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7章 绝世美男子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希聿聿!”

    乌骓马低声嘶吼,不停的甩动前蹄,显得躁动不安。≥≧  ﹤.1ZW.王灿伸手轻轻的拍了拍马背,乌骓马立刻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典韦脸上布满了担忧的表情,心有些焦急了。他策马想要冲上来保护王灿,却看见王灿骤然抬起了右手,晃了晃,示意他不要妄动。典韦心非常的担忧,瞪大了眼睛,狠狠的瞪了面具男眼,心暗说这厮该杀!

    战场央,戴着面具的人沉声说道:“蜀王,你可是千金之躯,就这样冲动的骑马跑出来,难道就不怕某家刀杀了你。战场上刀剑无情,被杀了可就白死了。”

    语气,透出无限的自信,同时又在嘲讽王灿。

    他骑在战马上,昂头挺胸,好像有十足的把握杀了王灿,让王灿血溅当场。

    王灿哼了声,表情严肃的说道:“你偏居西域,不知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,海有多深,就和南边的夜郎王样,十足的自大狂,典型的井底之蛙。”

    言辞犀利,没有退让半步。

    如今天下无主,王灿占据益州和关,权倾方。

    王灿并不是弱书生,他是步步从小兵爬上来的。不仅如此,王灿的武艺也非常强横,只是他麾下武众多,而且又身居高位,不可能每次都是身先士卒,所以很少时间动手。然而,王灿没有出手,却不表示王灿的武艺就弱。

    戴着面具的人出言威胁王灿,但王灿却丝毫不退让。

    单对单的战场厮杀,谁怕谁啊?

    面具男听见王灿的话,愣了片刻,旋即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笑声,戴着浓浓的嘲讽,而且非常的看不起王灿。戴着面具的人本身是武艺精湛的高手,听见王灿说他是夜郎自大,突然觉得王灿才是真正的夜郎自大。所谓术业有专攻,若是论治理天下,面具男肯定是比不上王灿的,但论自身的武艺,他何曾怕过谁?

    尤其是面对王灿,面对的是个高高在上的君王,武艺恐怕稀松平常得很。

    故此,面具男会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王灿眼眸微微眯起,眼眸闪烁着冰冷的杀机。

   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人,他心实在是难以生出丁点的好感。不仅如此,王灿听面具男说话的口音,以及看见面具男身上的装束打扮,显然是个汉人。然而,个汉人却成了胡人的头领,让王灿更加的厌恶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该杀!

    戴着面具的人笑声停止,喝道:“蜀王,你率领大军屠杀胡人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语气森冷,令人背脊生寒。

    王灿不屑的说道:“群胡人竟敢在大汉的疆土嚣张,该杀!”

    面具男呼吸略微急促,大声喝道:“你这样滥杀无辜,没有资格统治百姓。现在我就先杀了你,为那些死去的羌人儿郎们报仇雪恨。”说话的时候,面具男闪电般伸出右手,握紧了悬挂在腰间战刀的刀柄。

    “铿锵!”

    抹璀璨的光华闪烁,面具男骤然拔出了战刀。

    王灿神色冷厉,也拔出了腰间的汉刀。

    他高高举起手汉刀的时候,身后的破军营骑兵也严阵以待。只要王灿喊出个‘杀’字,他们立刻就会策马冲锋。不仅赵云和典韦拔出了武器,所有的破军营骑兵都是握紧了手的长枪,随时准备着冲向对面。

    王灿盯着面具男,沉声说道:“你身为汉人,却甘愿替胡人做事,愧对你的列祖列宗,枉为汉人,我今日便替你的列祖列宗教训你,让你知道什么是汉人?”顿了顿,王灿又喝道:“你们暂且别动,看我好好地教训此人。”

    面具男听了王灿的话,眉头皱起,却没有解释,扬刀大喝道:“你滥杀无辜,是人命如草芥,我替所有的羌人儿郎教训你!”

    两个人,都有各自的坚持,都扬言要教训对方。

    两人策马冲锋,快的朝对方杀去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眨眼工夫,两人碰到了起。王灿和戴着面具的人都是快的挥出手的战刀。兵器碰撞,出刺痛耳膜的声音。

    旋即,两人立刻策马跑开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那戴着面具的人策马停下,突兀的大吼声,认可了王灿的武艺。所谓行家出手,便知有没有,戴着面具的人和王灿刚刚交手,立刻就判断出王灿的武艺不弱,而且王灿战刀上传来的力量非常大,让他的手臂都感觉有些麻。

    王灿并不领情,喝道:“好个屁,看我斩杀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王灿拨转马头,继续策马朝戴着面具的人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再次起冲锋,同时举起手的武器劈向对方。

    王灿在刀法上有所欠缺,并不是手刀法无人能敌。然而,王灿的力量却非常大,他扬长避短,全力进攻,每刀挥出都是力量巨大无匹,让人无法抵挡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戴着面具的人提起力量,朝王灿杀去。

    双方兵器碰撞的瞬间,那面具男手的战刀灵活的贴在王灿的汉刀上,然后刀刃转,顺着王灿的刀身往下削去,想要削断王灿的手。王灿面露讥讽之色,握刀的右手闪电般抖,刀身往下落,然后猛地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几乎是瞬间,刀身便和面具男的战刀撞在起。

    兵器接触,下就将面具男的刀撞偏了,再也无法削到王灿。此时,王灿稍微占据上风后,却得势不饶人,立刻穷追猛打,连续不断的杀向戴着面具的人。

    “咻!咻!”

    刀刃划破空气,快的劈出。

    每刀,都是力量十足,非常的霸道。

    王灿知道自身的弱点,就直逼着面具男和他硬碰硬。如此来,两人的兵器连续不断地碰撞后,王灿已经听见对方的战刀传来咔咔的声音。很显然,王灿的刀占据优势,已经将面具男的刀劈得卷刃了。

    若是继续展下去,那柄刀肯定被王灿劈断。

    此时,戴着面具的人心苦,没想到王灿深藏不露,竟如此厉害。

    王灿可不管面具男心想些什么,只管穷追猛打,刀接着刀连绵不绝的杀过去。这样的方式就好像是开着辆坦克在公路上奔驰,不管前方有什么障碍,直接野蛮的撞过去就是,所有抵挡的东西都是纸糊的,无可阻挡。

    王灿便是这样的,刀刀致命,无可阻挡,迫得面具男硬碰硬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王灿骤然抓住了机会,趁着面具男的身体往右侧躲避的时候,闪电般削出刀,朝面具男的脖子削去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刀刃没削到脖子,却削到了面具,将面具男脸上的面具削掉了。

    面具落下后,面具男下露出了庐山真面目。放眼看去,只见此人长得俊美如玉,面白无须,唇红齿白,眼睛清澈命令,端的是俊美无比。若非那鼓起的喉结,王灿定然以为这是个女人,而不是男人。

    个男人,长得如此貌美,怪不得要带上面具了。

    王灿迟疑的瞬间,此人下躲开来,避免被王灿追着打。

    “咦,竟是杨阿若?”

    面具男策马躲开的时候,典韦瓮声瓮气的声音从王灿身后传了过去。典韦脸惊诧之色,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