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9章 故意为之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典韦见杨阿若倒地不起,笑了笑,然后转身走出了营帐。≧≯≯  <.<≦1﹤Z<W.

    王灿近身搏杀的能力近乎妖孽,无可匹敌。

    杨阿若武艺精湛,但个武者使用武器交战和徒手交战显然有很大的差距。他徒手搏杀的能力和王灿显然不是个档次的,甚至于连接近王灿的机会都没有。典韦知道王灿的厉害,用不着瞎操心,干脆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灿抖了抖衣衫,回到坐席上,笑道:“感觉怎么样,想不想再试试?”

    杨阿若心服气了,他暗说要是再冲上去,那他真的是傻子了。

    肩膀被王灿打了拳,浑身酸疼,好像骨架都被打散了。

    如此迅猛刚劲的拳头太霸道,太厉害了。杨阿若不是傻子,不可能明知不敌还要自讨苦吃。他站起身,朝坐席走去,因为走路的动作有些大,骤然牵动了刚才被打的肩膀,疼得龇牙咧嘴,钻心透骨。

    此时,杨阿若真正明白王灿的话了。

    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,脸上带着笑容的蜀王,隐藏的够深的。

    杨阿若坐下后,抱拳说道:“蜀王,杨阿若是以前的名字。我现在姓杨,名丰,字伯阳。蜀王将我抓起来,准备如何处置呢?”

    王灿却并没有直接回答,问道:“本王怎么处置你,得看你自己的想法。你若是执意赴死,本王也不会拦着你,会让人给你个痛快。你若是不想死,也有其他的处理方法。所以,关键在你想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杨丰顿时郁闷了,和王灿说话真是辛苦,事关生死,谁愿意主动去死啊!

    杨丰沉声问道:“我不想死,蜀王怎么安排呢?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杨丰,你可愿为本王效力?”

    杨丰听了后,立刻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仅仅是个四处逛荡的游侠,虽然在西凉有名望,有人望,但说到底还是介白身,是个有点武艺的普通百姓。即使他认为自己有多了不起,但落在王灿的眼,肯定是不值提的。如今,王灿主动抛出了橄榄枝,他心有些意动。

    成为官老爷,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杨丰也有担忧,心也有疙瘩。

    王灿似乎是看穿了杨丰的想法,说道:“杨丰,虽然本王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但点度量还是有的,你不用担心白天的事情,也不用担心刚才冒犯本王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王灿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觉得收服杨丰已经是水到渠成了。当王灿还是个小兵或者是个校尉的时候,招募人才有很大的困难。然而,王灿位居蜀王,是雄踞方霸主,以他蜀王的身份亲自招揽个人,已经是屈尊降贵,给了很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这,就是身份改变带来的好处。

    王灿给了杨丰条通天大道,可杨丰心还是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先前,王灿是他的敌人。

    现在,王灿又即将成为他效力的人。

    转瞬间,让他俯称臣,作为王灿的臣子,让杨丰那颗高傲的心难以适应过来。他思虑良久,然后咬牙下定了决心。杨丰从坐席上站起身,抱拳说道:“蜀王好意,丰心领了,然杨丰不过是草莽武夫,不值得蜀王栽培,请蜀王谅解。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挑,脸上布满了层冰霜。

    他已经给了杨丰台阶,可杨丰竟然拒绝了,太狂妄了。王灿冷声说道:“杨丰,你既不想死,又不想归顺本王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杨丰见王灿冷了下来,也没有热脸去贴冷屁股。

    他挺直胸膛,正色道:“杨丰既然是蜀王的阶下囚,自然任凭蜀王处置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”此时,杨丰骨子里的火爆脾气又爆了出来。王灿冷酷霸道,他也丝毫不让,两人好像是针尖对麦芒,谁都不服输,谁都没有举旗投降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个任凭处置!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冰冷,大喝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典韦从营帐外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典韦直在营帐外守着,给王灿守夜,也直关注着营帐内的情况。刚开始的时候,典韦见王灿和杨丰没有爆矛盾,而杨丰也顺着王灿的意思,还以为杨丰已经愿意归顺王灿。然而,杨丰眨眼间就拒绝了王灿的好意,让局面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的变化,典韦也是始料不及。

    典韦走营帐后,抱拳道:“主公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不管是生了什么事情,典韦还得顺着王灿的心思。若是典韦走进来后,立刻就让王灿手下留情,肯定要火烧焦油,更加触怒王灿。

    典韦是大老粗,但却不笨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看向典韦,吩咐道:“让士兵进来,将杨丰拖下去杀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王灿还打量着杨丰,看着杨丰的变化。

    杨丰听见王灿的话,依旧是昂着头,副倔强不屈的表情,丝毫没有因为王灿的话而畏惧。他虽然不想死,却并不是怕死。

    典韦见王灿要杀了杨奉,急忙劝道:“主公,杀不得啊!”

    王灿面如冰霜,沉声喝道:“不过是个游侠儿,杀了又如何?”

    典韦心非常焦急,杨阿若武艺高强,为人忠义,杀了太可惜了。他心左思右想,奈何脑袋不灵光,想不出办法。情急之下,典韦扑通声跪在地上,说道:“主公,末将跟随主公以来,从没有求过主公,请主公饶他命!”

    杨丰见典韦替他求情,身体颤,感激的望了眼典韦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汉子,从未谋面,却能为他求情,足以让他感激。

    王灿眉头皱起,似乎是有些烦躁了。

    良久,王灿终于下定决心,说道:“好,看在你的面子上,本王不杀杨丰。”顿了顿,王灿大袖甩,喝道:“来人,将杨丰赶出大营!”

    典韦听了后,连连拜谢。

    杨丰听了王灿的话,朝典韦长身揖了礼,然后不等营帐外的士兵走进来,自己转身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营帐,典韦站起身,愧疚的说道:“主公,末将让您为难了,请主公责罚。”

    然而,王灿却笑说道:“我原本就没有杀杨丰的心思,何来为难之说?”

    典韦愣了片刻,露出惊诧的表情,说道:“主公,末将刚才见您怒气上涌,恨不得杀了杨丰,难道都是假的?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道:“我心当然生气了,气的是杨丰不识抬举,竟然拒绝了我的邀请。不过,此人有胆量,有武艺,而且这样的人忠义,虽然暂时将他放走了,但只要杨丰人在西凉,都是有办法的,再加上杨奉对你感恩戴德,这也有了收服他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典韦说道:“可是,他感谢的是我,怨恨的却是主公啊!”

    王灿大手挥,说道:“这有什么区别呢?有你在,就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典韦挠了挠头,脸不解之色。

    王灿并没有解释,说道:“好了,杨丰的事情暂且搁下,我们先把马腾和韩遂解决了,再来处理杨丰。有杨丰这样的人坐镇西凉,我才能放心。”

    典韦嘿嘿笑,说道:“主公英明!”

    说完后,典韦屁颠屁颠的离开了营帐,满心欢喜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王灿真的是要杀死杨丰,才请求王灿放了杨丰,这已经逾越了个臣子的本分,很容易触怒王灿。不过,王灿却是故意为之,借此放走了杨丰。到最后,杨丰还是逃不出王灿的手心的,想到这里,典韦忐忑的心又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,抠字,终于抠了章出来,恼火啊,烦躁啊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