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5章 先后撤,再发兵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和韩遂较量番后,都沉寂了下来。>≥ <.﹤<1ZW.

    韩遂整日留在营,整军练兵,操练甲士,积极备战。

    王灿得到斥侯传回来的消息后,认为韩遂不可能直拖下去。他派人把郭嘉请到军大帐,商议事情。

    两人相对而坐,脸上都露出凝重的表情。

    吕蒙带走了部分士兵,导致王灿的实力减弱,比不得韩遂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王灿对目前的局面才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韩遂还没有现吕蒙领兵去偷袭他后方的事情,所以没有疯狂的起攻击。然而,当韩遂现王灿的兵力不足后,肯定会大举进攻。因此王灿必须未雨绸缪,早做打算,否则遭到韩遂疯狂的攻击,两军耗到最后,他们损失肯定更重。

    王灿沉声说道:“奉孝,我军目前的情况你是知晓的,现在已经过了三天,我们和韩遂都没有动手。旦拖延的时间过长,韩遂很有可能想到吕蒙的事情,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,你有什么主意?”

    郭嘉沉吟番,说道:“主公,要掩人耳目,唯有主动进攻。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如何主动进攻?”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我们领兵去搦战,和韩遂斗将,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。旦韩遂派兵追击,我们立刻撤兵,不和韩遂的大军正面交锋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这是可行之法,却不是长久之道。”

    郭嘉点头道:“的确如此,我们兵力不足,无法和韩遂硬碰硬。故此,我们目前必须改变营地的地点,将营地换成适合防守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郭嘉继续说道:“卑职让士兵查探了周围的地形地貌,现了处绝佳的防守之地。在我们营地后面里外,有处地方两边是并不陡峭的山坡,下方则是宽阔的官道,我们可以后退至那里,将大军驻扎在官道上,然后分别让两支军队留在山上,占据有利位置。只要韩遂的大军杀来,就能占据地利优势,起攻击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说道:“这也不错,好,传令下去,我们先撤退后搦战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郭嘉听完后,立即离开营帐,去传达命令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遂营地,军大帐。

    韩遂这几日坚守不出,方面在训练士兵,方面也在不停地商讨对付王灿的计策。他麾下的将领和烧当、南羌的将领纷纷献计献策,提出了各式各样的计谋。然而,计谋虽多,能实施的却很少,最后都被韩遂否定,没能达成统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突兀的,营帐外传来士兵的声音。

    韩遂正和麾下的臣武将商议对策,听见士兵的声音后,让士兵进入营帐。

    士兵大步流星的跑进来,扑通声跪在地上,抱拳说道:“将军,斥侯刚刚传回消息,王灿已经拔寨而起,往后撤退了。”

    后撤了?

    韩遂听了后,脑片空白。

    王灿和他交锋仅有次,而且是王灿取得优势,怎么可能后撤呢?

    韩遂心思转动,分析着王灿后撤的原因。他思虑番,却无所得,最后认为王灿后撤必有深意,很可能是故意诱惑他派兵追击的想法。韩遂看着报信的士兵,问道:“王灿除了领兵后撤,还有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士兵抱拳道:“没有了,就是单纯的后撤。”

    韩遂摆摆手,让士兵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下,韩遂朝众人问道:“王灿无缘无故的后撤,诸位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干人等,又开始讨论王灿后撤的深意。

    马和马休位列其,却声不吭,静静地听着韩遂和麾下的臣武将讨论事情,好似他们直都不存在。马对于这样的处境,心已经生出不满的心思,但他必须借助韩遂的力量报仇,强忍着没有爆出来。

    不会儿,又有名士兵跑进大帐。

    士兵跪在地上,抱拳说道:“将军,王灿的大军后撤了里,已经停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韩遂点头表示知道,吩咐道:“继续监视,不要放松警惕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回答声,旋即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韩遂心有些纳闷,他还没有出兵,王灿后撤与否有这么重要么?为什么王灿会后撤里路呢?

    切种种,让韩遂无法弄明白。

    他心充满了疑惑,却没有人可以解惑。

    韩遂隐隐期待着王灿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,言不,没有说话了。韩遂安静下来,麾下的臣武将亦是如此,所有人都等着斥侯继续传回消息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名士兵跑到营帐面见韩遂,禀报道:“将军,王灿带着大军离开新建的营地,朝我们的营地杀来了。”

    韩遂腾地下站起身,脸上露出惊诧的表情。

    王灿竟然敢领兵杀过来,真是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先后撤!再兵!

    这样的改变,有什么目的呢?

    韩遂没有想明白,麾下的武将领也没有弄明白。

    常言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韩遂得知王灿率领大军杀过来,便停下讨论,点齐麾下的将领准备再战。他离开营帐的时候,目光却看向马和马休,笑吟吟的说道:“孟起,你们两兄弟留在营,别让王灿现。你们是我击败王灿的底牌,定要保秘,不可泄露。”

    马淡淡的回答道:“末将明白!”

    说完后,马带着马休离开,没能参与战斗。

    韩遂在营点齐兵马,又将麾下的大将全部召集在起,然后才施施然的出了营地,在营地外严阵以待,等着王灿的大军杀来。韩遂骑在马上,身穿黑色甲胄,腰悬佩剑,自有股卓尔不凡的气度。

    韩遂的左侧是烧当大王,右侧则是南羌大王。

    这两股异族的兵力陈列在韩遂的左右两侧,等着王灿的大军杀来。

    “踏!踏!……”

    密集凌乱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,黑压压的士兵人头耸动。韩遂看见远处的大军后,瞳孔缩,眼闪过道冷光。

    王灿,来了!

    时间不长,王灿带着大军在韩遂对面整军列阵。

    当王灿的大军停下的时候,名将领策马旋风般的杀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员将领,正是张任。

    只见张任神色冷厉,手提杆大枪,骑着匹大黑马,策马跑到两军央,抡起枪杆指向韩遂,大吼道;“韩遂老儿,可敢战?”韩遂已经是五旬开外的人了,张任称之为韩遂老儿倒也合适,但韩遂听了后,心却火冒三丈,恨不得立刻干掉张任。

    他心怒气升腾,问道:“何人替我斩杀此寮?”

    程银低声说道:“主公,论单个武将的单挑,恐怕我们打不赢王灿!”

    韩遂脑袋偏,斜眼睥睨了程银眼。

    顷刻间,程银心沉,感觉背脊上冷汗直淌,心升起了畏惧之心。程银跟随韩遂多年,自然知道韩遂的手段,不敢和韩遂继续争论。

    阎行见没人出战,大喝道:“主公,看我斩杀此寮!”

    说话时,阎行提枪跃马杀了出去。

    韩遂见阎行义无反顾的杀出去,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,求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