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0章 马岱的坚持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春夏之交,树林茂密,翠绿的树林,马、马休和马岱带着少数的士兵在树林穿梭,往树林深处跑去。> ≧≯ .所过之处,不断地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    马岱脸色苍白,因为流血过多而显得有些憔悴。

    他的肩膀已简单的包扎了起来,但绑着右肩的衣襟早已经被鲜血染红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马岱跟随马和马休奔跑的时候,脚下软,嘭的声摔倒在地上。他嘴巴着地,以个狗吃屎的姿势落地,嘴还夹杂着泥土。因为摔倒在地上,又撞到了右肩上的伤口,疼得马岱龇牙咧嘴,额头上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马和马休见马岱摔倒,赶忙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马休三两步跑回来,伸手搀扶起马岱,说道:“兄长,我扶你起来。”

    马、马岱和马休,只有马休没有受伤。马身上虽然多处受伤,但也能坚持住。然而,马岱伤势严重,连走路都困难了。

    他咬紧牙关,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用力挣脱了马休的搀扶,朝马说道:“兄长,我身体太虚弱,实在跑不动了。你和马休走前面,我跟在后面,能跑掉就跑掉,跑不掉我和王灿的追兵拼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的呼吸都显得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马脸色肃,大喝道:“废话,我们起走!”说话时,马走到马岱身旁,伸手绕进马岱的手臂,扶着马岱往前走。

    边走,马边说道:“我们世人,两兄人,岂能将你落下,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马岱和马,虽然不是亲兄弟,但关系却非常好。

    马见马岱自暴自弃,心恨铁不成钢,却又为马岱单独留下来而感动。

    马岱主动选择留下,并不是不想活了,而是想要为马和马休争取时间,为两人留下条生路。毕竟他身体虚弱,若是和马起赶路,肯定会拖累马和马休。这点,马岱和马腾都有相同的想法,都愿意为了亲人而甘愿付出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马腾主动留下来断后,是为了马等人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马岱留下来,是为了不拖累马休和马,能让两人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但马如此决然,马岱只能跟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马搀扶着马岱,而马休也走过来搀扶着马岱,两人带着马岱继续赶路。周围的士兵方面戒备着后面的追兵,方面又快开路,往山林赶去。

    马岱被两人搀扶着,非常的感动。

    行人,快的往山林身处跑去。

    但是,马行人的度显然比不上吕蒙带兵奔跑的度。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阵脚步声传来,名士兵快的跑过来,站在马的身旁说道:“大公子,后面现了王灿的追兵,他们往山林杀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马眉头皱起,脸上闪过抹担忧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么快就追上来了,岂不是……

    马深吸口气,稳住激动的情绪,大喝道:“快,继续赶路!”即使他们跑得快,但因为马岱拖累,终究是无法撒开脚丫子奔跑,赶路的度并不快。个个士兵都跑来禀报消息,将追兵的消息传过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最焦急的莫过于马岱。

    他个人拖累了所有人赶路的度,让大家都被追兵追上了。

    思虑番后,马岱终于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他用力挣脱了马和马休的手臂,稳稳的站立着,看着马,神色坚毅的说道:“兄长,叔父没能拖住王灿的大军,现在由我来拖住他们。”说着话,马岱从士兵手接过杆大枪,准备吸引追上来的追兵。

    马休言未,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马却斩钉截铁的摇头说道:“不行,我们兄弟三人,岂能让你单独留下。”

    马岱摇摇头,说道:“兄长,你忘记叔父最后的话了吗?叔父死了,还得有人报仇啊!我死了,也得有人报仇啊!”

    他深吸口气,掷地有声的说道:“我们和王灿的仇,不能忘,也不可能忘。我们可以有人死亡,但不能全部都死,必须要有人报仇。这个报仇的人,必须是你。兄长,你承担着马氏族的兴亡和仇恨,不能因为我而死在这里。我留下,不用争论了。”

    马岱目光凛冽,看向周围的士兵,大喝道:“谁愿意和我留下来?”

    “我留下!”

    “我也留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声音落下,便有个个的士兵站出来,决意和马岱赴死。他们虽然是大字不识的士兵,却也是有骨气有脊梁的人。即使是小人物,也有小人物的气魄。个个士兵视死如归,决意跟随马岱,他们知道阻拦王灿的追兵是死路条,但却甘愿为了马家而死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因为胸膛里面还有腔热血。

    马岱看着个个士兵,转身对着所有的士兵,深深地弯腰揖了礼。

    马和马休都感动不已,为有这样的士兵而自豪。

    此时,负责警戒的士兵又跑回来,禀报说王灿的士兵追上来了。马岱听了后,看向马,说道:“兄长,时间紧急,快走吧!”

    马看向马岱,说道:“马岱,实在不行,先投降,保住性命再说。”

    马岱并没有说话,催促着马和马休离开。

    马深吸口气,带着马休和少数的几个士兵离开了。

    马岱缓缓说道:“兄弟们,你们愿意和马岱留下来,马岱在这里感谢诸位了。我们阻拦王灿的追兵,若是和他们硬碰硬,肯定是以卵击石,起不了任何作用。因此,我们先冲向王灿的追兵,然后分散开来奔跑。大家能跑多快就跑多快,只要能吸引追兵的注意力就行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马岱问道:“兄弟们,明白了没有?”

    留下来的士兵大吼道:“明白了!”

    声音很大,肯定会吸引追兵的注意力,但马岱知道他所在的位置很可能已经被王灿的追兵查到了,所以没有隐藏。

    马岱大喝道:“好,我们先吸引王灿大军的注意力,再四处奔跑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马岱说道:“诸位,拜托了!”

    周围的士兵都重重的点了点头,然后立刻往追兵的方向跑去,去吸引王灿追兵的注意力。树林,马岱的右手死死抓住大枪,让身体能稳稳地站在原地。马岱身上的鲜血虽然停止流溢了,但因为流血过多,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。

    马岱也想要奔跑,却没有力量,只能留在原地。留在原地的士兵知道情况,却仍然选择留下来陪着马岱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远处终于传来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追兵来了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休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