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4章 马腾找虐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马腾活了三十多年,从没有如此的怨恨过个人。 ≤.<≦1﹤Z<W﹤.<

    这人不是王灿,反而是典韦。

    到现在,他的帅旗已经是第三次被弄断了。不仅如此,典韦还口无遮拦,睁着眼睛说瞎话,大喊大叫说他被杀死了。典韦如此不要面皮,让马腾彻底暴怒了起来。典韦砍断了代表马腾的帅旗,已经砍断了马腾胜利的希望,所以马腾才如此暴躁。

    他死死的盯着典韦,眼睛逐渐的变动血红起来。

    双眸子,透着嗜血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马腾仰天咆哮,如同头刚生下崽子却现崽子被抢了的母老虎,声音充斥着无穷无尽的痛楚。他骑在马上,死死地盯着正逐渐奔跑过来的典韦,右手攥紧了长枪,准备干掉典韦,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周围的将领见马腾仰天咆哮,也都是咬紧牙关,脸上露出愤懑之色。典韦这样羞辱马腾,他们也感到无比的屈辱。

    常言道主辱臣忧,马腾连番遭到典韦羞-辱,他们也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不等马腾杀向典韦,周围的小校、偏将、将军都是大吼大叫着策马冲了上去,要替马腾杀死典韦,替马腾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西凉的势力,马腾和韩遂是当之无愧的两大军阀。

    两人常年呆在西凉,都有着很高的威望。

    但是,韩遂性格深沉,城府更深,而且手腕更阴狠毒辣,像是条毒蛇。相比于与韩遂,马腾则豪爽大方,对待下属也是非常优渥,令下属甘愿效命。这样的性格,才让马腾在西凉有席之地,也有无数的人愿意为马腾效力,愿意为马腾赴死。

    故此,个个校尉、偏将、将军都提着武器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典韦见群人杀过来,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他杀得正起劲儿,兴奋无比,典韦可不管对面有多少人杀过来,他只知道杀杀杀,路杀过去,不管前方是刀山还是火海,都要杀过去。

    铁戟啪啪啪的起伏落下,迅的落在马腾麾下的将领身上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典韦就杀了条血路出来。典韦周围,有的将领被他戟砸飞了出去,倒在地上不停地翻滚惨叫;有的将领被典韦戟砸脑袋,立刻打爆了头颅,丢掉了小命;有的将领被典韦削断手臂等,都是身受重伤,没有个人能够全身。

    典韦就好像是头猛虎,令人望而生寒。

    马腾看见典韦连续不断的屠戮麾下的将领,颗心更是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远处,王灿奋力的挥舞着汉刀,也在屠杀敌军。

    王灿的对手并不是太强,人数也不多。毕竟王灿身边有士兵保护,即使对面有许多的将领冲上来,但王灿身旁的士兵立刻就迎了上去,所以王灿几乎是闲庭信步,好像在自家的后花园闲逛,没有点杀戮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带着士兵冲杀,朝马腾的方向杀去。

    王灿远远的看见典韦大神威,心也感叹这头猛虎太霸道了,简直是战场上厮杀的大利器。只要有典韦带着大军冲锋,战斗力肯定不止增加成。

    这,便是个猛将带来的好处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也是冷兵器交战的大特点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典韦杀翻了马腾麾下的将领,骑马冲到马腾跟前。他没有任何的犹豫,连眼睛都没有眨下,抡起铁戟就朝马腾砸去。

    马腾在计谋方面不行,比不上韩遂,但武艺却比韩遂厉害得多,是西凉响当当的人物。马腾的手枪法,精湛娴熟,颇为厉害。他看见典韦逞威,心已经是怒火烧。马腾声不吭,策马提枪躲开了典韦的铁戟。然后闪电般探出长枪,朝典韦的心窝刺去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枪尖抖动,快的接近典韦的胸膛。

    枪杆划过的地方,闪烁着道道模糊的枪影,那锋利尖锐的长枪好像是化作了条深山巨蟒,飞的接近典韦,要把典韦吞噬掉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典韦眼见马腾提着长枪杀来,猛地大吼声。

    他艺高人胆大,竟然不躲不避,依旧骑在马上面对马腾。

    典韦跨坐在马背上,任由马腾提枪杀过来样。马腾看见典韦动不动,心大喜,只要再有片刻时间,枪尖就能戳进典韦的胸膛。然而,就在马腾心窃喜的时候,典韦低喝声,半空的铁戟方向转,化作道雷霆闪电,瞬间拍在了马腾的枪杆上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声巨响,在耳旁不停地萦绕盘旋。

    这声音,是如此的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顷刻间,马腾攥紧的长枪立刻偏离了原来的方向,再也无法刺典韦。

    典韦神情不悲不喜,铁戟在空顺势转,戟刃对准了马腾的胸膛,快的削过去。这切的生,几乎在眨眼间就完成了,令人啧啧称叹。典韦挥舞着铁戟,每招每式都是浑然天成,好像本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当典韦的铁戟砸在枪杆的刹那间,马腾瞳孔缩,身体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马腾以前没有和典韦交过手,对典韦只有个模糊的印象。

    眼见典韦连续杀了他麾下的七员大将,马腾也知道典韦厉害。但是典韦到底有多厉害,有几分实力,马腾心里面是没有具体认知的。如今马腾和典韦交手后,枪杆直接被打偏了,他也知道了典韦的实力。

    霸道!凶悍!

    这是马腾对典韦的直观评价。

    和典韦碰撞的瞬间,马腾感觉自己的双手酥麻疼痛,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正当马腾心惊骇的时候,典韦手的大戟已经扫了过来。锋利的戟刃对准了马腾的胸膛,若是马腾骑在马上不动,肯定要被戟刃削。无奈之下,马腾双腿加紧马腹,身体往后躺下,然后催动战马奔跑,才得以躲开了典韦的大戟。

    典韦要杀马腾立功,不可能任由马腾逃入军。

    他拨转马头,立刻朝马腾奔跑的方向杀去。

    马腾躲开典韦的铁戟后,瞬间又从战马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旋即,马腾也是提枪杀向典韦。他不会因为比典韦弱,就不敢和典韦交手,而是迅的起了冲锋。马腾还没有接近典韦的时候,就不停的摇晃枪杆,抖动枪尖。尖锐的枪尖在空幻化出朵朵枪花,令人眼花缭乱,看不清楚到底哪里才是马腾的枪尖所在。

    典韦见马腾主动杀过来,心大喜。

    他不害怕马腾疯狂,反而害怕马腾当缩头乌龟躲起来。

    典韦望着马腾,嘴角勾起不屑的笑容,根本没把马腾放在眼。典韦大喝声,鼓足了力量。这次,典韦双目圆睁,咬紧牙关,颌下的虬髯根根竖立,整个人好像是魔神降临,威风赫赫。就在这时候,典韦抡起了铁戟,朝马腾的长枪砸去。

    戟挥出,无数的枪花骤然散去。

    铁戟和长枪碰撞,长枪直接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马腾骑在马上也是摇摇欲坠,握枪的手掌鲜血崩现,疼痛不已。马腾惨叫声,脸上的表情因为手掌的疼痛变得狰狞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典韦却不会有丁点仁慈。

    他砸飞了马腾的长枪,左手握住铁戟迅挥出,朝马腾的腰间砸去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