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9章 交锋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军大帐,王灿正襟危坐,端坐在主位上。小≯说 ≥> .

    下方,只有郭嘉、法正,以及典韦。

    营帐央,站着韩遂派来的使者。

    这次,韩遂派出的使节并不是向前两次那样的籍籍无名之辈,而是派出了麾下的员大将。此人名叫杨秋,是韩遂麾下部将之。

    演义,吕布麾下有健将,分别是张辽、臧霸、郝萌、曹性、成廉、魏续、宋宪、侯成  。因为王灿的到来,吕布麾下的将领几乎被王灿诛杀殆尽,唯有臧霸没有现身。但吕布已经身死,所谓的健将也就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吕布有个将领,而韩遂麾下也有部将。

    这个人,分别是梁兴、侯选、程银、李堪、张横、成宜、杨秋、马玩。

    杨秋便是韩遂的部将之,相比于其他的七个人,杨秋更加偏向于臣些,所以韩遂派遣杨秋作为使节,面见王灿。

    杨秋自报姓名,又恭敬的朝王灿揖了礼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穿着武将的铠甲,而是身穿袭黑色长袍,头戴进贤冠,显得非常严肃。杨秋抱拳说道:“蜀王,我主已经在冀城等了十天有余,但蜀王的大军却还慢腾腾的赶路,仍然没有抵达冀城,实在是令人费解。秋恳请蜀王加快度,莫要耽搁时间。”

    语气带着质疑,没给王灿面子。

    王灿听,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法正和郭嘉脸上也露出不愉之色,那语气简直是欠抽。

    典韦面色涨红,握紧了拳头,眼闪烁着熊熊怒火。若不是担心把韩遂逼急了,典韦肯定会冲上去揪住杨秋的衣襟,先给他两巴掌,让他知道该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王灿表情转变,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杨秋见此,心咯噔下,忙问道:“蜀王,何故叹气?”

    他看见王灿露出来的表情,心就产生此行不顺利的预感了。

    王灿轻咳两声,整了整脸上的表情,然后目光看向杨秋,笑吟吟问道:“杨秋,韩遂治下的百姓今年收成如何?”

    杨秋闻言,心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王灿问的这个问题,显得牛头不对马嘴了。

    但他终究是韩遂的部下,而且韩遂表面上还要投降王灿,所以杨秋心不耐,只能耐着性子,不敢直接和王灿翻脸。

    杨秋昂挺胸的站在大帐,衣袖拂,又在大帐来回的踱步,身上竟然透出傲然之色,略显傲慢的说道:“我主仁德,辖下百姓莫不感恩戴德,拥护握住。我主仁义感动苍天,得上苍庇佑,百姓都获得丰收,粮食已经入库,百姓都是有衣穿,有饭吃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番话,杨秋很是得意。

    韩遂治下的百姓富庶安定,显然是韩遂的功劳。

    王灿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,惊呼道:“韩遂治下竟然没有受灾?”王灿盯着杨秋,脸上的表情好像是说杨秋说谎。

    杨秋听见后,心气愤不已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话?好像期盼着韩遂受灾样。

    郭嘉和法正听了王灿的话,心好笑,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。王灿整人的时候丝毫不手软,杨秋开口质问的话让王灿不快,肯定要被王灿奚落。而且王灿还得拖延时间,肯定要想方设法的和杨秋扯皮,不会加快度。

    杨秋目光瞅了眼王灿,又瞅了眼法正和郭嘉。

    看见郭嘉和法正脸上笑的神情,杨秋心就升起股怒气。

    他昂着头,表情转换,变得怒气冲冲,大声问道:“莫非蜀王是故意消遣杨秋,难道这就是蜀王的待客之道?我家主公诚心诚意的归顺蜀王,并且准备了十万石粮食。我主诚意诚意的付出,可蜀王却希望西凉受灾,杨秋实在不解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,心暗骂杨秋不老实。

    不过,王灿还是副和善的神情,似乎很无辜,摇头说道:“非也,非也,并不是本王希望韩将军治下受灾。”

    杨秋心有气,当即质问道:“既如此,蜀王为什么出这番感叹,请蜀王明言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霸道,咄咄逼人,逼迫着王灿解释。

    杨秋知道韩遂表面上要准备归顺王灿,但韩遂还没有归顺,还是独立的军阀。杨秋作为韩遂的使节,自然不能丢了韩遂的面子。故此,杨秋步步紧逼,丝毫不让王灿有喘息的机会,使劲的逼迫王灿。

    法正和郭嘉听见了杨秋的话,脸上却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杨秋自以为得计,却不知早已经被王灿绕进了设下的套子里面。

    王灿神色黯,缓缓说道:“杨秋啊,韩将军治下形势大好,取得了丰硕的丰收,当真是令人羡慕。唉,可惜我治下的益州却遭到了旱灾和蝗灾,百姓们受了苦难,日子过得很艰辛。正因为如此,我才惊讶韩将军治下为什么没有受灾。”

    杨秋听完王灿的解释,心很畅快。

    王灿治下受灾,对王灿来说是坏事情,但对韩遂来说却是好事!

    杨秋心情下舒坦起来,脸上还是露出悲恸的表情,似乎和王灿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杨秋当即安慰王灿,又和王灿说了会儿话。

    但是,当杨秋说得口干舌燥的时候,却突然现被王灿绕到天边去了。他拜见王灿的目的是让王灿加快度赶路,抓紧时间抵达冀城。然而,杨秋却被王灿转移了注意力,岂不是了王灿的计谋。

    杨秋倒抽两口凉气,脸上闪过抹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此时,杨秋心才有了警惕心思,觉得王灿不简单。

    两人对话的时候,王灿三言两语就占据了主动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杨秋竟被王灿绕得晕乎乎的,不知道聊到什么地方了。这样的人物,不可小觑,所以杨秋打起精神,仔细应对。杨秋擦了擦额头上沁出来的冷汗,将心躁动的情绪平复了下去,迅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杨秋拱手道:“蜀王,我家主公在冀城等待许久,希望蜀王能加快度,尽早抵达冀城。如此,才能洽谈事宜,完成权利交接。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黯然,说道:“杨秋,并不是我不想加快度,实在是无能为力啊。”

    杨秋问道:“蜀王,为什么不能加快度?”

    典韦见杨秋问,憨厚的脸上竟然也露出抹笑容。

    王灿闻言,突然从坐席上站起来,朗声说道:“杨秋,你随我来。”说着话,王灿直接往营帐外走去,没给杨秋反驳的机会。

    郭嘉和法正也站起身,紧跟着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典韦跟在后面,见杨秋傻傻的站在原地动不动,伸手推搡了杨秋下,说道:“走呗,还愣在营帐做什么?”

    说完后,典韦也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杨秋被典韦推了把,身体晃,险些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是韩遂麾下的员武将,也在战场厮杀。当他被典韦推了把后,脸上露出了惊悚之色,没想到这个黑厮的力量这么大,不可思议!但是,他心又升起股屈辱感,他是韩遂的使节,却被个蛮子无礼的推了把,成何体统。

    由此,杨秋认为王灿御下不严,没有君主风范。他带着满腹的疑惑,带着无尽的屈辱,摇了摇头,然后往大帐外行去。

    他心很不明白,搞不清楚王灿做什么?

    总之,杨秋心升起了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