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8章 扰营?袭营!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韩遂率领大军返回营寨,麾下的将领全都急匆匆的赶到了军大帐。≥ > ≤.≦﹤1≤Z<W<.<

    程银大咧咧的问道:“主公,王灿领兵后撤,我们正该乘胜追击,为何停下来?”

    侯选也露出遗憾之色,叹息道:“主公,错失良机啊!”

    个个将领纷纷出言劝说韩遂,认为韩遂不该后撤。他们出战的时候被陈到、赵云等人压制着,心非常憋屈。王灿主动后撤,他们有了反击的机会,当然想追杀王灿,以泄心之恨。但韩遂却断绝了他们的机会,让这些将领心很遗憾。

    马和马休看着众将叽叽喳喳的说话,嘴角勾起抹冷笑。

    群蠢货!

    他心暗骂声,又瞥了韩遂眼,眼流出忌惮的神色。

    马直被韩遂留在营,没能出战。

    他单独留下的时候,心就在考虑韩遂为什么不让他出战。如今,马脑有了丝明悟,抓住了点线索,韩遂有可能怕他立功,怕他笼络士兵,所以直打压他。马洞悉了韩遂的想法,反而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作为旁观者,冷静的看着韩遂的将领吵闹。

    韩遂现在不让他出战,但韩遂无法击败王灿,定会启用他;或者韩遂需要他的时候,也会让他出战。

    那时候,马定会鸣惊人。

    阎行见个个将领站出来牢骚,大喝道:“闹够了没有,你们难道没觉王灿是故意后撤么?若是追上去反而了王灿的埋伏,你们都可能丧命。主公英明决断,果断的下令收兵是为了大局着想,你们不想清楚就乱放屁,成何体统。”

    阎行往前踏出步,大声呵斥。

    个个将领听见阎行的话,都低下脑袋,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阎行是韩遂麾下的众将之,威望高,武艺强,轻松的压住乱哄哄的局面。

    韩遂听见阎行的话,笑说道:“彦明言之有理,当时的情况的确不适合追击王灿。不过,王灿的兵力比我们更少,处于弱势地位,这就是我们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众将闻言,齐声说道:“主公英明!”

    马心暗骂英明个屁,群人只知道阿谀奉承的家伙。不过,马无兵无权,无法影响营帐的局面。

    韩遂听见众人吹捧,淡淡笑。

    他好像已经忘记了众将质问的话,继续和麾下的将领议事,准备再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灿营地,大军回营后,士兵回到各自的地方。

    大帐,王灿和郭嘉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奉孝,韩遂兵强马壮,可有破敌之策?”

    郭嘉正色道:“主公,我们兵力不足,难以正面击败韩遂。不过,还可以选择偷营,或者是选择劫粮,又或者选择引诱韩遂的士兵追击。不过,计谋虽多,却难以派上用成。今日我们后撤,想吸引韩遂领兵追来,但韩遂却收兵回营,足见韩遂用兵谨慎。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蹙起,说道:“韩遂谨慎小心,粮草肯定有防备,而且也会把屯粮的地方隐藏起来,防止偷袭,难道我们选择偷营么?”

    郭嘉苦笑声,说道:“主公,只要韩遂不计,我们难以获胜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韩遂不计,他纵有百般计谋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两人仔细商量,整天都在琢磨破敌之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落月升,夜幕降临,轮圆月挂在天际。

    营地,通红的火把噼噼啪啪的燃烧,将营地映照得片光亮。巡逻的士兵在营地来回的走动,防止有人偷营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夜空下,突兀的响起哒哒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战马嘶鸣,喊杀声伴随着马蹄声由远及近,传入营。

    轰隆隆的马蹄声和冲霄而起的喊杀声不断传来,令人躁动不安。营地巡逻的校尉和士兵听见后,都停了下来,朝营地外望去。

    蓦地,个士兵大吼道:“敌袭,敌军袭营啦!”

    声音尖唳,在营地突兀的响起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个又个的士兵竭力嘶吼。

    校尉沉吟会儿,然后吩咐士兵准备迎战,又麻利的派人通知王灿。战马奔跑的声音越来越急,越来越大,逐渐的靠近营地。

    王灿已经进入梦乡,却被万马奔腾的声音吵醒。

    他迅的从床榻上站起来,赶忙穿好衣服和铠甲,然后提着佩刀往营地外跑去。典韦反应度极快,当王灿走出去的时候已经在营帐外等候许久了。两人前后,朝营寨门口跑去。时间不长,军的将领也6续在营寨门口集合。

    大军列阵,准备迎敌。

    然而,当切就绪后,营地外轰隆隆的马蹄声却嘎然而止了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情况,吩咐士兵返回营帐休息,但是都要和衣而睡,不能脱掉衣服。

    郭嘉叹息道:“主公,今夜注定不平静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早些休息吧,或许这是韩遂的扰敌之计。”说完后,王灿又吩咐营地巡逻的士兵注意警戒,又安排了部分士兵守营,才返回营帐休息。赵云、陈到等人在营寨门口等了会儿,然后各自回到营帐,睡下休息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约莫个时辰,再次响起了马蹄声。

    轰隆隆的声音滚滚传来,吸引了营地士兵的注意。响彻天地的喊杀声让营地的士兵无法休息,快的跑出来集合。

    王灿跑到营寨门口的时候,声音又停下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做法明显是扰敌之策,但也必须有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郭嘉谏言道:“主公,营外敌军连番扰营,还无法确定他们的动机。卑职建议让巡逻的士兵拿着号角,等现敌军攻打营寨,立刻吹响号角,召集士兵营地。若是只有马蹄声和士兵的喊杀声,可以不必理会。只有这样,士兵们才能安稳的睡觉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答应下来,又挑选了部分精兵悍卒守营。

    士兵们返回营帐,军将领也纷纷离开,营地又变得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,距离王灿营地远处的官道上,出现了无数的士兵。

    士兵们严阵以待,随时准备出。

    阎行站在韩遂身后,低声说道:“主公,我们已经骚扰了两次,王灿肯定以为我们是故意扰营,可以起攻击了。”

    韩遂摇头道:“再等等,等他们都入睡了,再兵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阎行点了点头,默默的站在韩遂身后。

    良久,韩遂的目光突然看向马,说道:“孟起,今夜是你报仇的机会。成与不成,全在你自己,你可要注意了。”

    马郑重的点点头,眼却闪过抹怨毒之色。

    韩遂给他的任务,是最危险最困难的,而韩遂和烧当、南羌的任务则简单许多。这样的安排,马心非常不满。

    然而,马明知任务是最困难的,还得冲上去。

    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!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了休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