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1章 刀兵相向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冀城,县府大厅。≥  <.≤1ZW.

    杨秋从王灿大军驻扎的地方赶往冀城,路疾驰,在最短时间返回冀城。

    杨秋直接面见韩遂,将此行的结果禀报给韩遂。

    韩遂听完后,面色涨红,双眼圆睁,大声喝骂王灿。韩遂气急之下大袖拂,直接将案桌上的酒樽撞飞了出去,洒落了地的酒水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韩遂直憧憬着美好的未来。

    只要王灿赶来,他的计划就能完成大半,可以稳稳的压制王灿。

    然而,韩遂等了这么长时间,却等到王灿要十万石粮食的消息,心情可想而知。韩遂愤怒之下,当下要兵攻打王灿。他已经集结了三万大军,又有烧当兵和南羌兵助阵,三路大军杀过去,并不比王灿弱。

    阎行等韩遂骂完后,才站起身,抱拳道:“主公,王灿的士兵强悍,恐难以击败,我们和王灿硬碰硬并非上策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阎行还特意的看了大厅的马眼。

    前车之鉴在此,不可不慎重。

    韩遂注意到阎行的目光看向马,身体下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昔日马腾和王灿交战,马腾麾下有六万大军,还是被打得落花流水,而且马腾和马岱都被杀了,足见王灿兵力之强大。他虽然集结了南羌兵和烧当兵,总兵力也就六万多接近七万人,但这些大军并不是完全听命于他,不受韩遂控制。

    故此,韩遂心的冲动下消散殆尽。

    兵攻打王灿,即使他不败,击败王灿也很难。

    马眼珠子转,说道:“叔父,杨将军说王灿缺粮,这就是王灿的弱点啊!”

    马对王灿的仇恨,已经到了比天高、比海深的地步,有攻打王灿的机会,马当然不愿意错过。

    不管韩遂能否打赢,先打了王灿再说。

    杨秋闻言,眉头挑,大声反驳道:“马将军,我只是说王灿以缺粮为由向主公讨要粮食,却没有说王灿真的缺粮。王灿狡诈如狐,他的话岂能相信,而且王灿击败了你们马家,缴获了马家的粮草,不可能缺粮。”

    马听到杨秋的话,眼闪过抹厉色。

    马休坐在马的后面,也握紧了拳头,脸上浮现出冰冷的杀机。

    韩遂没有搭理马和马休,仔细的盘算着。

    在韩遂的眼,马和马休有求于他,而他才是掌握话语权的人,所以韩遂并不在乎马和马休的态度。

    两军交战时,直接让马和马休出战就是。

    韩遂思虑良久,问道:“王灿有粮食却开口要粮,该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阎行说道:“主公,卑职认为可能是王灿想试探主公,也可能是王灿故意激怒主公,让主公兵攻打王灿,而王灿就可以借此机会光明正大的和主公交战,不用前往冀城。这是末将的猜测,请主公明鉴。”

    韩遂看向杨秋,问道:“杨秋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杨秋说道:“末将认为王灿想和主公交战的成分居多,从末将和王灿的交谈,他闭口不谈冀城的事情,显然不想来冀城。”

    韩遂说道:“如此说来,为了让王灿来冀城,岂不是要给予十万石粮食?”

    马休建议道:“叔父,为何不在送粮的时候突袭王灿?”

    阎行毫不客气的说道:“你能想到,人家早就想到了。”

    马休盯着阎行,心对阎行的恨意又增加了层。这些人和他们作对的人,他要记下来,以后有的是时间收拾这些人。

    韩遂不管马和马休,咬牙说道:“为了吸引王灿,就给他十万石粮食。”

    马反驳道:“叔父,若王灿拿了粮食,还不来冀城呢?”

    韩遂顿时哑然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杨秋心看不起马,大声反驳道:“主公,王灿已经答应来冀城,就不会反悔。因此,我认为可以将粮食送去。”

    阎行看了马眼,也说道:“主公,末将也认为可以送粮。”

    韩遂又问道:“若粮食被王灿吞了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阎行抱拳道:“主公,我们已经准备和王灿交战了,既然要交战,那就是你死我活的事情,不可能王灿获胜了还放过主公。若我们大军兵败,十万石粮食还有用么?相反,若是我们击败王灿,粮食立刻就能从王灿营地抢回来。事情的关键点,还在能否击败王灿,只要举击败王灿,切都好说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阎行又说道:“烧当和南羌已经把十万石粮食认为是他们的,现在王灿讨要了,肯定会刺激到这两股兵力。他们得到消息后,必定竭尽全力的攻击王灿。卑职认为,单凭这点,可以将粮食先给王灿,刺激烧当和南羌。”

    十万石粮食,是给烧当和南羌的。

    韩遂把粮食给了王灿,将目标转移,也能促使烧当和南羌戮力同心的攻打王灿。

    韩遂听,觉得是这么个道理。

    即使王灿耍赖,到时候又烧当和南羌全力配合,再把粮食拿回来就是。韩遂仔细的想了想,说道:“好,就暂时将十万石粮食给王灿,这样烧当和南羌没了粮食,他们也能更加积极的攻打王灿。”

    杨秋拜道:“主公英明!”

    马心鄙夷不已,送粮食给王灿,只有韩遂这样的傻子才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灿率领大军赶路,度仍然很慢。

    或者说,已经完全放缓下来,以种踩蚂蚁的度前进。

    时间晃而过,当王灿率领大军赶路的时候,韩遂派人送来了十万石粮食。

    押粮的人,是上次出使的使节杨秋。

    这次,杨秋其匹大黑马,身穿甲胄,手提着口大刀,端的是威风凛凛,没有了上次的士之风。

    王灿接过了粮食,送走了杨秋。

    其实,杨秋想留下来督促王灿大军赶路,但王灿不可能让杨秋留下,直接将杨秋轰走了,让杨秋回去复命。

    杨秋走后,王灿大军的度依旧很慢,还是老样子。

    虽然王灿的大军有源源不断的粮食送来,但韩遂送来十万石粮食,已经准备动用。

    开始使用的时候,王灿却让人抽检部分粮食出来,煮熟后让小部分士兵食用。等确认粮食没有被动手脚后,才让士兵使用。即使如此,也只有部分士兵食用,没有让全军的士兵都使用,以免被设计。

    王灿得了粮食,度仍然很慢。

    消息很快就传到韩遂耳,韩遂得知消息后,当即大怒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韩遂仍然耐着性子,再次派出使者面见王灿,让王灿赶路。这次,王灿却生病了,无法见人。韩遂派出的使者在营地等了好几日,都没有见到王灿的庐山真面目。最终,韩遂的使者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此时,韩遂心已经没有等王灿来冀城的想法了。而且韩遂觉得王灿已经察觉冀城有危险,所以拖着不到冀城。

    韩遂召集烧当和南羌,告知了情况。

    由于十万石粮食屯在王灿营,烧当和南羌的领都异常的激动,恨不得立刻干掉王灿,拿回十万石粮食。

    时间,烧当和南羌的人义愤填膺,纷纷声讨王灿。

    韩遂见此,心好受了许多。

    用十万石粮食换取烧当和南羌全力进攻,也算值得来了。反正十万石粮食都要送出去的,这样让烧当和南羌竭尽全力,也算物有所值。

    冀城外,七万大军气势汹汹,直奔王灿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,求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