “咻!咻!……”

    火光映衬下,密集的弓箭化作片箭雨,锋利的箭矢闪烁着夺命的光芒。弓箭在空划过条抛物线,急促的落入正在奔跑的骑兵当。

    “叮!叮!”

    弓箭射铠甲和战刀,出响亮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噗!噗!”

    当弓箭破开了骑兵身上的铠甲,锋利尖锐的箭头迅刺入骑兵身体里面,让正在奔跑的骑兵身体失去平衡。

    战马仍在快的奔跑,但士兵却摇摇晃晃的,下从战马上衰落下去,倒在地上。密集的箭雨连续不断的落下,射杀了好几百骑兵。不过,弓箭只能在定范围内起作用,当骑兵迅接近营地后,弓箭就失去了作用。

    马骑在马上,表情冷峻,不停的挥舞着虎头湛金枪,将射来的弓箭拨开。

    距离营地不远的时候,马瞪大了眼睛,大声咆哮道:“破营就在今夜,随我冲!”

    即使营外安放着排排的拒马,却阻挡不住冲来的骑兵。他们路冲过来,冒着箭雨,冒着生命危险,终于有了冲向营地的机会。

    杀死敌人,建功立业!

    杀死王灿,封侯拜将!

    这些都不是梦想,只要骑兵能杀掉王灿,切都有了机会。

    个个骑兵大声吆喝着,眼闪烁着兴奋的神色,面颊上流露出贪婪的神情。那表情,那动作,好像已经看到金山银山堆在他们眼前,触手可及。所有的骑兵跟在马的后面,迅朝营寨门口杀去。

    王灿瞥见骑兵越来越近,朝赵云点点头。

    顷刻间,赵云举起了手的长枪。

    破军营的骑兵见此,整齐划的举起长枪,准备迎敌。

    马的骑兵挑开拒马的时候,破军营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军交锋,破军营的骑兵迅刺出铁枪,杆杆密集的长枪探出,迅猛霸道。几个骑兵的长枪组合在起,不仅占据距离的优势,而且还能互相帮助,不被敌军偷袭。双方有定的距离,破军营就稳占优势,长枪戳出去,眨眼就杀死了马麾下的骑兵。

    双方刚交手,立刻就被压住了。马领兵冲上去的时候,就感觉自己撞上了堵大墙,无法冲过去,只能被挡住。

    破军营的骑兵步步紧逼,压得马的骑兵不断后退。

    马见对方的骑兵如此凶猛,心怒火升腾。

    他想直接杀向王灿,可赵云却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上次,马被赵云压着打,身上多处伤痕都是赵云留下的。现在看见赵云杀来,立刻就红了眼。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马遇到赵云,恨不得立刻干掉赵云。

    然而,心的想法往往不现实。

    想得好,却难以实现。

    赵云的枪法刁钻诡谲,毒辣凶狠,招招致命,比马的枪法更胜筹。

    马纵然拼命和赵云交手,也难以撼动赵云半分。赵云稳扎稳打,马就无可奈何,这就像老鹰抓刺猬,看见了却无法下手。马接连不断地挥枪刺向赵云,漫天的枪影如惊涛骇浪,但赵云枪法稳健,坚如磐石,任由马杀来都能稳住局面。

    这时候,马恨赵云,却也恨韩遂。

    若不是韩遂只派兵,不派将,他怎么会被赵云缠住?只要有多余的将领缠住赵云,他策马杀上去,就有机会去干掉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见破军营占据优势,大喝道:“擂鼓,让两边的伏兵杀出来,解决马。”

    顷刻间,咚咚的战鼓声响彻黑夜,在营地不停的回荡着。

    “杀!杀!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呐喊声从道路两侧响起。

    道路两侧的山坡上,分别杀出支军队。

    这两支军队在安营扎寨的时候,就已经布置好,专门用来夹击攻打营地的敌军。这也是郭嘉选择在这里扎营的原因之,有了左右两侧的山坡,能轻松的安排两股士兵藏在里面,遇到大军攻营,能轻松的应对乱局。

    左右两侧的士兵冲下来,气势汹汹,喊杀声震天。

    马正在拼命抵挡赵云的攻击,却听见道路两侧传来冲天的喊杀声,吓了大跳。

    他环顾左右两侧,现两边有两股大军杀出来,脸色立刻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计了!或者不能称之为计。

    这本就是王灿早安排好的。只要有大军攻击王灿的营地,就会有士兵杀出来。马脸色变化,脑闪过各种念头,下猜出了韩遂让他正面攻打王灿营地的目的。韩遂让他领兵,是当他作为马前卒,方面吸引王灿的兵力,另方面将王灿的伏兵引出来。

    赵云见马竟然分心,心大喜,大喝道:“马儿,受死!”龙胆亮银枪快抖动,化作道银光,朝马的胸前戳去。

    马眼闪过丝慌乱,身体立刻往下矮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嗞啦!”

    枪尖从马的左肩上划过,留下了条血红的伤口。

    马因为心神不集,等现赵云长枪的时候,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躲开赵,所以被赵云刺了左肩。

    马忍着痛,赶忙打起精神,全神贯注的和赵云交战。

    若是再神情恍惚,这条命都要交给赵云了。

    两人交战,杀得是难解难分。但赵云没有受伤,马身上的伤痕却逐渐增多。即使马聚精会神的和赵云交战,心仍然忍不住暗骂韩遂无耻狡猾,他率领骑兵杀出来已经有段时间,可韩遂竟然还没有丁点动静。

    骑兵被破军营攻击,还得面对官道左右两侧杀出来的士兵,处境艰难。

    而且马带来的兵力并不多,更加危险。

    局面,看上去已经完全倒向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见马不敌赵云,又看见营地外的骑兵节节败退,笑说道:“奉孝,看来今夜不过是虚惊场,不应该会有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正色道:“主公,韩遂没有出现,您不觉得奇怪么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或许是韩遂派马出战,没有来吧。”

    郭嘉摇摇头,肯定的说道:“不可能,韩遂若是派马来攻营,肯定能料到马不可能拿下营地。单凭马带来的这点兵力,无疑是送死。韩遂不可能让士兵白白牺牲,所以肯定有后招,局面不容乐观。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皱起,四下打望了番。

    周围,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王灿心疑惑,猜想着韩遂到底要干什么。正当王灿仔细打量周围的时候,他的瞳孔骤然缩,因为王灿看到了团火光。

    转瞬间,营传来士兵的大吼道:“后营左侧着火了!”

    旋即,又传来士兵的大吼道:“后营右侧着火了,敌袭,敌袭!”

    时间,后营的左右两侧都出现了火光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,又冲上去了,拜谢诸位。嗯,还有鲜花的,拜请支持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