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5章 昏厥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前刻,马腾被典韦戟震得虎口破裂,手掌流血,骑在马上摇摇欲坠。 .

    如今,典韦又戟杀来,狠辣无比。

    手掌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马腾神色狰狞,牙关咬紧。

    马腾瞅见铁戟挥舞过来,心焦急,但他根本没有时间躲闪典韦的铁戟。马腾若是不躲开,肯定被典韦打得重伤甚至是死亡。无奈之下,马腾双手撑在马背上,身体往右扭,迅的从马背上滚了下去,摆脱了典韦的铁戟。

    典韦见摔下马,大吼道:“马贼,你的模样真丢人啊!就你这幅熊样,还敢在老子面前嚣张?真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典韦给马腾取了个绰号。

    马贼,这个形象的名字比马的绰号‘马儿’更加有寓意。

    马腾听见典韦的大吼声,又听见典韦称呼他为‘马贼’,气得身体抖,血红的眼闪烁着怨毒的神色。但典韦那魁梧健壮的身躯就好像是座巍峨大山,稳稳地挡在了他的前方,让马腾无法攀越过去。

    面对典韦,马腾的肺部都好像被堵住了,已经压抑的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他从战马上摔在地上,胸膛起伏不定。

    典韦瞅见马腾落地,狰狞笑,继续挥舞铁戟朝马腾杀去。

    马腾在地上翻滚了两下,终于停了下来。此时,马腾头上的头盔已经掉落在地上,髻也因为滚动而散乱了开来,随意的披在肩上。此时的马腾,脸上的表情颓废丧气,和街上的丧家之犬没有多大区别。

    典韦心欢喜,继续穷追猛打。

    他所过之处,将挡在他前面的士兵全都打翻在地上。

    马腾晃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,立刻就有士兵跑过来保护他,才没有被典韦杀死。只是当马腾被士兵保护起来后,马腾麾下的大军已经看不见马腾的身影。典韦见此,咧开嘴大笑两声,然后大吼道:“马腾以死,降者不杀!”

    顿时,浑厚洪亮的吼声在战场上响起。

    这样的士兵已经生了好几次,但典韦和士兵竭力嘶吼的声音在战场上响起后,马腾麾下的士兵还是看看。他们放眼望去,看见马腾的大旗再次消失了。

    而且,马腾也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士兵们见此,心升起浓浓的担忧。

    好在这些士兵已经遇到过帅旗消失的情况,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。再加上鸣金收兵的铜锣声没有响起,他们必须得继续厮杀。虽然没有士兵后退或者是逃跑,但军的士气却在无形逐渐的削弱,已经被士气高昂的王灿大军压制了。

    马腾听见典韦的话,脸色会儿铁青,会儿苍白乏力,脸上的表情也不停的变换。最后,马腾的面颊涨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马腾张开嘴,吐出了口鲜血。

    先前,马腾就已经被典韦气得吐血。现在马腾被典韦的铁戟打伤,又听见典韦大吼着污蔑他被杀了,心顿时五内俱焚。时间,忧、悲、恨、伤等情绪在心里面来回的晃悠,马腾忍受不住,便口心血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鲜血喷洒,染红了马腾胸前的衣襟和铠甲。他面如金纸,嘴角喃喃自语道:“典韦,吾必杀汝,必杀汝!”

    说完后,马腾眼睛闭,竟然昏厥在地上。

    典韦看见马腾昏厥,哈哈大笑,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。然而,他这笑容被周围的士兵看见后,却觉得是无比的狰狞吓人,令人心底寒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后,心也非常的高兴。

    马腾是当世的英杰人物,独霸方,却被典韦气得吐血昏厥,够倒霉的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马腾被士兵抱起来,大吼道:“杀,杀掉马腾。”

    大吼的时候,王灿策马往前面冲,朝马腾的方向冲去。因为马腾吐血昏厥,那些正在厮杀的将领也都纷纷后撤,跑去掩护马腾,保护马腾的安全。顿时,王灿的压力也直线下降,他带着士兵如狼似虎的往前冲。

    不多时,王灿和典韦汇合,追杀马腾。

    王灿和典韦带兵厮杀的时候,赵云、陈到、张任等人的战斗也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赵云稳稳的压制着马,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每当赵云的龙胆亮银枪挥出,马总感到莫名的压抑。

    两人厮杀到现在,赵云身上依旧白衣如雪。但马身上却有了几条伤口,都是被赵云的长枪挑出来的。龙胆亮银枪锋利尖锐的枪尖刺在马的铠甲上,瞬间就刺破铠甲,然后在马的身上留下条不大不小的伤口。

    赵云若是想要重创马,的确有可能,但赵云也容易受伤。所以赵云采取的办法是温水煮青蛙,慢慢的和马拼斗。

    他没想过招杀死马,或者是招让马失去战斗力。

    相反,赵云是逐渐的在马身上留下条条的伤口。这样来,马也不会玉石俱焚,而赵云也能直把马压制着,让马没有翻盘的机会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马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,鲜血的流逝也逐渐增多。

    如此,马的战斗力就逐渐的下降。

    马察觉了赵云的想法,心暗恨赵云无耻,竟然和他耗时间。但赵云如此,马也无可奈何。他用余光扫了下战场上的局面,却现大军的士气已经非常低落。

    马见此情况,知道这战不可能取得胜利了,只能先后撤,再徐徐图之。这场战争,最让马恼火的不是被赵云压制着,而是会儿就传来马腾战死的消息,连续几次,让马的心神也受到了影响,他身上大多数的伤口都是那时候落下的。

    局面不利,马心有了后撤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快的挥舞虎头湛金枪,每枪都凌厉凶悍,枪枪拼命。赵云见马反常态,知道马要后撤了,但赵云却没有穷追猛打。

    他想立刻拿下马,这是不现实的,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故此,赵云仍是稳扎稳打,没有丝毫着急。

    马大喝声,虎头湛金枪猛地横扫,逼退赵云,然后快的撤入军。

    赵云见此,没有冲上去追赶,反而带着士兵消灭马腾麾下的大军,这才是他们目前要做的事情。至于马,即使马带兵后撤,但后面还有吕蒙的大军,已经是难以逃脱。故此,赵云没有冲上去缠住马。

    赵云和马的枪法都非常精湛,而且马并不比赵云弱太多,所以马能从赵云手下撤走,但马岱和马休却不同。

    马岱和陈到交手,即使周围有士兵掩护,却也不是陈到的对手。

    陈到的枪法霸道诡异,而且灵活多变,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马岱不敌陈到,节节败退。两人交战的时候,马岱的左臂被陈到的枪杆打,疼得无法提起力量,而且右肩也被陈到戳了个洞,鲜血横流,非常严重。马岱看见马后撤,在周围的小校帮助下,躲开了陈到的追杀。

    马和马岱都受了伤,相比而言,马休的情况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他开始就采取多人围攻张任的策略,带着小将、士兵围杀张任。

    虽然没给张任造成任何伤害,但马休也没有受伤。当马休看见马岱和马后撤,心便知道情况不妙了,赶忙带着士兵后退。

    此时,马腾大军的局面已经全面倾塌。

    马腾被士兵抱着奔跑,好会儿才睁开眼睛清醒了过来。他深吸了口气,提起点力量,缓缓说道:“鸣金,收兵!”

    顿时,命令传达了下去。

    顷刻间,铛铛铛的铜锣声在战场上响起。马腾的大军听见后,开始全线后撤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