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8章 韩遂等不急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杨丰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屁股都还没有坐热,直接就离开了营地。≯   ≦.≤<1≦Z≤W.

    若非为了典韦,杨丰肯定是不愿意来拜见王灿的。

    此番报信,也算是还了典韦救命的恩情。

    杨奉离开大帐后,营帐只剩下王灿、郭嘉和法正三人。王灿神色凝重,沉声说道:“本以为只有韩遂人的军队,现在却多出了南羌、烧当的大军,又生出了变化。以我们目前的兵力,要对付他们的联军恐怕有些困难,你们两人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法正拱手道:“以卑职之见,还得放慢行军度,打乱韩遂的阵脚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法正继续说道:“我们占据主动,并不着急,但韩遂却还在等主公带兵赶往冀城,肯定稳不住。况且韩遂聚集这么多的士兵在冀城,每日消耗的粮草无数,这是很大的笔开支,韩遂肯定不愿拖下去的。韩遂旦心急了,乱了阵脚,事情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道:“孝直言之有理,行军的度的确要放缓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看向郭嘉,等着郭嘉言。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主公,卑职认为得做两手准备才行。其是孝直说的让大军放慢度;其二是加强斥侯的探查范围。”

    郭嘉神色从容,缓声道:“韩遂准备在冀城动手,但也不能保证韩遂不出兵。旦韩遂率领大军杀来,我们就很被动了,如今我军兵力不足,很容易被击溃。故此,在加强斥侯探查力度的时候,还得加强军队的防守。”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说得好,这两件事情由你们负责,尽早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法正和郭嘉抱拳答应,脸上都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杨丰的消息没影响王灿计划的大方向,却让王灿知道了韩遂的底牌。

    南羌和烧当出兵后,不容忽视。

    开始,王灿认为他的兵力并不弱于韩遂。然而,现在看来王灿的兵力明显的不够,尤其是韩遂和烧当、南羌的人联合在起,更具有威胁。

    即使王灿不去冀城,也有危险。

    所以,必须适当的改变应对方针,才有把握打赢这场战争。

    大军继续启程,度却变得更慢了。

    虽然大军的度放缓了,但王灿对军士兵的要求却更加的严格。路上,王灿甚至要求赵云、陈到和张任训练士兵,让麾下的士兵随时做好被偷袭的准备。故此,大军虽然度很慢,却处于时刻准备的状态,没有出现松懈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样前往冀城的方式与其称之为赶路,不如称之为练兵更合适。

    大军缓缓而行,士气也在逐步的提升。

    赶路时,王灿时常去军巡视番,方面是鼓励所有的士兵努力训练,方面也可以评估下军士兵的情况。

    如此,士兵们才能继续成长,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流逝,晃就过了五天。

    这日,韩遂率领大军抵达冀城,在冀城停了下来。韩遂把三万大军驻扎在城外,旋即带着麾下将领进入城。

    韩遂赶路的度并不快,却已经抵达了冀城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的大军却没有丁点消息,还不知道在哪个位置。

    冀城,县府大厅。

    韩遂坐在主位上,下方坐着麾下的众将领。他神色严肃,目光逐扫过麾下的将领,最后落在阎行身上,问道:“彦明,粮草和物资是否已经抵达冀城?”

    阎行抱拳说道:“回禀主公,已经全部抵达。”

    韩遂又问道:“铠甲、兵器,还有战马呢?”

    阎毕恭毕敬的回答道:“所有的辎重、军械都已经抵达,现在是万事俱备,只要王灿带着大军抵达冀城,我们就可以按照计划执行了。”

    韩遂捻了捻颌下短须,笑说道;“好,就等王灿前来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韩遂说道:“其实,我原本以为王灿会拒绝把地点定在冀城,重新选择地点,没想到王灿自大猖狂,竟敢答应在冀城接受投降。虽然此人狂得没边儿,但胆量却是等的,令人好生钦佩!”

    阎行听了韩遂的话,说道:“可惜他再怎么厉害,都要被主公击败了。”

    韩遂哈哈大笑,颔点头。

    似乎,王灿已经是他的彀之物了。片刻后,韩遂又问道:“烧当和南羌的大军准备得怎么样了,可否随时出击?”

    阎行抱拳道:“主公放心,烧当和羌人都已经抵达,已经等候许久了。”

    韩遂这才放下心来,他筹谋这么久,为的就是干掉王灿。

    虽然要假装投降,但韩遂只要能达到目的,都能忍受。

    韩遂盯着麾下的众将领,又逐的命令麾下将领整军备战,准备着和王灿大干场。按照韩遂的计划,他先归顺王灿,才能起反击,与烧当和羌人来个里应外合。所以,韩遂必须将麾下的将领都安排好,才能举凑效。

    韩遂正在布置任务的时候,士兵跑到大厅,禀报说马和马休来了。

    他听到消息的刹那间,心喜。

    马腾死了,但马腾麾下的势力却没有全部损失。

    势力,并不单指马腾的兵力,也包括马腾生前留下的人脉。

    马带着兄弟来投奔,韩遂就可以点点的蚕食马腾曾经打下的基石,借助马腾原来的人脉关系,将马腾原来的基业全部吞噬干净。不仅如此,韩遂还可以借助马的力量攻打王灿,坐收渔翁之利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韩遂就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当下,韩遂派士兵把马迎入大厅。

    韩遂看见马行人的打扮后,心大吃惊,没想到马行人竟然和乞儿般无异,眼看去,分明就是乞儿。韩遂心惊讶,却又欢喜不已。马越是倒霉,就表示越痛恨王灿,而韩遂也能最大限度的利用马,同时将马腾的根基全部挖出来。

    当下,韩遂让人带马下去洗漱。

    当日傍晚,韩遂在县府为马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参与的武官员都是韩遂的心腹,并不担心消息走漏出去。接下来的时间,马如同空气样,消失在众人的视线,仿佛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王灿大军点点的远离天水郡。

    但是,王灿率领的大军距离冀城仍然是天远地远,还有很远的距离。王灿心不焦急,但韩遂在冀城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王灿,心已经等得不耐烦了。在王灿率领大军赶路的时候,韩遂再次派出使者,面见王灿。

    其目的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,继续求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