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3章 韩遂求和?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纸令下,新平县立刻戒严。≥ ≤.<≦1ZW.

    当即,王灿派出了官兵搜索马和马休的踪迹,却没有得到任何消息。没人料到马行人扮成乞丐躲在了旮旯角落,因此不管怎么搜索,都没有找到马和马休。

    两天时间,仍然无所获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的激情已经完全耗尽。

    诛杀马和马休的心思也逐渐淡了下来,因为他还有要事要做。相比于马和马休这两个无法掀起波浪的小虾米,韩遂还率领了三万多士兵,牢牢地占据着通往西凉的陇西,所以王灿必须得剿灭韩遂,才能平定西凉。

    大厅,王灿将法正、郭嘉和吕蒙找来了。

    四人宾主落座,王灿问道:“阿蒙,搜寻马休和马的事情进展如何?”

    吕蒙面色苦,无奈的说道:“弟子已经派人刮地三尺,逐搜索,还是没有取得丝毫进展。马和马休就好像是突然消失了,再也找不到点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王灿沉声道:“如此说来,是找不出马和马休了?”

    吕蒙硬着头皮,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擅长这些琐碎小事,但王越已经去武院执教,而史阿又在成都主持大局,导致王灿身边没有处理这件事的人。吕蒙继续说道:“这两天城门禁止出入,城的百姓已经多有怨言,纷纷表示不满。许多靠打柴为生,或者靠采药为生的百姓心有怨言,而且其他的百姓也希望打开城门。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挑,说道:“既如此,那就打开城门,任由百姓出入。不过,你派出几个认识马云禄、马休和马的士兵守在城门口,检查所有离开新平县的人。这样来,也有可能搜查到马和马休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吕蒙闻言,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郭嘉说道:“主公,虽然找不到马和马休,卑职觉得影响也不大。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奉孝,你有什么见解?”

    郭嘉朗声说道:“即使马休和马逃离新平县,也只能去投奔韩遂。我们的最终目标也是韩遂,只要击败韩遂,就能打尽,除掉马和马休。”

    法正跟着说道:“主公,斥侯传来消息说韩遂已经领兵往槐里县的方向撤退,正在撤退陇西。他们已经后撤了段时间,我们若是继续留在新平县,将会耽搁更多的时间。故此,卑职建议立刻出兵,至于马和马休,成不了气候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法正又说道:“诚如郭大人所言,马和马休肯定会去投奔韩遂,到时候打尽,也为时不晚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说道:“嗯,我们目前的重点是击败韩遂。至于马和马休,他们不过是附带的人罢了,能杀死则杀死,不能杀死暂时搁在旁。孝直,你派人布通缉令,在各个郡县张贴告示缉拿马、马休。如此,也能让他们不敢公然抛头露面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法正点点头,拱手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主公,新平县的县令缺乏,还得重新任命个才行。”

    王灿回答道:“这件事情我已经派人处理了,暂时让新平县的县丞代理县令,维持新平县的稳定,等斥侯把新平县的消息传回成都,仲德公自然会委任新的县令接任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看向郭嘉三人,说道:“我们再等日,不管能否抓到马和马休,明日启程离开新平县,兵剿灭韩遂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王灿又和三人商量针对韩遂的策略。

    良久,才让三人离开。

    郭嘉和法正往居住的地方行去,吕蒙却离开县府,直奔城门去了。

    两天没有打开城门,对百姓的生活已经有定的影响。故此,吕蒙直接让士兵打开城门,让城的百姓出城。同时,吕蒙坐镇城门口,仔细的审查个个离开新平县的百姓,看到底有没有马、马休和马岱参与其。

    整天,吕蒙都在城门口。

    但是,他带着士兵仔细注意每个离开的人,却没有任何现。

    事实上,马、马休躲过了搜查后,没有离开,仍然躲在城。他们不出城,吕蒙当然无法找不出马、马休。

    马和马休躲过了搜捕,心就不担心了。

    只要能活下来,他们继续躲在城也没有影响,因此马行人仍在城。

    这样的做法,让吕蒙累了整天都没有得到半点效果。傍晚时分,吕蒙意兴阑珊的吩咐士兵关闭城门,回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王灿带兵离开新平县。

    期间,王灿已经安排好了新平县的事情后,所以直接离开了。对于马而言,王灿的离开简直是福从天降。

    王灿离开了,他们彻底的摆脱了危险。

    大军离开新平县后,直奔槐里县,追击韩遂。

    虽然王灿率领大军快赶路,仍被韩遂远远地甩在后方,无法追上。因为王灿领兵赶往新平县的时候,韩遂就已经改变方向朝槐里赶去。而且王灿还在新平县逗留了三天多,更被韩遂远远的甩在后面。

    当王灿抵达槐里县的时候,韩遂早就绕了过去,直奔老巢陇西。

    槐里县被吕蒙占据后,已经打上了益州的烙印。

    王灿的大军在槐里县补充粮草和器械,然后继续赶路。这样的日子直持续着,等到王灿的大军抵达陈仓,接受陈仓守将投降后,韩遂的使者突然赶来了,要面见王灿。

    韩遂派出使者,令王灿都惊讶万分。

    军大帐,王灿坐在大帐的主位上。下方武分列两侧。

    赵云、陈到、典韦、典满、吕蒙等人杀气腾腾,脸肃杀的表情。

    大帐央,站着个身长七尺的年人。这年人身穿藏青色长袍,头戴古冠,恭敬的朝王灿行了礼。他昂挺胸,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番王灿帐下的臣武将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心却惊骇不已。

    王灿麾下,果真是人才济济啊!

    营帐的正央,王灿正襟危坐,目光如刀,紧紧的盯着韩遂派来的使者,缓缓说道:“韩遂嚣张狂妄,竟敢抵抗本王的大军,实乃自取灭亡。如今两军交战,你主动跑到本王的大军,莫非是活得不耐烦了?”

    使者拱手说道:“两军交战,不斩来使,难道蜀王连这点心胸都没有?”

    王灿喝道:“牙尖嘴利之徒!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笑道:“也罢,你且说说,韩遂派你来是为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使者神色淡然,不卑不亢的说道:“启禀蜀王,我家主公说蜀王大军杀来,已经击败马腾,杀死马岱,灭掉马氏族,当真是英勇厉害,天威不可冒犯。我主自知不敌,愿意向蜀王俯称臣,请蜀王接纳。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挑,问道:“如何俯称臣?”

    使者立即说道:“我主尊奉蜀王为主,有定的条件,请蜀王过目。”说着话,使者往前踏出步,伸手从袖口摸出张丝帛出来,递给了大帐的士兵,让士兵交给王灿阅览。王灿接过丝帛,粗略的看了下上面记载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突然,王灿大喝声,下将丝帛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王灿怒气冲冲,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,双眸子森冷吓人,大喝道:“韩遂要干什么?莫非让你来消遣本王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