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5章 十万石粮食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七月初,已经过了盛夏季节。 ≤.≤﹤1ZW.

    王灿率领大军赶路,路上再也没有任何耽搁,从陈仓路北行。

    不过,在槐里县以北已经不是王灿的势力范围。

    纵然王灿想迅赶路,也不可能路畅通。大军遇到城池后,必须停下来攻城掠地,即使是小县城,也要花费点时间,否则孤军深入,王灿大军的粮道就面临威胁了。六万大军逐步蚕食,将槐里县北面都变成了王灿的势力。

    王灿的地盘,不断地往北扩张。

    等大军抵达天水郡后,在天水郡停下来进行休整。

    天水郡始建于汉武帝元鼎三年,随着历史展,天水郡已经是通往西域的门户,地位位置非常重要。天水郡位于陇西东面,是陇西东面的门户。王灿要兵前往陇西,就需要通过天水郡。

    王灿裹挟六万大军杀来,天水郡根本挡不住,郡守直接开城投降。

    王灿拿下天水郡,将原来的郡守调回长安,剥夺了权利。

    然后,王灿再派人探查天水郡的情况,等大概知晓天水郡的情况后,就重新选了个能为王灿所用的人担任天水郡郡守。这样做,王灿才能保证后路,保障大军的安全,而且有个忠于王灿的人坐镇天水,才能排除韩遂的力量,让王灿的势力坚如磐石。

    大军停下来休整,韩遂却再次派出了使者。

    这次,韩遂仍然没有听从王灿的话,依旧是派人出使。

    韩遂老奸巨猾,城府深沉,不可能亲自冒险拜见王灿。万王灿把他杀掉了,他就白死了。所以,韩遂依旧派出使节拜见王灿。

    军大帐,韩遂的使节纳头拜道:“耿正拜见蜀王!”

    王灿表情严肃,沉声说道:“上次本王就说韩遂若是归顺,让他亲自前来,他却不长记性,还是派人出使。耿正,你的胆子很大,竟然不怕死。”

    耿正不卑不亢的说道:“为主分忧,乃臣下之责任,不敢不来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冲着你这份胆量,本王不杀你。”

    耿正哼了声,不冷不淡的说道:“多谢蜀王不杀之恩。”

    王灿冷冷笑,说道:“不杀你,不代表不惩罚你。耿正啊,本王不剁你的手脚,也不挖你的鼻子,不过却要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,让你摸清楚情况,不要随意揽活。”说着话,王灿脸上浮现出抹恶趣味,大喝道:“典韦何在?”

    典韦站出来,抱拳道: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掌掴耿正……嗯,具体多少个你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典韦咧开嘴嘿嘿笑,迅的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铁塔般的身躯站在耿正面前,让耿正感觉压抑无比。只见典韦伸出手,把揪住耿正的衣襟,抡起蒲扇版的大手,迅落下。啪啪的清脆声音响起,耿正被典韦扇了两耳光,被典韦打得晕头转向,左右两边的面颊迅透出清晰的五指印,非常显眼。

    耿正伸手指着王灿,气得浑身抖。

    他方面是脸上被典韦两巴掌打得火辣辣的疼痛,另方面却是当着众人的面遭到羞辱,心情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王灿却不管不顾,问道:“耿正,韩遂派你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刚才的事情,就好像没有生过样。

    对于耿正,王灿没有半点好感。

    对于韩遂那只老狐狸,王灿更是将韩遂拉入了黑名单。

    韩遂不痛不痒的派人出使,没有半点诚意,纯粹是糊弄王灿。既然如此,王灿何必给韩遂面子呢?不管派人来说什么话,先打了两巴掌再说。

    耿正心气急,恨不得冲上去扇王灿两巴掌。

    可恨,太可恨了。

    他活到而立之年,从没有遭到如此大辱。

    纵然是韩遂,也得客客气气的对他说话,而且韩遂劝说了好久,他才答应替韩遂出使的。现在刚到达王灿的营地,就被王灿的人扇了两巴掌,耿正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他心情恶劣至极,大袖拂,脸上露出鄙夷的表情,大声喝道:“蜀王,我代表韩公前来拜见蜀王,是为了避免刀兵之祸,避免百姓生灵涂炭,莫非蜀王执意要置百姓的性命而不顾,硬要开启战端么?”

    王灿听,心动。

    耿正称呼韩遂为韩公,恐怕不是韩遂的下属,而是韩遂找来的人。

    王灿心思转动,没将耿正的话放在心上。他说话底气十足,说道:“耿正,你可知道韩遂曾经派人拜见本王,你是第二次来了。”

    耿正昂然说道:“当然知道!”

    王灿又说道:“你可知道本王曾说让韩遂亲自前来,而不是让使者来。”

    耿正眉头挑,韩遂没给他说这件事情,倒是刚才王灿提了下。但是,耿正却不能说出来,毕竟不能自己拆韩遂的台。他深吸口气,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蜀王,韩公为了表示归顺蜀王的诚意,愿意送十万石粮食资助蜀王,望蜀王接受。”

    王灿顿时来了兴趣,问道:“粮食何时送来?”

    耿正立刻说道:“十万石粮食正在运往冀城的途,到时候韩公也会前往冀城。届时,蜀王和韩公在冀城相遇,韩公和蜀王就可以商议归顺的事宜,韩公奉上十万石粮食作为归顺蜀王的诚意,不知蜀王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耿正说话的度极快,他心已经想离开王灿的营地了。

    多留在这里刻,他就越感觉压抑。

    王灿没说话,法正却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法正神色凝重,朝王灿揖了礼,然后看向耿正,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洽谈的地点不能由你们选择,必须由我王指定,这条不可更改,没有商量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耿正昂着头,说道:“不可能,地点必须在冀城。”

    此时,郭嘉也了站出来,抱拳道:“主公,将此人轰出去,我们立刻兵。”

    时间,其余的将领也纷纷站出来,请王灿轰走耿正。

    韩遂派耿正前来,提出让王灿在冀城交接粮食和洽谈事情,明显是为了设计王灿的。若韩遂真的下定决心归顺王灿,就不会耍这么多花样,只要韩遂孤身拜见王灿,什么事情都解决了,但韩遂不愿意,显然是有其他想法。

    法正、郭嘉、赵云等武众人都猜到了韩遂的心思,所以建议王灿拒绝耿正的提议。

    对于韩遂的想法,王灿也能才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了众人的话,脸上却露出沉思之色,并没有直接回绝耿正。

    良久后,王灿说道:“耿正,你去通知韩遂,地点就在冀城。”

    耿正听后,心大喜。他完成了韩遂提出的任务,直接告辞离开。等耿正离开后,郭嘉急忙站出来,劝谏道:“主公,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,您若是答应前往冀城,很容易陷入韩遂的圈套里面,到时候敌在暗,我在明,难防暗箭啊!”

    法正等人也站出来,都劝说王灿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所有人,笑说道:“我只说了地点选在冀城,并没有说要去冀城啊。韩遂厢情愿的要去冀城,他去了,我可以不去嘛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只要王灿不去冀城就好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