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4章 洞彻心思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骤然怒,吓得韩遂使者的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≥ ≧ ﹤.≦<1≤Z≦W≤.

    王者之怒,谁能不惧?

    不过,很快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他代表韩遂面见王灿,当然知道韩遂在丝帛上给出的条件是什么?正因为知道,所以很快就恢复了过来,没有出现吓得跪在地上求饶的情况。

    郭嘉从坐席上站起来,将丝帛捡起,快的浏览了遍。

    看完后,郭嘉冷冷笑,脸上露出疾风之色。

    郭嘉回到坐席上,伸手把丝帛交给了法正。

    法正看到半,眼已经闪烁着凶戾的光芒。韩遂只是个小小的西凉军阀,却敢伸手向王灿提条件,而且还如此嚣张,当真是不知死活。等法正看完后,他把丝帛交到了吕蒙手,相比于法正和郭嘉,吕蒙看到丝帛上的内容后,顿时怒冲冠。

    韩遂的使者见此,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知道的人越多,他心就更加的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然是,他还得扛着,必须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吕蒙神色严肃,站起身抱拳说道:“主公,韩遂派人来面见主公,没有点诚意,明显是故此如此。末将恳请主公诛杀韩遂的使者,让韩遂知道王者之位不可侵犯。”丝帛上的内容并不多,只说了韩遂向王灿称臣,但王灿支援韩遂粮食和军械。

    表面上,韩遂向王灿认输。

    但是,韩遂却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王灿接纳韩遂,还得付出粮食和军械才行,这样的条件王灿不可能答应,也不会答应。所谓称臣纳贡,自然是称臣的人给出金银财宝,粮食布匹,怎么可能是王灿付出呢?

    当然,也不排除韩遂是故意如此,仅仅是为了表示有和谈的想法。

    或者,韩遂故意用这个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当吕蒙的声音落下后,黄叙又起身站了出来。他声音洪亮,朗声说道:“主公,末将认为直接杀了韩遂的使者不仁德。两军交战,不斩来使,不管韩遂提出的条件如何,却还是表示了和谈的诚意,若是杀了使者,会让天下人耻笑。”

    使者闻言,感激的望着黄叙,接连点头。

    这才是好人啊!

    王灿笑吟吟的望着黄叙,问道:“你认为该怎么解决?”虽然黄叙的话拂了王灿的面子,但以王灿对黄叙的了解,这厮绝对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儿,而且也不是个善茬,不可能替韩遂的使者求情。

    唯的可能,便是黄叙还有话说。

    黄叙朝王灿拱手揖了礼,然后又看了韩遂的使者眼。

    使者见黄叙看着他,赶忙打起笑容。

    他心已经把黄叙当做是同条战线上的人,对黄叙的好感噌噌噌的往上升。而且,使者心感慨王灿麾下也有这么友好的人,实在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有了帮忙说话的人,他的处境就不会这么艰难了。

    只听黄叙说道:“主公,韩遂派使者提出无礼的条件,杀了使者不仁义,但不杀却会让主公颜面扫地。末将认为应该略施薄惩,才能彰显主公的威严。因此,末将建议砍掉韩遂使者的条臂膀,或者是条腿,亦或者是他的削掉鼻子,再或者拔除舌头……嗯,若是条件允许,还可以将耳朵削掉,让他灰溜溜的回去,才能彰显主公的威严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,顿时乐了。

    他嘴角含笑,目光看向韩遂的使者,满脸期待之色。

    只见韩遂的使者瞪大了眼睛,张大嘴,脸上露出恐惧之色。这时候,韩遂的使者已经不认为黄叙是好人了。

    坏人,绝对是个狠辣的坏人。

    不仅是坏人,还是笑面虎。

    使者呼吸急促,急忙摆手说道:“蜀王,我家主公并没有定要按照条件上来。称臣的事情还可以商量,可以商量啊!”

    黄叙恐吓番话,使者再也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席话,将出使的老底透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如此来,王灿便掌握了主动,至于条件肯定由王灿提出来。

    王灿盯着韩遂的使者,问道:“你说商量,该如何商量呢?”

    使者闻言,没有任何的犹豫,直接说道:“我家主公愿意称臣纳贡,但仍然要治理陇西,为蜀王牧守西凉,这是我家主公的底线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使者的话颇为强硬。

    王灿却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大帐,吕蒙和黄叙都看向使者,冷哼声。两人如刀般的目光落在使者身上,让使者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。他心不停的诽腹着,这两个毛头小子年纪不大,都非常歹毒。个扬言要将他杀了,另个笑里藏刀的要剁掉他的手脚,惹不起啊!

    使者不安的扭动着身体,弱弱的问道:“不知蜀王要什么条件,只要我家主公能接受的,我定代为答应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眯眯的说道:“你回去告诉韩遂,要俯称臣,让他亲自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大喝道:“来人,将他赶出大营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两个士兵迅的走进来,将使者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使者眨眨眼,露出无辜的表情,被王灿的话弄得脑袋片空白。他被两个士兵夹住手臂的时候,才想起出使的任务没有完成,韩遂交代的事情也没有完成。若是这样无功而返,肯定要被韩遂责骂,甚至是惩罚。

    使者大声疾呼,不停地说话,但王灿却好似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等使者消失在视线,王灿看向赵云,吩咐道:“子龙,我们已经休息了这么久,士兵们肯定休息好了,大军立刻启程,追赶韩遂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赵云得令后,转身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紧跟着,陈到、张任、黄叙、吕蒙等军将领也纷纷离开,前去传达命令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大帐,只有王灿、郭嘉和法正。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主公,韩遂派人面见主公,恐怕是准备拖延时间,然后积蓄力量和主公交战了。此人老奸巨猾,不可不防啊!”

    法正也说道:“韩遂毫无诚意,该杀!”

    语气霸道,杀机四溢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不管韩遂心怎么想,我们只管进兵就是。只要大军抵达陇西,纵然韩遂心有万千计谋也无济于事。”

    郭嘉和法正闻言,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两人还担心王灿会答应韩遂称臣,但目前看来,王灿把局势看到很清楚。

    三人商谈了会儿,然后都起身离开了营帐,准备起身继续赶路。大军启程,继续朝陇西的方向赶去,而韩遂派出的使者出了营地后,也快的朝陇西的方向赶去。他没有完成任务,必须回去禀报消息。

    ps;四更之二,求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