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1章 王灿回新平县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时间并不长,马休带着士兵回来了。 ≧ ≤.1ZW.

    马看向马休,眼带着询问的表情。

    马休点点头,表示所有事情都已经办妥了。两人无声的传递着信息,而马云禄却不知道情况。马没有给马云禄问话的时间,看了眼所有的士兵,然后说道:“我们走,赶紧离开县府。”说完后,马往院子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马云禄回头看了眼杨氏自杀的房间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旋即,她和马、马休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行人,离开后院,朝县府后门的方向行去。时间不长,他们来到后门,快的翻墙而出,消失在夜色。

    马和马休成功的救出马云禄,只等明日早打开城门,就可以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破庙,马云禄重新整理了下衣服,改变了装束。

    这样来,马云禄和马等人样,变成了个脏兮兮的乞儿。装束变化后,没人认出马云禄还是原来天姿国色的美女。

    夜无话,所有人都在休息,养足精神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旦侯方被杀的事情暴露,以及马云禄消失的消息传出,肯定会引起滔天巨浪。到时候,新平县的县城戒严,他们肯定逃不掉了,所以必须谨慎小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早,天蒙蒙亮,马带着麾下的十四个乞儿离开破庙。

    临行的时候,马让人将破庙的痕迹擦除,以免被人寻到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处理完后,马才带着马云禄、马休等人往城门行去,准备先步离开新平县。路上,所有人分散开来,变成了三五个人聚在起,并不显眼。当他们6续抵达城门的时候,马和马休脸色大变,眼露出惊诧的表情。

    城门,戒严了!

    所有的人,不准出去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马脑嗡嗡作响,不明白为什么会生这种事情。马和马休眉头皱起,眼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昨日还好好的,怎么今日戒严了呢?

    难道,东窗事了?

    马想了想,却又觉得不可能,因为县府并没有传出消息。然而,新平县突然戒严,城门口站立的个个士兵让马和马休非常不解。马看向姜恒,低声吩咐道:“姜恒,你去试探下,看看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姜恒点头应下,然后朝城门口行去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走到城门口,个士兵就快走过来,拦住了姜恒。那士兵脸不悦,又眉头皱起,似乎被姜恒身上的味道熏到了,连连摆手喝道:“走开,别过来。”

    姜恒可不管这么多,他还得探听消息呢。

    士兵见姜恒不停号令,铿锵声拔出腰间的战刀,喝住了姜恒。

    见士兵亮出凶器,姜恒立刻停了下来,再不敢有任何动静。他脸的谄媚之色,笑说道:“兵爷,小人肚子还饿着,得出去觅食,您行行好,让我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士兵脸色肃,喝道:“你等等,等大军进城了,你们再出城。”

    姜恒闻言,忙问道:“兵爷,什么大军啊?昨天都还好好地,怎么今天突然戒严了呢?难道是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士兵立刻说道:“蜀王率领大军返回,已经派人通知了要在今早进城,你们要出城的人等等,待蜀王进城后再出去不迟,用不了多长时间的,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姜恒听了后,识相的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退到人群,然后回到马旁边,将消息禀报给了马。

    “嘶!嘶!”

    马眉头皱起,脸上露出凝重的表情。王灿早不回来,晚补回来,偏偏在这时候带着大军返回。不仅如此,还是在城门打开的时候就准备进城,这太突然了。王灿突然在这时候回来,让马和马休的计划破灭了。

    出城,已经不可能了!

    马看向马休,问道:“三弟,你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马休摇头道:“我们的人数太多,不可能冲出去。唉,只希望县府的事情暂时不要暴露。”顿了顿,马休又庆幸的说道:“大哥,幸好没有让人在县府纵火,否则侯方被杀的消息肯定已经泄露,到时候我们更难离开。”

    马点头称是,现在只能期盼县府的消息没有传出。

    天色逐渐变亮,轮红日升起后,县城外终于出现了大队人马。

    轰隆隆的马蹄声传来,破军营先步抵达县城外面。

    王灿骑在乌骓马上,腰悬战刀,身穿金色甲胄,披着黑色的大披风,策马缓缓行来。王灿周围有典韦和保护他安全的士兵。身后是麾下的众武官员,近六万大军跟在王灿身后,朝县城赶来。

    不过,六万大军和破军营并未入城,仅仅是部分士保护着王灿入城。

    城门口,吕蒙留在新平县的士兵负责接待,迎接王灿进城。

    王灿骑马走到城门口的时候,突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在城门内扫了扫,只现了吕蒙的士兵,没有现新平县的县令侯方。按理说,王灿早上带兵抵达新平县的消息已经传给侯方,不可能没人来迎接。纵然给侯方吃了雄心豹子胆,他也不敢不来迎接。

    王灿转过头,问道:“阿蒙,消息传给侯方了么?”

    吕蒙策马走上来,说道:“老师,弟子已经派人传了消息。”说着话,吕蒙策马走到城门口,又向城驻守的士兵询问了番,得到的消息也是士兵已经派人去县府通知了,但侯方没有前来,士兵也不知道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吕蒙听完后,策马回到王灿身旁,将消息禀报给了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,说道:“不过是件小事,先进城再说。”说着话,王灿策马准备入城。

    他轻轻地拍了拍马背,胯下的乌骓马动,往城走去。

    时间,所有人都往城内赶去。

    马和马休等人看见王灿停下来的时候,颗心都吊了起来。现在王灿往城行去,他们终于放下心了。

    只要王灿入城后,城门再次开放,他们就可以抓住机会离开新平县。纵然王灿现了侯方被杀,而且现了他们的踪迹,想抓他们也是大海捞针了。然而,当马等人松了口气的时候,城内却有士兵骑马跑来。

    县府的士兵策马跑来,大吼道:“报!”

    马和马休听见后,脸上的表情立刻生了变化,都知道坏事了。

    侯方的事情,很可能被察觉了。

    两人放眼望去,只见士兵被王灿的侍卫拦在外面,经过检查后才往前走了几步,在距离王灿三丈远的地方跪下,抱拳道:“蜀王,县令大人被杀了,马腾的家眷也全都被杀,没有个活下来的人。”

    顿时,王灿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吕蒙听了后,脸上也露出凝重之色。他早就准备将马云禄献给王灿,但马腾的家眷全部被杀,这也太突然了吧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小王出现了,回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