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9章 锦马超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夜,静悄悄的,除了虫鸣声,显得格外的寂静。≧  <.<≦1ZW.

    虽然夜已深,但郭嘉却辗转难眠,无法入睡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郭嘉起身点亮了油灯。他披着件锦袍,盘腿坐在床榻上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,明亮而有神的眸子闪烁着道道精芒。

    “呼!呼!”

    郭嘉吐出口浊气,旋即重重的点了点头,似乎是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这夜,韩遂两次派兵来扰营,都是雷声大雨点小。虽说韩遂没有攻营,但不知怎么的,郭嘉心却升起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郭嘉却想不明白心的担忧源于何处,因为营地已经布置了防守,无须郭嘉担心。他心的感觉来得非常突兀,很怪异,这让郭嘉不得不重视。良久,他从床头取出个香囊,从香囊里面取出了把蓍草。

    这蓍草,是用来占卜问卦,推测吉凶祸福的。

    郭嘉身怀王占卜术,能推测吉凶祸福。而且郭嘉也曾用过几次,但这种占卜很费神,对身体也有定的影响。

    般情况下,郭嘉几乎不使用。

    但郭嘉今夜却心不宁,所以才会拿出香囊,准备占卜番。

    他神色严肃,盘腿坐在营帐。

    他微眯着眼睛,待气息平稳后,才睁开眼,按照王占卜术的步骤步步的推测。过程并不长,但郭嘉的脸色却变得凝重起来,而且脸色也有些苍白,透出丝乏力感。

    “咳!咳!”

    郭嘉轻咳两声,然后深吸口气,平复了内心躁动的情绪。

    占卜完毕后,郭嘉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他睁大了眼睛,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,喃喃说道:“大凶之相,怎么回事这样?”郭嘉心知情况不妙,赶忙收起蓍草。

    他穿上衣服,急匆匆的朝王灿的营帐行去。

    虽然王灿已经休息,但郭嘉亲自拜访,守夜的士兵还是去通报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,王灿的营帐点亮了油灯。

    王灿披着件锦袍盘腿坐在床榻上,脸上挂着疑惑的表情。等郭嘉走进来后,开门见山的问道:“奉孝,都已经是深夜了,怎么还没有休息?”

    郭嘉沉声道:“主公,大事不妙。”

    王灿立刻问道:“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郭嘉神情严肃,正色道:“嘉心不宁,难以入睡,故此占卜了卦,现显示出来的是大凶之相,非常危险。再联系到韩遂两次派兵扰营,恐怕韩遂不可能光是扰营,事情并非这么简单。主公,今夜必有大事生,得早作准备。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奉孝,你竟然占卜问卦了?”

    郭嘉的能耐,王灿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郭嘉和荀攸都有王灿手的太平要术,也都深入学习过。荀攸学的是统兵之法,而郭嘉则兼而有之,不仅学了行军布阵之道,还把太平要术里面的问卦占卜也融会贯通,融入了自身的所学当,越的厉害了。

    王灿前世对鬼神之术不相信,但他明明死了,却又活了下来,这么怪异的事情都生了,所以王灿对鬼神之术也颇为敬畏。

    对郭嘉的占卜问卦,王灿很相信。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主公,我们不知道韩遂打的是什么主意,但必须提前做好防备。卑职认为应该让营地的士立即兵集合,准备迎战。”

    王灿摸了摸颌下的胡茬,缓缓说道:“营地内的防守已经布置好,而且我们也选择的易于防守的地形,守住营寨应该不成问题。但按照你的推测,韩遂很定还有后招,至于是什么办法就不得而知了。也罢,今晚不休息了,好好和韩遂斗上场,看他有什么手段?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喝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名士兵迅的跑进来。王灿沉声吩咐道:“传令,召集士兵集合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答应声,又朝王灿揖了礼,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就在士兵转身离开,只脚刚刚踏出营帐的时候,营地外传来了战马奔腾的声音。那滚滚而来,仿佛是惊涛拍岸,响彻天地。

    站在地上,都能感觉地面微微的震动。

    王灿察觉到了声响,脸色大变,急忙说道:“奉孝,走!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急匆匆的出了营帐。这让刚出营帐的士兵愣了愣。郭嘉紧跟在王灿后面,脸上也露出焦急的神情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,韩遂的攻击开始了。

    “呜!呜!”

    王灿跑出营帐后,吩咐士兵吹响号角。

    顷刻间,厚重绵长的号角声不断地在营地内传开。所有休息的士兵听见后,迅的掀开被衾,拎着战刀冲出营帐,朝营寨门口跑去。由于早有安排,士兵集合的度非常快,没有出现混乱的情况。

    王灿身穿甲胄,手已经提着六尺长的龙雀刀,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这次,他确定韩遂是来真格的了。

    前两次的马蹄声虽然很急促,但响了会儿就嘎然而止,这次的声音却如滚滚炸雷,连绵不断的传出来,距离营地也越来越近。王灿看了郭嘉眼,大声吩咐道:“山君,你让十个士兵保护奉孝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典韦如同铁塔般站在王灿身旁,吩咐士兵将郭嘉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赵云、陈到、张任等将领听见营地的号角声后,也6续的赶到营寨门口。他们站在营寨的门口,看见营地外还没有出现敌军,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。

    半响后,几人都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因为战马奔跑的声音越来越近,显然是真的起进攻了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破军营列阵而立,四万多士兵也集结完毕。

    王灿骑马站在营寨门口,望着远处漆黑的官道,脸上露出凝重的表情。他倾听着远处传来的马蹄声,嘴角露出抹冷笑。

    战争,才刚刚开始!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突然,远处传来声刺耳的破空声。

    刹那间,支弓箭破空射来。

    王灿耳朵动,凭借着自身的感觉,迅抡起龙雀刀,轻轻的拍,直接将射来的弓箭拍飞了出去。其挥刀度之快,精准度之高,令人咋舌。王灿是射箭的行家,远处的敌将却使用弓箭射他,岂不是班门弄斧么?

    马蹄声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当个个骑兵从黑暗奔跑出来,营地的士兵已经跃跃欲试,准备厮杀了。

    战刀出鞘,士兵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“王灿,今日便是你的死期!”

    当距离拉近后,远处传来浑厚洪亮的咆哮声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马骑马出现在众人的视线。王灿看见马骑马杀来,眼并没有惊愕的神色,反而露出理所当然的神色。他直没和韩遂交战,而马也没有被抓住,显然是逃脱了,这么长的时间足以让马赶到韩遂军。

    王灿大吼道:“马,别来无恙否?”

    声音传入马耳,让马心又升起股怒火。他跃马提枪,抡起虎头湛金枪指向王灿的位置,大声咆哮道: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跟随马的骑兵轰然回应,齐刷刷的抡起战刀,吆喝着冲向王灿的营地。

    大战,开始了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。嗯,周了,鲜花榜毫无意外的又被甩下去了,急需大家的鲜花支持。恳请诸位轻轻的点下投鲜花,帮小东冲回去,求支持,求鲜花,多谢诸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