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7章 韩遂的明悟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典韦的目标并非韩遂麾下的将领,而是朝着烧当和羌族的将领杀去。≯ ≥ <.≦<1≦Z﹤W≤.≦≤

    他迅猛的挥舞铁戟,冲向两人。

    其,烧当的将领名叫滇德,长得腰圆膀阔,浓眉大眼。据说滇德是汉明帝时期烧当领滇吾的代玄孙,血脉高贵。即使滇德不是烧当的领,却凭着自己的武艺在烧当立足,有很高的威望,他的武器柄大斧,非常厉害。

    南羌的将领名叫姜狱,也是南羌姜姓大族子弟,勇武非凡。

    姜狱并不像滇德那样长得牛高马大,却长得高瘦高瘦的,双眸子却闪闪亮,给人种聪慧的感觉。

    姜狱提着柄长矛,正和王灿麾下的将领拼杀。

    典韦冲向滇德的时候,兴奋得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他和王灿去了趟益州的南方,遇到牂牁郡的五溪蛮嚣张霸道,典韦对这些异族就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,认为异族蛮横霸道。现在典韦碰到烧当和南羌的将领,见他们竟敢和韩遂搅和在起,已经是怒气冲冲,要先杀姜狱和滇德。

    滇德看见典韦,也是大吼大叫。

    他说的话并非原话,典韦如闻鸟语,点都听不懂,只觉得滇德唧唧歪歪的说个不停,非常聒噪,令典韦心头不爽。

    滇德冲到典韦前方,吼叫声,抡起大斧就劈了下来。

    典韦左右手抡起铁戟,将铁戟架在身前,迎了上去。铁戟和大斧碰撞,响起巨大的轰鸣声,令人耳膜生疼。

    戟刃和巨斧的斧刃碰撞,擦出溜璀璨的火星。

    “希聿聿!”

    典韦撑住了巨斧上传来的巨大力量,但胯下的战马却不停地嘶鸣着。

    “兀那贼子,接我招!”

    典韦挡住滇德的大斧,铁戟在半空划过条弧线,然后迅抡起落下,劈向滇德的大斧。滇德使用柄巨斧,这样的重型武器杀伤力强,但招式却不灵活,度也不快,当滇德收回大斧再次力的时候,典韦的铁戟已经落下来。

    滇德猝不及防之下,立刻将大斧横在胸前,挡住典韦的铁戟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典韦左手的铁戟砸了滇德的巨斧手柄,巨大的力量迸出来,让滇德身体微微颤,险些没有坐稳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滇德胯下的战马也四蹄颤,几乎无法站稳。

    这戟,典韦倾尽了全力,可谓是势大力沉。

    滇德先前和典韦交手,是滇德先出招,占据定的优势。

    如今典韦戟劈下来,立刻就显露出典韦武艺霸道绝伦的面。大斧的手柄被典韦劈得嗡嗡颤动,滇德握住巨斧的双手也秫秫抖,传来钻心的疼痛。然而,典韦却没有给滇德反应的时间,左手铁戟落下后,右手的铁戟闪电般削了出去。

    滇德看见典韦的铁戟,瞳孔缩,惊吓得魂不附体。

    他睁大眼睛,看到了抹冷艳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典韦戟削出,出其不意的削掉了滇德的脑袋。

    滇德眼带着三分疑惑,三分不甘,以及四分恐惧。

    他根本没有看清楚典韦的右手是如何挥舞铁戟的,只看见戟刃化作道亮光,飞的就划过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滇德的脑袋滚落在地上,骨碌碌的滚动了两下,便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骑在马上的身体晃动了两下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典韦戟杀死滇德,身上已经染上了鲜血。斑斑血迹如同朵朵梅花绽放,但那妖异的血红色却透出股暴戾的气息,令人望而生畏。典韦目光转,看向姜狱,猩红的舌头轻轻的舔舐掉嘴唇上的血迹,眼闪烁着嗜血的光芒。

    姜狱看见典韦,心跳突兀的加快了度。

    他神色凝重,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畏惧。

    姜狱的身后站着近两万名羌人儿郎,若是他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后退,肯定会被鄙视。羌人不同于汉人,阎行可以撇开张任,没有任何顾忌的逃回去,但姜狱却不能逃。羌人崇尚强者,鄙夷懦夫,姜狱面对典韦,必须要捍卫姜家的尊严。

    羌人,姜家是个大姓,姜家承载着祖上传承下来的尊严和荣耀,不容玷污。姜狱身为姜家的儿郎,为了家族的荣耀不能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姜狱大吼声,提着长矛杀向典韦。

    典韦看见异族的将领向他杀来,更加兴奋,提着铁戟直接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典韦和姜狱交锋。

    姜狱手的长矛不仅可以当做枪使,还可以当做棍棒使用,挥舞起来灵活多变。然而,姜狱面对的人不仅是王灿麾下的猛将,更是天下间有数的猛将,无法挡住。

    仅仅几个回合,典韦戟杀死了姜狱。

    转眼间,典韦杀死滇德和姜狱,斩杀了两员异族将领。

    随着典韦的杀戮,再加上赵云、张任和陈到等人横行无忌,稳稳的占据上风。

    韩遂远远地望见两个异族将领被杀,而自己麾下的将领也有人受伤,心开始担忧目前的局面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不该和王灿拼斗将领。

    烧当的大王见滇德被杀,面色涨红,脸上闪过丝恐惧。

    滇德之勇,名震烧当,但滇德却被典韦轻松的杀死,实在是令人害怕。南羌和情况和烧当相同,姜狱被杀后,也让南羌的士兵为之震惊。所有人看着典韦的时候,尤其是看见典韦那狰狞凶恶的面颊,都感到心底寒。

    相比于烧当和南羌,韩遂无疑是最担心的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烧当和南羌的士兵,又看了眼战场上的局势,脑突然闪过道亮光。

    他的优势并不在将领方面,而在士兵。他占据的是兵力优势,而不是军的将领。韩遂眼睛炯炯亮,铿锵声拔出了腰间长剑,大吼道:“儿郎们,杀敌!”

    命令下达,非常的突兀。

    但是,韩遂麾下的士兵听见后,迅的冲了出去。烧当和南羌的大王听见韩遂的命令,也命令麾下的大军冲上去。

    王灿望见韩遂的大军杀出来,嘴角上扬,立刻吩咐道:“鸣金!”

    “铛!铛!……”

    顿时,铛铛的铜锣声响起,在战场上不停地传递着。

    王灿下令后撤,典韦、陈到、张任和赵云等军将领立刻后撤,快返回大军。虽然斩杀的敌将不多,却也让韩遂的士兵心畏惧,并且也削弱了韩遂的力量。

    王灿往后撤退,麾下的大军也如同潮水般退回去,快消失。

    韩遂见王灿后撤,眉头微微皱起。

    不战而退,很可能有埋伏。韩遂心害怕追赶王灿的时候遭到埋伏,就立刻身旁的士兵吩咐道:“鸣金收兵!”顷刻间,韩遂的军阵也传来铛铛的铜锣声,所有追赶的士兵听见后,全都停了下来,迅的返回。

    场大战,立刻消弭。

    这战,双方还是没有分出胜负。但韩遂的心里面却有了独到的见解,对两军的情况也有了更清楚的认知。

    不到最后,鹿死谁手尚未可知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