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6章 武将混战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阎行策马提枪,直奔张任而去。>>  <.﹤﹤1<ZW.

    两人都是使用长枪,而且都枪法精湛,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两人已经相互接触,厮杀在起。

    阎行武勇凶悍,张任却霸道蛮横。

    两柄长枪在空留下了道道模糊的影子,锋利尖锐枪尖连续闪烁,透出冷厉森冷的光芒。韩遂骑马站在远处,除了能看见道道璀璨的光芒不停的闪烁,还能听见叮叮的脆响声连绵不断的传出来。

    他看见阎行和张任杀得难解难分,脸上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韩遂盯着张任,眨了眨眼,回头问道:“此寮是谁?”

    成宜立刻回答道:“主公,此人名叫张任,是王灿麾下的员骁将。据说张任和北地枪王张绣是同门师兄,都是童渊的弟子,而且张任还是赵云的师兄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韩遂惊呼声,说道:“如此说来,张任岂不是比赵云更厉害。”

    成宜摇了摇脑袋,回答道:“主公谬矣,张任虽是赵云的师兄,枪法却没有张绣和赵云精湛,武艺排在最末。”

    “呼!呼!”

    韩遂长舒口气,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。

    个赵云就已经令人头疼了,若是张任比赵云更加厉害,阎行就危险了。阎行是韩遂麾下的第武将,若是阎行不敌张任,局面就复杂了。

    韩遂想了想,弯腰朝身旁的士兵吩咐了几声。

    士兵点头应下,立刻去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只见个身长尺有余,穿着件小兵衣服的士兵从大军后面走出来,站在韩遂身旁。这名小兵低着头,没有昂挺胸。因为前方还有士兵,即使小兵生得高大威武,却被个个士兵挡住,也很难被现。

    小兵站在韩遂身后,微微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韩遂问道:“孟起,你看阎行和张任交战,谁可胜?”

    那小兵,正是马马孟起。

    韩遂武艺平平,只能是外行看热闹,看不懂阎行和张任的差距。故此,韩遂才吩咐士兵将马找来,向马询问情况。

    在西凉,马腾很有名,但马也是名扬西凉。

    马手杆虎头湛金枪,纵横西凉,莫可匹敌,铸造了马的无敌威名。

    韩遂知道马武艺厉害,所以才让马评论。

    马微微抬头,清澈透亮的眸子盯着正在交战的阎行和张任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。片刻后,马说道:“将军,阎行已经是日落西山,即使死撑着,最终肯定以失败告终。”

    韩遂眉头挑,心犹自不相信,又问道:“果真无法取胜?”

    马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必败无疑!”

    韩遂脸上露出不喜之色,又问道:“若孟起出战,可有把握?”

    马嘴角微微上扬,俊朗的面颊上露出自信从容的表情,说道:“我若提枪厮杀,必杀张任!”语气之肯定,透出无限的自信。

    但马越是如此,韩遂心越不高兴。

    阎行是韩遂麾下的大将,却被马如此贬低,韩遂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韩遂低下头,看了马眼,见马面颊上露出自傲的表情,心竟升起了嫉妒马腾的心思,但旋即又被他压了下去。韩遂语气平淡,淡淡的说道:“孟起,我已经知道战场上的情况了,你且回营,不要被王灿现了。”

    马闻言,心咯噔下。

    他站在原地,下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开始,马以为韩遂会派他上战场去厮杀,没想到韩遂竟然又让他回营。时间,马心怒气升腾,呼吸变得急促起来。马抬头看了韩遂眼,却见韩遂笑吟吟的看着他,让他心升起股挫败感。

    马心不忿,但还是忍着怒火,转身离开,没说出句反驳的话。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韩遂不让他出战,他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成宜看见马声不吭的转身离开,忍不住说道:“主公,马口服心不服,纵然嘴上不说什么,心里肯定怨恨主公。若是直将马留在营,恐怕是个祸害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将马逐出军营,让他自生自灭呢?”

    韩遂缓缓说道:“马还有用处!”

    说完后,韩遂目光看向战场上,盯着阎行和张任的战斗。

    两人的争斗已经进入白热化,非常危险。

    这时候,张任的气势在不断地攀升,节节拔高,越来越厉害。那模样,好像是杆长枪在手,打遍天下无敌手般。当张任挥枪和阎行交战的时候,张任气势凶猛,枪法凛冽霸道,令阎行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阎行挥枪和张任交战,越打越辛苦。

    刚开始,阎行还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然而,随着张任的气势越来越炽烈,阎行挥出来的力量好像被张任点点的蚕食掉,逐渐的被张任压制住。

    这样的变化是在点点的改变的,当阎行现的时候,已经被张任压制住,无法扭转局面。阎行心知不妙,赶忙迅猛的挥枪和张任硬拼两下,然后借着两人战马错开的时机,迅的策马后退,不敢和张任交战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阎行主动后撤,哈哈大笑,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。王灿伸手指着韩遂,大吼道:“韩约,帐下无人否?”

    韩遂听见王灿的话,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张任策马站在战场上,提枪大吼:“韩遂老贼,张任在此,可敢战?”

    韩遂先被王灿嘲笑番,现在又被张任挑衅,气得想**骂娘。他死死的盯着张任,眼神阴沉,眼眸闪烁着森冷的光芒。韩遂看了成宜和阎行眼,吩咐道:“成宜、阎行,你们两人联手杀出,给我杀死张任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两人回答声,立刻杀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任见阎行和另个将领联手杀出来,怡然不惧。

    王灿眼见韩遂派出两人,不可能放任张任和两人交战,立刻吩咐道:“陈到,你立刻杀上去,支援张任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陈到策马提枪,快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如此来,韩遂二打的计划立刻改变,又恢复了二打二。不仅如此,张任和陈到的枪法都非常精湛,能压制成宜和阎行。

    如此,局势又不利于韩遂。

    烧当大王和南羌大王见韩遂派出将领厮杀,也吩咐麾下武将杀上去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两个异族的将领提着武器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王灿也不示弱,又让赵云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韩遂心怒气升腾,见王灿派出赵云后,立刻派出程银和侯选,命令两人围攻赵云。韩遂已经豁出去了,只要能打赢,他也不在乎是否派出的将领过多。这样来,王灿个个的派出将领,而韩遂则两个两个的派出将领。

    时间,战场上已经成了混战。

    双方不再是单对单的挑战,而是群人混战厮杀。

    赵云、典韦、陈到、张任等军将领肆无忌惮的杀戮,和韩遂麾下的将领交战。有赵云、典韦等四人带头,根本不惧韩遂布下的人海战术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