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3章 各自罢兵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呜!呜!……”

    号角声在战场上传开,令战场上正在拼杀的士兵怔了怔神。> ≥ ﹤.<≤1﹤Z≦W<.≦

    顷刻间,两支大军从王灿的后面杀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两支大军分别处在左右两翼,并不是起冲杀。左翼由陈到率领万余士兵,右翼由张任率领万余士兵。两股生力军突然杀入战场,立刻给王灿的兵力注入了新鲜的活力,让还在交战的王灿大军斗志昂扬。

    相反,韩遂的士兵则满腹疑窦,觉得计了。

    伏兵!

    竟然王灿的伏兵!

    这些士兵心升起王灿有伏兵的想法,有了畏惧之心。

    其实,陈到和张任突然杀出来,也是种变相的鼓舞自身士气的做法,也打击了韩遂大军的士气。兵法说夫战者,勇气也,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王灿在两军厮杀的时候突然派出两支伏兵,让刚刚还气势如虹的韩遂大军吓住了。

    时间,韩遂大军的气势噌噌噌的往下落,而王灿大军的气势却直线上升。

    如此来,韩遂大军的气焰顿时被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双方交战的时候,王灿的兵力太少。

    即使王灿率领的士兵个个都能英勇善战,都能悍不畏死,但好汉架不住人多,士兵不可能像典韦那样轻松自如的来回厮杀。

    士兵太少,自然是无法压制韩遂和烧当、南羌的大军。

    战场的局面,朝韩遂期望的展着。

    韩遂自己带来了三万士兵,烧当和南羌各自派出了近两万士兵,共接近七万余的大军。当所有的士兵起冲锋后,实力非常强横。反观王灿,他麾下有六万余士兵,但派上战场的只有三万余人,几乎只有韩遂大军的半。

    两军硬碰硬,显然是王灿吃亏。

    以弱胜强,并不是两军直接交战的时候取胜,而是在定条件下产生的。

    历史上,曹操领兵在官渡和袁绍决战,最终以弱胜强。然而,曹操获胜的原因是袁绍的粮草被焚,大军无心恋战,再加上袁绍自己率先开溜,才导致局面彻底崩溃了。韩遂的情况却不样,他率领着七万大军,粮草稳固,士兵英勇善战,不怕王灿。

    大军混战拼杀,显然对韩遂更有利。

    当韩遂的士兵杀得正起劲儿,王灿突然给了韩遂当头棒槌,立刻将韩遂打晕了,也将韩遂的士兵吓到了,从而扭转了局面。

    陈到领兵杀入战场上,直奔韩遂麾下的将领。

    擒贼先擒王,先干掉领兵的将领,对韩遂的大军打击更大。

    他提着长枪,冲向员身穿黑色甲胄,手提着杆大枪的将领。这员将领名叫梁兴,关人,韩遂麾下部将之。

    陈到杀向梁兴的时候,快的抖动枪杆,枪尖闪烁间,连续挑杀了十几个士兵。

    梁兴见陈到杀来,心也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杀敌立功,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韩遂曾经几次声讨王灿,都是无疾而终,从没有王灿正面交锋。因此,韩遂麾下的将领对王灿麾下的将领没有确切的认识。再加上韩遂的部将大多是贼匪出身,都是兵痞子,骨子里副老子天下第的想法,都骄傲的很,也都认为自己不弱。

    所以,梁兴才敢提着狼牙棒杀向陈到。

    两人刚交手,梁兴脸色大变,知道不敌陈到,立刻选择后撤。

    他迅的退入士兵当,改变测了,带着麾下士兵和陈到厮杀。如此来,梁兴就骑马躲在士兵里面,看见陈到露出破绽的时候刺出枪,想偷袭陈到。虽然士兵的损失更大,但梁兴却没有受到威胁,仍然活蹦乱跳的。

    另边,张任和名烧当的将领碰上了。

    张任枪法霸道,那烧当的将领和张任交手几个回合,直接被张任穿吼而死。

    张任带着万余士兵掩杀,杀得烧当和南羌的士兵都不停的后撤,不敢掠其锋芒。

    战场上,左右两翼有陈到和张任冲杀,军有典韦和赵云冲杀,虽然只有四个人,但四个人完全能干掉韩遂麾下的将领。纵使阎行枪法厉害,武艺精湛,但阎行终究比不上赵云和典韦这样成名多年的武将,无法改变局势倒向王灿的情况。

    王灿和郭嘉站在后方,脸上都露出了璀璨的笑容。

    局面,已经在王灿的掌握当。

    王灿朝身旁的士兵吩咐道:“擂鼓,给大军助威!”

    顿时,便有士兵光着膀子,左右手抡起鼓槌奋力敲打着战鼓。咚咚的战鼓声响彻天地,浑厚激昂的战鼓声令冲杀的士兵热血沸腾,斗志昂扬。王灿骑在乌骓马上,也忍不住搓了搓手,脸上露出向往的表情,想冲上去厮杀番了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说道:“奉孝,你且在后军压阵,我去厮杀番。”

    郭嘉欲言又止,还是忍住了劝谏。

    大军已经占据了优势,而且王灿的武艺并不弱,还有士兵保护,不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王灿喊道:“拿刀来!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名士兵捧着口六尺长的大刀跑过来。

    这柄大刀是王灿特意让蒲元重新给他锻造的,刀的名字是依照春秋霸主晋公的宝刀大夏龙雀刀而得名,刀名龙雀。

    其实,王灿也有蒲元单独锻造的佩刀,削铁如泥,锋利无比。

    但佩刀不长,砍杀起来的力量不大,所以王灿让蒲元锻造了柄六尺长的刀。

    王灿接过龙雀刀,轻轻的拍了拍马背,策马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提着六尺长的龙雀刀,胯下骑着乌骓马,风驰电掣的杀入战场。王灿亲自上阵厮杀,让麾下的士兵振奋激动。主帅如此,他们焉能示弱,个个士兵杀红了眼,拼命的杀戮,让韩遂麾下的士兵为之胆寒,开始逐渐后退。

    王灿冲杀的时候,名南羌的将领杀向王灿,却被王灿两刀劈死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,令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王灿展现出来的武力,让南羌和烧当的将领都感觉很震撼。

    韩遂骑马站在后方,看见王灿亲自上战场后,表情非常复杂。他若是年轻二十岁,肯定骑马提刀冲上去了,可惜他已经五旬开外,没有精力去厮杀。韩遂心感慨番,现大军已经节节败退,挡不住王灿的大军了。

    局面,开始不受控制了。

    韩遂嘴角微微勾起,下令道:“鸣金收兵!”

    顿时,铛铛铛的铜锣声响彻在战场上。

    阎行、程银、成宜等将领听见后,稳步的后撤。他们撤退的时候,并不是窝蜂往后跑,而是且战且退,所以没有出现兵败如山倒的情况。

    王灿见韩遂稳健的撤退,知道追杀的作用也不大。

    当即,王灿也传令鸣金收兵,没有追击。

    两军各自退回营地,休整大军。

    韩遂的营地,军大帐却传来了阵阵咆哮声。马昂挺胸的站在营帐,大声质问韩遂,没有点寄人篱下的感觉。

    此战,马没有出现过,所以他非常恼怒。

    ps;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