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7章 南羌和烧当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看着杨丰,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。≯   ≦.1ZW.

    那表情,分明是不相信杨丰的话。

    杨丰见此,心有些不快。他好心好意的跑来提醒王灿,得到的却是白眼相待,心实在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杨丰没有皱起,沉声说道:“蜀王,你信就信,不信就当没听见。在我的眼,你蜀王的命还没有典韦值钱,若非我不愿让典韦陪葬,我才不愿意见你。”

    杨丰被王灿抓起来的时候,因为典韦求情,才躲过劫,却不知道典韦的名字。他从王灿的营地离开后,专门找人打探典韦的身份和名字。典韦在王灿麾下非常出众,而且相貌特别,杨丰没有花费多大的力气,就把典韦的身份名字询问出来了。

    法正见杨丰语气狂妄,心非常不喜。

    个有才的人,恃才傲物倒也可以理解,也在情理之。

    但是,眼前的人只是个武夫,却嚣张蛮横,让法正心怒气横生

    法正站起身,大声质问道:“杨丰,你口口声声说我主有性命危险,又说为了典韦的安全才来的,我倒想知道你哪来的凭据?”

    顿了顿,法正唾沫横飞的大声说道:“我主率领六万甲士,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,谁能够威胁我主的安全。再者,典韦武艺高强,两柄铁戟纵横无敌,谁又能杀死典韦?我看你是信口开河,口无遮拦吧。”

    法正心不快,股脑的全都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面对杨丰,法正没有半点留情,针针见血的批判杨丰危言耸听。

    杨丰听了后,却突兀的平静了下来。转念想,不管是谁直杠杠的说哪个人有性命危险,恐怕人家都不会高兴,何况是雄踞方的王灿。杨丰心里面想着报答典韦当日的救命之恩,便耐着心思,没有和法正争辩。

    他盯着王灿,拱手问道:“敢问蜀王,可是领兵前往冀城?”

    王灿听,心咯噔下。

    他和韩遂商量在冀城洽谈事情,消息并没有传出去,仅局限于少数人知道。韩遂让王灿去冀城有所图谋,也不可能主动的宣扬。但是,杨丰竟然知道他要领兵赶往冀城,显然是有根有据,得到了确切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时候,王灿心的小觑之心下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连郭嘉和法正的脸色都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没有公开的消息被人知道,让两人觉得不可思议。与此同时,两人对杨丰危言耸听的话也有了兴趣,因为杨丰很可能真的知道某些情况。

    王灿开口问道:“杨丰,你从何处得到的消息?”

    杨丰哼了声,并没有回答,继续问道:“敢问蜀王,是否准备和韩遂在冀城洽谈?”

    这下,王灿心已经肯定杨丰知道内幕消息了。

    否则,杨丰不可能知道他答应了韩遂在冀城洽谈的事情。王灿稳坐入山,摆手说道:“杨丰,你且坐下说话。”显然,王灿已经认同了杨丰的话。虽然王灿没有直接回答,却也表明了王灿的态度,的确有这件事情,否则王灿不会让杨丰坐下。

    此时,不仅是王灿,连法正和郭嘉有些好奇杨丰说的是什么事情了。

    事关王灿的安全,不可不慎重。

    杨丰也不推辞,直接撩起衣袍,大大方方的坐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又问道:“杨丰,你说说,我有什么危险?”

    杨丰昂着头,不依不挠的问道:“蜀王,你相信杨某说的话了吗?”

    王灿心好笑,这厮真是个睚眦必报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王灿并没有放在心上,杨丰能当着他的面问出这句话,足见杨丰是个心思坦荡的人,否则怎么敢当众拂了王灿的面子。王灿淡淡笑,说道:“你说了这么多,都是没有传出来的消息,我当然有理由相信了。”

    杨丰点点头,说道:“你相信就好!”

    法正听了后,心又来气了,狠狠的盯着杨丰。

    王灿已经给了杨丰台阶下,但却步步紧逼,咄咄逼人,让法正心怒气升腾,很不得将杨丰打出去。

    然而,事关王灿的安全,法正又不得不忍耐下来。

    郭嘉笑吟吟的看着杨丰,暗说这厮的脾气和田丰有些类似。

    嫉恶如仇,而且还是丝毫不吃亏的人。

    杨丰见王灿没有任何怒火,心也没了和王灿作对的心思,沉声说道:“蜀王,你带兵赶往冀城,是准备接受韩遂俯称臣,而且准备拿下韩遂献上的十万石粮食吧?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并未否认。

    这不是什么秘密,自然不用瞒着杨丰。

    见王灿点头,杨丰继续说道:“事实上,运往冀城的不止十万石粮食,还有数万套铠甲,数万柄战刀。更重要的是,还有几千匹战马将被运往冀城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陡然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粮食、铠甲和战刀,王灿都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但是,战马却是重之重。

    韩遂占据西凉,有天然的马场,容易拿出几千匹战马,但韩遂麾下的战马必定是好马,不是孱弱的驽马。王灿听见了几千匹战马,焉能不动心。当下,王灿直接问道:“韩遂又给粮食,又给兵器铠甲,还给战马,这是何故?”

    杨丰嘿嘿冷笑,朗声说道:“东西虽多,但不是给蜀王的。”

    郭嘉眉头皱起,问道;“韩遂已经答应提供十万石粮食,为何出尔反尔?”

    法正也盯着杨丰,等着杨丰解答。

    杨丰沉吟阵,缓缓说道:“不管是粮食,还是铠甲战马,都是击败蜀王后的酬劳,想必蜀王应该明白其的奥妙了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这么说,还有其他人用兵,到底是哪些人?”

    杨丰直接回答道:“南羌、烧当,这些异族将会兵赶往冀城。只要蜀王和韩遂洽谈,韩遂就会先谁顺蜀王,但暗地里却阳奉阴违。旦南羌和烧当的大军杀到冀城,韩遂立刻就会反叛,里应外合,夹击蜀王。到时候,内外都有无数的大军,蜀王必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蓦地,王灿朗声大笑。

    那洪亮的声音在大帐不停地回荡着,郭嘉和法正也面露笑容,

    杨丰眉头皱起,问道:“蜀王,何故笑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我笑韩遂有惊天阴谋,却没有施展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杨丰反驳道:“只要蜀王领兵赶往冀城,韩遂的阴谋就会得逞。届时,不管是蜀王,亦或是蜀王麾下的大军,全都要灰飞烟灭,岂会没有施展的机会?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杨丰,纵然你不告诉我南羌和烧当的消息,我也不会埋伏,韩遂的计谋不可能得逞的。不过,你提供了这么多消息,对我军而言,也有不可估量的作用,至少我们的计划要稍作改变了,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杨丰听完王灿的话,王灿分明是早有打算。

    见此,杨丰直接说道:“既如此,杨丰就不赘言了,告辞!”

    王灿见杨丰转身要离开,喊道:“杨丰,你可愿意留下?”

    杨丰听见王灿的话,身体停顿了下,这是王灿第二次邀请他。但杨丰却摇了摇头,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;求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