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9章 最后一战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马腾怒吼声,提枪迎向吕蒙。>    .他迅的摇动枪杆,枪尖晃动,闪烁着点点寒星,似真似幻,令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杆大枪,将吕蒙笼罩了起来。

    吕蒙见大枪杀来,嘴角勾起不屑的笑容。

    马腾气势已衰,已经是日落西山,不可能扭转局面。吕蒙提刀迅的冲向马腾,刀劈下,破开了无数的枪影,和马腾的长枪碰撞在起。马腾不愧为经验老道之人,枪杆抖,迅的卸掉吕蒙长刀上裹挟的力量,枪杆抖,再次刺向吕蒙。

    枪杆如游龙,枪尖如毒蛇吐信,端的是厉害无比。

    可惜,这切在吕蒙眼都是虚妄。

    他抡起长刀,轻松随意的挡住刺来的大枪,没有赶到丁点压力。

    吕蒙眼眸眯起,眼闪烁着道道精芒,思考着应对之策。蓦地,他眼睛亮,已经有了主意。顷刻间,长刀心随意转,手的刀法忽然在马腾凌厉的攻势变得凌乱起来。眼见马腾的长枪刺杀过来,吕蒙似乎都无法挡住了,竟然蹬蹬蹬的往后退。

    马腾杀得兴起,不断地迫向吕蒙。

    他心已经打定主意赴死,便拼命厮杀,想杀掉王灿的心腹大将。

    “咻!咻!”

    枪尖在空盘旋萦绕,似乎是化作了条银白色的蛟龙,张牙舞爪的朝吕蒙奔去,如此凌厉的攻势,让人眼睛亮。

    旁边,典满见吕蒙被马腾逼得接连后退,眉头紧紧皱起。

    若是他面对马腾,两锤就把马腾砸飞了,而吕蒙不弱于他,怎么可能不敌呢?

    黄叙见此,挥刀拼杀的时候若有所思,旋即下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马腾和吕蒙争斗的时候,马腾气势如虹,枪杆如游龙,霸道而凶猛,端的是厉害无比。面对马腾的攻势,吕蒙好像真的是不敌马腾,竟然倒拖着长刀快往后退。

    “嚓咔!嚓咔!”

    刀刃和地面的石头摩擦,出呲呲的刺耳声。

    马腾见吕蒙败退,心欢喜。

    “小子,受死!”

    马腾提起口气,猛地大吼声。他脚下蹬,忍着身上的伤,从地上跃而起,挺枪刺向吕蒙的后背。这招,马腾在追赶吕蒙的时候就酝酿了许久,现在突然爆出来,杀机四溢,无可匹敌。

    在马腾的眼,这完全是无可破解的杀招,必定能杀死吕蒙。

    快了,就要杀死个人了。

    马腾脸上闪过抹得色,心雀跃不已。这时候,他连身上的伤势都已经忘却了,全身心的投入到这招无可匹敌的杀招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正当马腾心欢喜的时候,突然传来刀身震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瞳孔缩,却现奔跑逃窜的吕蒙骤然停下。

    吕蒙停顿的刹那间,双手握紧了手丈长的大刀,倒拖在地上的长刀竟然突然翻转过来,刀刃朝上,改变了刚才刀刃朝下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吕蒙大喝声,左脚跺,股力量自脚下传来。

    他怒目圆睁,鼓起力量扭动着强健的腰部。

    顷刻间,吕蒙借助腰部传来的力量,竟然身体往后旋转。正是这突然的往后旋转,让马腾戳出的枪落空了,没有戳吕蒙的身体。马腾枪落空,心立刻知道不妙,但是他人在空,无暇改变动作,只能凭着身体的惯性往下落,

    吕蒙转身的刹那间,双手握紧的长刀也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如同是洪钟大吕的轰鸣声,亦或是惊雷乍起的爆鸣声,令人心颤。

    刀破空,划破了空气,出刺耳的爆鸣声。阳光下,抹刀光乍现,刀刃上透射出刺眼的光芒令马腾忍不住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刀刃对准马腾的腰腹,嗞啦声划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刀,类似于关羽最擅长的拖刀计。

    只是,吕蒙没有战马,仅仅是凭借着腰部的力量,扭腰、转身、挥刀,整个动作气呵成,刀划过了马腾的腰部。

    刀光落下,马腾的身体也从空落下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率先落下的是马腾身上的铠甲,上半身的铠甲还挂在身上,但从刀刃划过的地方,下半身的铠甲整齐光滑的掉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马腾的力量仿佛被抽空了,大枪掉落在了地上滚动了两下。

    这柄枪,终究没能刺吕蒙的身体。

    马腾身上的铠甲和长枪落下后,腰身也崩现出了条血痕。这条血痕整齐的从马腾右侧腰部开始蔓延,在马腾左侧的腰部停了下来。这刻,马腾还有丝感觉,他伸手指着吕蒙,倾尽了全力,面红耳涨的说道:“你,你耍诈!”

    这句话,是说吕蒙诈败,故意引诱他。

    吕蒙正色道:“战场上,胜了就是胜了,败了就败了,何来耍诈之说?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马腾的腰部突然崩裂开来。

    条匀称的血痕喷溅出蓬蓬血雾,而马腾的上本身下往后倒下。虽然他的上半身倒在了地上,但马腾的下本身还立在地上,微微摇晃了两下,砰的声倒在了地上。这就是吕蒙刀的威力,直接将马腾劈成了两段。

    代豪杰,死在了吕蒙的刀下。

    吕蒙长刀甩,溜血沫子从刀刃上飞出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昔日,吕蒙曾经被吕布戟重伤,让他养了近两个月的伤。现在,他已经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,武艺已经越来越纯熟。

    吕蒙来不及过多的感慨,大吼道:“马腾以死,降者不杀!”

    马腾站在山坡上,许多士兵都能看得见。

    马腾被杀后,附近的士兵率先看见了。他们六神无主,心慌了神。马腾活着的时候,士兵们心有根顶梁柱,有根主心骨,但马腾被杀了,士兵心的坚持立刻崩塌了。随着吕蒙声音的响起,马腾周围的士兵率先扔掉武器投降了。

    如同麦浪样,投降的士兵波波的往外蔓延,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虽然士兵投降了,但将领还在死战,

    那些将领都是死忠于马腾的,见马腾被吕蒙杀死,都拼命的杀向吕蒙,想为马腾报仇。然而,吕蒙口长刀,凶悍霸道,刀接着刀的劈出,杀死个个冲上来的将领。再加上旁边还有典满和黄叙,两人朝负隅顽抗的将领和士兵杀去,如同切瓜砍菜,轻松随意。

    王灿带兵杀来,开始扫荡局面。

    由于马腾大军开始投降,王灿带人赶路的度也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王灿就来到了吕蒙跟前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地上马腾的尸体,吩咐道:“山君,让士兵将马腾的尸收敛起来。虽然他是敌人,但好歹也是代豪杰,不能曝尸荒野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典韦答应下来,立刻吩咐士兵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此时,吕蒙谏言道:“主公,马腾断后,马兄弟已经带兵逃入山,必须尽快追捕才行,否则等马氏兄弟跑远了,全都藏匿起来,就难以斩草除根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道:“好,你带兵进入深林,围剿马等人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吕蒙神色整,抱拳回答。他转身离开,召集典满和黄叙,三人带着士兵快的深入山林,朝山跑去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