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4章 各有心思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马休站在旁,没有吭声。 ≧ ≤.1ZW.

    然而,马却忍不住,彻底爆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挺直身体,怒目圆睁的站在营帐,俊朗的面颊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,脖子上也是青筋暴起。他伸手指着韩遂,大声喝道:“叔父,战场上王灿让伏兵杀出,已经没有后手,为什么不让我领兵杀出?只要我带兵突然杀上去,立刻就能化解王灿大军的攻势,让他们的士气消融下去。你这样坐失战机,究竟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马声音很大,没有丝毫顾忌。

    他已经家破人亡,没什么不能豁出去的。

    韩遂听见马的咆哮声,嘴角抽搐,脸色逐渐的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此役,他麾下的大将杨秋被典韦杀死,这让韩遂心非常的不高兴。如今,马又来横插脚,让韩遂更加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韩遂盯着马,双眼闪烁着熊熊怒火。

    马休见马大声咆哮,没有出言劝说。他们若这样被韩遂雪藏取来,无法出战杀敌,就无法为马腾报仇。

    既如此,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与其如此,不如大胆的放手搏。

    马盯着韩遂,胸膛起伏不定,大声说道:“今日战,我们本来可以化解王灿的攻势,可叔父却鸣金收兵,实在令人费解,长此下去,我军必败!”

    说话毫不客气,没给韩遂点面子。

    马口口声声的喊着叔父,却没有将韩遂当做叔父。

    阎行见马出言不逊,实在是忍耐不住了,站起身,大声喝道:“马孟起,这是我家主公的军队,你凭什么指手画脚的?我家主公下令收兵,自有分寸,无需你多言。”

    阎行说话,其余的将领纷纷出言指责马。

    所有人,都将矛头对准马和马休。

    但是,马怡然不惧,正气凌然的问道:“敢问叔父,为何收兵?”

    “呼!呼!”

    韩遂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对马的容忍已经快到极限了。他穿着甲胄坐在坐席上,握紧了拳头,已经有将马轰出去的念头了。蓦地,韩遂长出了口气,说道:“马,军无父子,纵然是父子在军也有上下尊卑。私下里,我是你叔父,但军我是主帅。”

    席话,将马和韩遂的点关系剥夺了。

    马闻言,神色阴晴变幻。

    良久,马问道:“敢问将军,为何退兵?”

    韩遂脸笑意,笑吟吟的说道:“和王灿交战的时候,纵然派你出战,也不过是个平手,无法击败王灿。既如此,为什么要暴露最后的底牌呢?我们这样撤兵,给了王灿次胜利的机会,让他以为我们就这点能耐,好产生轻敌之心,这就是我撤兵的意图。”

    韩遂撤兵,是为了让王灿骄傲自大。

    马听了后,顿时哑然。

    韩遂的说法倒也说得过去,并没有错。

    他领兵杀出,的确能扭转大军的颓势,可想要击败王灿,还有些困难。既然如此,韩遂主动后退步,让王灿自以为取得了胜利,倒也是个不错的办法。马怏怏然的坐回去,低下头,声不吭。

    韩遂却没有放过马的意思,问道:“孟起,这点困难就把你吓到了?”

    困难?

    什么困难?

    马心暗骂韩遂老狐狸,竟然抓着他不放。先前韩遂不搭理他,将他搁置在旁,现在却来询问,摆明了是刺激他。

    马抬起头,回答道:“我与王灿不共戴天,不可能半途而废。”

    这句,即使没有正面回答,也说了他不可能被打倒,定会再接再厉。

    韩遂点点头,然后目光转,看向麾下的将领,大声问道:“我军和王灿交战,想击败王灿并不容易,诸位有什么意见,尽管畅所欲言。”韩遂又不搭理马了,好似马是坐在大帐的空气,随意可以忽略。

    阎行抱拳道:“主公,我们可以趁夜袭击王灿。”

    韩遂摇头说道:“王灿大军返回后,肯定会设防,难以偷袭成功。”

    程银接着道:“主公,我们可以佯攻王灿,引诱王灿带兵出击,然后伏击王灿。”

    韩遂沉吟番,说道:“这计谋太粗浅了,不行,不行。”

    成宜又说道:“主公,干脆派人截断王灿的粮草。”

    韩遂闻言,又仔细的思量成宜的话。

    粮草是大军赖以生存的基础,是重之重,王灿不可能不派人注意。况且想派兵绕过王灿而不让斥侯察觉,也非常的困难。韩遂思虑番后,摇头否定了。他面带微笑,继续让麾下的将领言,气氛非常活跃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连烧当和南羌的将领也踊跃言,献计献策。

    然而,唯独马和马休沉寂下来,没有说句话。两人如同两尊木雕坐在大帐,已经成了个旁观者。

    不过,气氛却没有因为马和马休而改变。

    众人你言我语,相当热络。

    韩遂听着麾下武的话,也时不时的哈哈大笑,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灿营地,军大帐。

    王灿坐在主位上,下方坐着郭嘉、陈到、张任等人。

    王灿和韩遂交战后,虽然占据上风,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笑容。他目光停留在赵云身上,问道:“子龙,破军营的损失有多大?”

    赵云语气低沉,缓缓说道:“今日战,破军营的骑兵损失多达百余人。不仅如此,还有许多的骑兵受伤,失去了战斗力,只剩下两千士兵还有再战的能力。即使补充战马,补充士兵,战斗力却免不了要下降。主公,局面不容乐观啊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说道:“烧当和南羌骑兵居多,再加上韩遂的士兵,他们稳占上风。我们虽然出奇制胜取得胜利,但还得小心谋划才行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看向郭嘉,问道:“奉孝,阿蒙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主公,阿蒙率领士兵奔袭韩遂后方,仍然没有取得进展。”

    王灿沉吟番,说道:“我们和马腾交战时,就是出奇制胜的占据了马腾的后方,有了前车之鉴,韩遂肯定有准备。阿蒙想攻下陇西,肯定有困难,希望他们切顺利。”

    赵云接着说道:“主公,阿蒙领兵离开,已经不在我们的控制,只能靠阿蒙和法正细心谋划。我们现在必须挡住韩遂,伺机击败韩遂才行。韩遂率领数万人杀来,若是直和韩遂硬碰硬,我们损失越来越惨重,到时候失败的肯定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张任认同赵云的话,也出言说道:“若是味的防守,肯定让韩遂洞悉小将军大军的动向,所以不能死守不出,这又是个难题啊!”

    陈到说道:“末将认为必须主动出击。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挑,问道:“叔至,你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陈到拱手说道:“主公,我们派出小股士兵主动出击,尽量不和韩遂的主力接触。用分散的小股士兵引诱韩遂派兵追击,点点的蚕食韩遂的兵力,然后伺机反扑,尽量在不靠小将军的情况下取得胜利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脸上露出了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此战不容乐观,还得仔细斟酌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