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3章 韩遂撤兵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大战结束,王灿的大军休整了两日。≧ >  ≤.≤<1<Z≤W﹤.不过,让王灿失望的是周仓已经命士兵在沿路设置了关卡,却没有现马的踪迹。虽然马腾被剿灭,马对王灿已经不构成威胁,但马和马休逃脱了,最终没有完美的解决这件事情,王灿心总归有点疙瘩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麾下还有四万多士兵,又收降了马腾的万多士兵。

    相比来说,王灿几乎还是六万大军,没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不过,这时候的六万大军仅仅是个具体的数目,并不代表达到了六万人的战斗力。对于王灿来说,必须把收降的万多士兵都纳为己用,让他们都认同王灿,才算彻底的成功了。所以路上,军将领都在训练士兵,让士兵们逐渐的磨合,形成个新的战斗团体,从而焕出新的光彩。

    其实,王灿麾下大军休整的时候,韩遂已经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马腾没有派兵注意韩遂,但韩遂却直派兵注意着马腾的动静。

    这,就是韩遂和马腾的区别。

    马腾是马援的后代,有着马家世代累积下来的威望,所以马腾起家比较容易。再加上马腾性格豪爽,能轻易的在西凉立足。

    但是,韩遂不同。韩遂起家的过程,直都在杀戮,而且杀的都是朝廷官员。他走出的每步都惊险无比,都经过了深思熟虑的。这也是韩遂能越来越强,步步展为西凉军阀的原因,没有侥幸,有的是谨慎小心和处处谋划。

    韩遂率领三万大军离开了新平县后,赶路的度很慢。

    当王灿和马腾相遇时,韩遂的度依旧很慢。

    到最后,干脆领兵停下来。

    正如韩遂和阎行开始制定的策略,只要马腾击败了王灿,韩遂就会兵攻打武功县。但马腾被王灿击败,韩遂就准备立刻撤退。这样的做法很不厚道,可谓是坐山观虎斗,但韩遂却敢这么做,没有任何犹豫。

    切的事情,都必须以他的利益为准则。

    故此,韩遂没有继续进兵。

    马腾找韩遂作为盟友,明显是看错了人,不该找韩遂这样的老狐狸。韩遂的大军停下来,直在等候消息。

    只要消息传来,他就能确定是退兵还是进兵。

    军大帐,阎行和韩遂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阎行正色道:“主公,马腾和王灿交战,王灿退再退,肯定有阴谋。那王灿麾下武都是顶尖人物,王灿也狡诈如狐,而且王灿麾下的士兵都是精锐之师。这样的情况下,王灿不战而退,末将认为内有玄机,马腾危矣!”

    韩遂捋了捋颌下的短须,说道:“再等等,不到最后,不能确定胜负。”

    两人商议的时候,营帐外传来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名将领掀开营帐门帘走了进来,抱拳说道:“主公,有新消息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韩遂问道:“侯选,是不是马腾和王灿交战的结果传回来了?”侯选是韩遂麾下将领之,此人是河东人,在兴平元年的时候曾经起兵作乱,后来流窜到西凉,最后被韩遂收服,成为韩遂麾下的员将领。

    侯选摇摇头,表示不是马腾和王灿的消息。

    阎行问道:“侯将军,到底是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侯选朝韩遂抱拳行礼,然后说道:“我们派去查探消息的士兵现新平县已经易主,成为王灿的地盘了。”

    韩遂瞪大了眼睛,脸疑惑的表情,说道:“怎么可能,王灿的士兵早就离开了新平县,怎么可能有士兵突然抵达新平县呢?”

    侯选回答道:“主公,末将派人打探消息,得知出兵的并不是王灿,而是吕蒙。”

    吕蒙?

    韩遂脸疑惑,看向阎行,问道:“彦明,吕蒙是何许人也?”

    阎行嘴角微微抽搐,暗道韩遂对王灿的了解还不够!他拱手回答道:“主公,吕蒙是王灿的弟子,武艺高强,又精通兵法。传闻吕布被杀死的时候,吕蒙也是其的人。现在吕蒙突然派兵拿下新平县,实在是怪异啊。”

    韩遂立刻问道:“彦明,有何不妥之处?”

    阎行说道:“王灿领兵离开,而我们也离开了新平县,王灿的后路已经被掐断,他怎么可能让吕蒙突然杀出呢?唯的可能是王灿故意让吕蒙隐藏起来。卑职估计是等我们离开后,吕蒙才突然杀出来,准备夹击马腾。”

    侯选站在旁,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他带来的消息没有说完,两人就唧唧咕咕的推测,太自信了吧。侯选想了想,大声说道:“主公,阎将军说对了小部分,没有全部正确。”

    韩遂说道:“你且详细道来。”

    侯选抱拳说道:“据新平县传来的消息,吕蒙开始就往槐里县杀去。他带着大军攻破了槐里县,又杀死马铁,还俘虏了马腾的家眷。现在吕蒙只派出少部分士兵接管新平县,已经率领大军去追击马腾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韩遂和阎行相视望,都露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韩遂摆摆手,让侯选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韩遂已经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了。他神色凝重,目光看向阎行,沉声问道:“彦明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阎行说道:“主公,末将终于想通王灿后撤的目的了。王灿是拖延时间,故意等着吕蒙,然后夹击马腾。现在新平县被王灿夺回去了,而马腾又要被吕蒙和王灿攻击,必败无疑,我们还是早作打算为好。”

    韩遂听完,点头说道:“嗯,我也是这么打算的。”

    阎行抱拳说道:“主公,下令吧,若是晚了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韩遂从坐席上站起来,背负着双手在营帐来回踱步。他神色凝重,眉头已经紧紧地蹙起,形成了个川字。

    阎行看着韩遂,心暗说都已经下定决心了,还有什么犹豫的。

    只是,他是韩遂的下属,自然不会插嘴。

    良久后,韩遂才说道:“不管马腾和王灿的结果如何,我们立刻撤退,返回陇西。彦明,你去传令,让大军收拾行装,准备后撤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阎行站起身,转身就要离开营帐。

    突然,韩遂却喝道:“慢!”

    阎行转过身,问道:“主公,还有什么命令?”

    韩遂说道:“王灿正在和马腾交战,大军都聚集在新平县和汉兴县的官道上,而吕蒙先前从槐里县赶回新平县的路却没有布下士兵。我们从槐里县的方向离开,这样才能避开王灿的大军,不被王灿攻击。”

    阎行抱拳道:“主公英明!”

    韩遂摇了摇头,摆手示意阎行离开。

    营帐,韩遂个人来回走动,然后开始收拾行囊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继续求鲜花,嗯,拜谢大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