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6章 杨丰的来意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耿正离开后,王灿让大军在天水郡再休整了日,然后领兵离开。  .

    从天水郡到陇西,相隔不知道几千里。

    但是,从天水郡前往冀城,却缩短了半多的路程。韩遂将洽谈的地点选在冀城,王灿不知道韩遂的打算是什么?但王灿能肯定的是韩遂没安好心。韩遂老狐狸狡诈如狐,而且谨慎小心,既然邀请王灿前去,必定准备好了万全之策。

    王灿带兵和韩遂交锋,也是万分谨慎,不敢有丝毫的马虎。

    大军赶路的时候,度落千丈。

    有时候,天仅仅走了十里路的路程,甚至天走五里路的情况都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状况,是王灿、郭嘉和法正商议的结果。

    并且,王灿已经把消息传给赵云,让赵云布置下去。军的将领得知王灿的部署后,都是不急着赶路,优哉游哉的路前行,好像是沿路观光看风景,非常的悠闲。那模样,完全不是行军打仗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,令人费解。

    这日,大军停了下来,没有赶路。

    王灿带着郭嘉和法正离开营地,出去闲逛了。有典韦带着士兵保护,而且地点又靠近大军驻扎的营地,不存在安全隐患。

    行人边走,边交谈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周围的风景,心情舒畅,颇为高兴。

    王灿背负着双手,极目眺望远方,笑说道:“奉孝,你说我们按照这样的度走下去,要多长时间才能到冀城?”

    郭嘉朗声回答道:“主公,我们日行十里、五里,甚至是停下来不赶路,恐怕年半载都无法抵达冀城。卑职估计,至少得两年才能抵达。到时候,韩遂在冀城等得望眼欲穿,头都要白了。”

    法正打趣道:“韩遂把年纪,早就白头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那就不用白头,等死算了。”

    法正接着说道:“主公言之有理,韩遂就是在冀城等死。”

    郭嘉笑了笑,并未插话。三个人,包括站在不远处的典韦,在路上走走停停,欣赏着西凉的风光。不过,这里并不是荒漠地带,看不到壮观荒凉的沙漠,也不可能见到大漠孤烟的情况。但王灿心情好,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耿正完成任务后,急匆匆的离开天水郡,朝陇西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他人骑抵达冀城的时候,韩遂还没有抵达。因此,耿正又继续往前走了段路程,在冀城和陇西的路上碰到了韩遂的大军。

    耿正见到韩遂后,当即禀报了情况。

    韩遂听得王灿答应在冀城会面,心高兴,说道:“耿先生果然厉害,竟然说服了王灿。”

    提及王灿,耿正心就愤懑不已。

    纵然他完成了韩遂给予的任务,也得到了韩遂的夸奖,但耿正心却留下来不可磨灭的阴影。王灿让典韦当众羞辱他的事情,耿正不会忘记,也不可能忘记。耿正遇到这样的情况,方面对韩遂不告诉他真实情况而恼怒,但更多的的则是痛恨王灿,

    耿正听得韩遂夸奖,心兴趣缺缺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自谦的说道:“全赖韩公谋划,才能说服王灿。”

    韩遂见耿正办事得力,而且又谦虚和善,心起了爱才之心,笑说道:“我欲邀请耿先生出任功曹职,不知耿先生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耿正当即摇头,说道:“正无心仕途,多谢韩公好意。”

    他和韩遂说了会儿话,就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韩遂见耿正不识时务,心恼怒,脸上却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,笑着送走了耿正,做足了礼贤下士的风范。

    等韩遂回到军大帐后,外面的士兵却听见营帐传来低声喝骂声。

    士兵们噤若寒蝉,生怕被牵连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灿率领大军慢慢赶路,却派出无数的斥侯查探韩遂大军的消息。对于这场战争的较量,王灿率领士兵可以慢腾腾的赶路,但麾下的斥侯却不能滞留不前,必须去探听韩遂的消息,才能保证王灿能把握机会。

    军大帐,王灿处理完军务后,将郭嘉和法正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到马和马休两兄弟,直接问道:“孝直,我们有段时间没有得到马的情况了,他们可曾现身?”

    法正回答道:“主公,马和马休好像沉寂了下来,再也没有露出半点消息。他们逃掉后,不知道投奔韩遂没有?”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说不定马等人已经面见韩遂,正谋划着击败主公呢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我倒是希望他们投奔了韩遂,才好打尽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问道:“奉孝,韩遂大军抵达哪里了?”

    郭嘉神色肃然,正色道:“目前韩遂的大军已经过了北原,正在赶往冀城。估计再有五六天时间,韩遂就会抵达冀城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看来老狐狸真打算在冀城大干场啊。”

    法正冷声道:“机关算尽,却还在彀。韩遂虽然狡猾,终究不可能取得胜利。此战注定是韩遂失败,我们肯定获胜。”

    法正语气坚定,透出强大的自信。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表示同意,他必须击败韩遂这只老狐狸,才能平定西凉。

    “踏!踏!”

    营帐外外,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名士兵快走到营帐外,低声道:“大王,有急事禀报。”王灿当即让士兵进来,等士兵见礼后,王灿直接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士兵说道:“营地外有个自称是‘杨丰’的人来了,请求拜见大王。”

    杨丰?

    王灿呢喃了声,脸上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法正并不知道杨丰的事情,他看见王灿和郭嘉的表情,那情况两人分明认识杨丰,便问道:“主公,杨丰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王灿朝郭嘉点点头,郭嘉大略的解释了番,法正才有了定的印象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士兵,说道:“请他进来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回答声,立刻离开了营帐,去通知杨丰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杨丰带着个鬼面具,身穿袭藏青色布袍,腰间悬挂着柄佩刀,大步流星的走进营帐,朝王灿拱手揖了礼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杨丰,你在营地外求见本王,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杨丰沉声说道:“为蜀王性命而来。”

    法正和郭嘉听了后,脸上露出惊诧的表情。这厮的语气也太狂妄了吧,即使和王灿有面之缘,但双方相处并不融洽。杨丰面见王灿后,开口就说为了王灿的性命而来,给郭嘉和法正留下了狂妄的印象。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;“杨丰,我麾下有数万大军,又有典韦带兵保护,怎么可能有危险,你恐怕是危言耸听了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王灿的确不怎么相信。

    他麾下有六万大军,又有典韦时刻保护,不用担忧自身的安全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休息了。嗯,求鲜花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