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8章 自讨苦吃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面具男听见典韦的惊呼声,俊美的脸上也露出惊诧之色。≥≧  <.﹤≤1ZW.

    这里,竟然有人知道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王灿听见典韦的声音,心颇为惊讶。面具男如此的风骚绝伦,没想到典韦这个魁梧莽撞的大汉竟然认识面具男,真是无奇不有啊。

    只是,典韦认识面具男,并不表示王灿就要放过他。

    王灿抡起汉刀,大喝道:“杨阿若,可敢战?”

    杨阿若也不示弱,大喝道:“战便战!”

    说话时,杨阿若左手抖动马缰,策马朝王灿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杨阿若终究是不敌王灿,和王灿交手后,面对王灿大开大合的招式,显得有些捉襟见肘,难以应付。和王灿交手的时间不长,仅仅三十二个回合,杨阿若手的战刀就被王灿劈得到处都是缺口,直接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灿嘿嘿冷笑,刀刃继续往前,朝杨阿若的脖子上抹去。

    “主公,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典韦听见后大吼声,策马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刀刃在杨阿若的脖子前方寸停下来,劲风在脖子旁边掠过,令杨阿若的脖子都感觉有些疼痛,好似被王灿的刀削到样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典韦,问道:“山君,为什么出言阻止?”

    典韦抱拳说道:“主公,杨阿若在西凉有很高的人望,有杨阿若在,主公击败马腾和韩遂后,可以让他平息乱局,肃清西凉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王灿看了眼典韦,大喝道:“来人,将杨阿若绑了!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几名士兵策马跑了上来,迅将杨阿若绑起来。

    那些骑马站在对面的胡兵看见杨阿若被绑了起来,脸上露出惊骇的表情,大吼道;“汉军凶猛,快逃啊!”话音落下,个个胡兵拨转马头,狼狈的四下逃窜。胡兵后退的方式依旧非常的独特,如同扇形样逃散,好像是害怕王灿率领大军追击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胡人逃窜,忽然朗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典韦脸不解,问道:“主公,您为何朗声大笑?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我笑某些人自以为是,以为帮了胡人个大忙,就会让胡人感恩戴德。可结果呢?自己被绑了起来,所有的胡人却窝蜂的四处逃逸,真是下场凄凉啊!”王灿脸讥诮的表情,眼光转,落在了杨阿若身上。

    杨阿若闻言,脸色苍白,眼露出失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也没料到会是这样的局面,没想到羌人会声不吭的后撤。

    其实,羌人快后撤,也是王灿霸道凶戾的手段吓到了他们。因为王灿已经有过屠戮羌人的例子,这些羌人若是留下来厮杀,先无法保证能救出杨阿若;其次也容易遭到王灿的屠戮,所以直接后撤,再也不管杨阿若。

    在性命面前,许多东西都显得如此的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义气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王灿让士兵绑了杨阿若,本想审问番,却想到典韦认识杨阿若,便打消了审问杨阿若的想法。等追上了大军,再来处理杨阿若也不迟。

    王灿让士兵带着杨阿若前行,然后带着破军营立刻追赶大军。

    路上,王灿问道:“山君,你直在益州,怎么会知道杨阿若这个人呢?”

    典韦回答道:“主公,末将没有跟随主公的时候,也是草莽野人。因为身在江湖,所以知道江湖里面的情况。杨阿若就是江湖人,是有名的游侠。杨阿若年轻的时候,曾经在长安居住,非常有名。当时长安城的百姓说:‘东市相斫(zhuo)杨阿若,西市相斫杨阿若’,这句话就是专门用来形容杨阿若的。”

    斫,有用刀、斧砍的意思。

    ‘东市相斫杨阿若,西市相斫杨阿若’,这两句话翻译过来,就是说东市打架的时候有杨阿若在,西市打架的时候也有杨阿若在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此人是个喜欢打架闹事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,此人武艺高强,而且嫉恶如仇,非常讲义气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羌人才会找到杨阿若,将王灿屠杀几千羌人的事情告诉杨阿若后。故此,才会有杨阿若带着千多羌人来追击王灿。只可惜,杨阿若没有干掉王灿,反而被王灿抓了起来,这让羌人的算盘落空了,不敢攻打王灿,

    王灿看向典韦,说道:“山君,你说让杨阿若代替马腾和韩遂,主持西凉的局面,这人的能力行么?”

    典韦微微摇头,说道:“主公,末将不知道杨阿若的才华如何?然而,仅仅是杨阿若在西凉的威望,还是可以的。此人嫉恶如仇,忠义无双,主公若是能收服杨阿若,对平定西凉也有很大用处,因此末将恳请主公留下杨阿若的命。”

    王灿拍了拍典韦的肩膀,说道:“好,山君也知道举荐人才,很好嘛!你说的意见,我会考虑的。至于羌人的问题暂时搁下,等解决了马腾和韩遂,我们再来修理羌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策马加快度,快赶路。

    破军营全都是骑兵,追上郭嘉率领的大军非常容易。

    没用多长的时间,王灿就率领破军营赶上了大军。

    郭嘉询问了关于胡人的事情,也得知了王灿俘虏了个绝世美男子。对此,郭嘉心有些好奇。不过,郭嘉还是压下了心思,跟着大军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天黑下来后,大军停歇下来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杨阿若,也被安置在军营。

    营地里面,巡夜的士兵正在来回的巡逻。支支火把熊熊燃烧,照亮了整个夜晚,使得营地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军大帐,只有王灿和杨阿若两个人。

    王灿没有让士兵绑着杨阿若,而是让士兵给杨阿若松了绑。

    若是杨阿若能从军营逃出去,那就是他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杨阿若神态自若,不卑不亢的坐在坐席上,缓缓说道:“蜀王,您让士兵给我松绑,又和我单独坐在营帐,难道就不怕我暴起难,挟持你么?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你要有这个能耐,我也认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接着说道:“我徒手搏杀的能力比使用战刀厉害多了,你若是不相信,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还摆了摆手,示意杨阿若动手。

    杨阿若武艺高强,是响当当的人物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难免心高气傲。杨阿若白天被王灿击败,方面是因为他的武器不行,方面是因为王灿的力量过大。杨阿若虽然被王灿击败,但心还是有些不服,现在王灿大放厥词,他心不服输的心思又升起来了。

    杨阿若不是王灿的下属,自然没有那么多顾忌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他低喝声,骤然暴起难。

    只见杨阿若脚下用力,身子腾的下从坐席上站了起来。他微微弯着腰,整个人如同头狂暴的雄狮,迅的冲向王灿,想将王灿制服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王灿眼精光闪,也闪电般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脚下挪动,身为微微偏,将身体的位置调整了下,让身体没有正面的面对着杨阿若。当杨阿若迅朝王灿扑来的时候,王灿骤然动了。他身体闪电般靠了上去,直接贴近杨阿若,同时手握成拳,迅猛的击出,撞在了杨阿若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声闷响,杨阿若闷哼声,身体如遭雷击,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切,几乎在眨眼间就完成了,其度之快,令人咂舌。典韦在营帐外守夜,听见营帐内的动静,赶忙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看见大帐的幕,立刻就猜到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杨阿若还真是胆大,竟敢和王灿单挑,有胆量!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休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