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0章 除掉隐患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马身体蹲下,赶忙躲在门背后,准备出手制住门外的人。≯≥  ﹤.≦≤1ZW.

    马云禄看向马,低声问道:“大哥,外面的人是二哥的母亲杨氏,让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马闻言,心有些难办。马铁死了,只剩下杨氏,而今马腾又死了,杨氏无依无靠,他不好处理啊!

    马看见马云禄眼祈求的神色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马云禄粲然笑,快的伸手打开房门,将杨氏迎了进来,然后又关上了们。

    杨氏边走,边说道:“禄儿,我刚才走过房间的时候,听见有男人的声音从你屋子里面传出来,是怎么回事啊?”她脸上露出担忧的表情,为马云禄而担心。然而,当她看见马站在屋子,骤然瞪大了眼睛,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    马!

    竟然是马!

    旋即,杨氏眉头皱起。因为马全身脏兮兮的,而且衣衫褴褛,显然是受了很多的苦难,才会满面风霜衣不蔽体。

    杨氏坐下后,开口问道:“孟起,你父亲呢?”

    马眉头皱起,心并不想说。

    马云禄和杨氏同时盯着马,让马心犹豫了。

    屋子,气氛变得凝滞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当马考虑怎么说的时候,房门嘎吱声打开了。马休走了进来,看见马云禄整个人瘦了圈,心非常痛惜。马云禄自小就没有受过苦,直无忧无虑的长大,现在突然遇到家破人亡的事情,心情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马休走进来后,自有士兵关上门。

    他撩起衣袍坐下,沉声说道:“大哥不好说,我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马看向马休,说道:“三弟!”

    马休听后,却说道:“大哥,小妹迟早都要知道,早告诉她没有什么的。我们马家的儿女,难道连这点苦难都承受不了么?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看向马云禄和杨氏,说道:“小妹、姨娘,父亲被王灿的士兵杀了,马岱兄长也被杀了,我们的六万大军也被剿灭了。我和大哥逃了出来,准备去投奔韩遂。路过新平县的时候,打听到你们在县府里面,所以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马云禄低呼声,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    那个高大威武,对她视若珍宝的父亲竟然去世了。

    时间,马云禄心悲恸不已。

    杨氏好像已经猜到了结果,因为他从马的眼看到了悲恸,隐约的知道了情况,所以没有过多的表情变化。杨氏问道:“孟起,你们准备救禄儿离开的吗?”

    马点点头,直接承认了。

    杨氏又问道:“那其他的人呢?”

    马没有说话,马休却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姨娘,我们只有十多个人,不可能救出所有人。而且就走小妹已经非常困难,若是再救走其他的人,我们不可能逃脱追捕。新平县已经是王灿的地盘,有士兵驻扎在城内,我们自身难保,哪还有能力保护她们。”

    杨氏点了点头,神色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马却说道:“姨娘,你是二弟的母亲,如今二弟被杀,父亲被杀,我会将你带走的。有你和小妹相伴,她也不会寂寞了。”

    杨氏感激的望了马眼,淡淡笑。

    马休瞪了马眼,他们都是自身难保,若拖上个妇女,更加困难。马云禄却不同,方面马云禄武艺不错,纵是军士兵也不定赢得了马云禄,所以马休并不担心。

    但杨氏却不同,杨氏手无缚鸡之力,明显是累赘。

    杨氏看着马休,笑吟吟的说道:“你放心,我不会跟你们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马云禄心焦急,说道:“姨娘,三哥性子直,您不要放在心上,有我在,就有您在。我们住在县府的这些日子,全靠您开导我,我怎么舍得将您撇下呢?至于其他的女人,她们恨不得我主动投怀送抱成为王灿的女人,好让他们衣食无忧。更有的人恨不得自己贴上去,这样的人,我才不管她们呢?”

    说起其他的女人,马云禄心就满腹怨气。

    当时她们并不知道马腾的生死,但那些女人就有了想法,马云禄焉能不气。

    马休闻言,眉宇间闪过抹炽烈的杀意。马也是如此,只不过很隐晦,并没有露出任何表情而已。

    马是做主的人,说道:“姨娘,你放心吧,我会带着你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杨氏闻言,依旧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马云禄心焦急,不解的望着杨氏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杨氏缓缓的说道:“你们的父亲去世了,我没了丈夫;铁儿被吕蒙杀了,我没了儿子。儿子和丈夫都没有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。即使你们愿意带我离开,我也不想走了。我心最放不下的是禄儿,现在你们来了,禄儿有了依靠,我也能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杨氏脸上露出抹决绝之色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她伸手拔出髻上的簪子,下戳进心窝里面,死在了马云禄、马和马休跟前。

    无疑,这是个失去倚靠,心无所恋的女人。

    马云禄见杨氏自杀,悲从来,清泪从眼眶流淌出来,滑落在面颊上。

    马和马休面色不变,眼却流露出抹钦佩。

    杨氏能自杀,的确有大勇气,让两人佩服不已。马看着马云禄,说道:“小妹,时间紧迫,你立刻换衣服,然后和我们起离开。”

    马云禄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马和马休相视望,然后起身离开了房间,站在门外等着马云禄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院子,马休说道:“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马同时说道:“三弟……”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喊对方,都有话说。顿了顿,马说道:“三弟,你先说。”

    马休也不推辞,说道:“我准备将其他的人解决了,免得出现差错。”

    对于马腾其他的女人,马休已经充斥着杀机。

    开始,马休并没有打算杀掉其他的女人,但他听马云禄说她们竟然想贴上王灿,而且还劝说马云禄投怀送抱,这让马休心杀机无限。

    马笑道:“好,我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挂着笑容,却显得是如此的渗人,森冷无比。

    马休点点头,手招,立刻将院子的士兵找来,去解决后患了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马云禄换了身衣服走了出来。他的髻已经扎了起来,身上穿着袭灰褐色的男装,只是那清丽的面庞是如此的卓越出众,和马等人格格不入。马低声说道:“小妹,等你和我们回去后,将脸上抹黑,再把衣服弄脏,免得被人察觉。”

    马云禄点了点头,却没有现马休,问道:“大哥,三哥呢?”

    马说道:“稍等片刻,他立刻就来。”

    他们站在院子,等着马休回来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;求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