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5章 老谋深算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新平县,番腥风血雨后,又变得平静了起来。≧>  ≥ .

    县府后院,位于东面的院子。

    韩遂和阎行相对而坐,韩遂沉声说道:“彦明,我们和马腾的大军起占据新平县,现在即将和王灿交战,你觉得我们有几成把握击败王灿?”

    阎行闻言,脸色立刻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和王灿交战,阎行开始颇有信心,可越往后,他越担心。

    阎行沉吟不语,良久后才缓缓说道:“主公,马腾诛杀了新平县的大族,明显是招错棋。个月前王灿杀得新平县的大族人心惶惶,现在正是安抚新平县大族的大好机会,可以借此收拢所有的大族。然而,马腾不听主公劝说,执意杀人立威,结果却丧失了新平县大族的支持,恐怕我们离开新平县,这里的人就要反对马腾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阎行无奈的叹口气道:“马腾听不得忠言逆耳,只知道意孤行,恐怕难以击败王灿。以末将估计,连两成的把握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韩遂听了后,冷笑道:“马腾不是听不得忠言逆耳,而是忌惮我。”

    阎行听着韩遂的意思,知道韩遂肯定有其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低声问道:“主公,您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韩遂立刻说道:“我们已经拿下了新平县,接下来肯定要分别攻打武功县和前往汉兴县的王灿。我决定率领我们自己的三万大军前往武功县,伺机而动。若是马腾真的打败了王灿,我们尽力攻打武功县;若是马腾被王灿击败,我们立刻折道返回陇西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阎行想也不想,立即抱拳说道:“主公英明!”

    韩遂闻言,却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捋着颌下短须,无奈的说道:“哪有什么英明啊,这不过是为求自保罢了。我们还没有攻打王灿,马腾就开始防备着我,戒备着我,不愿意采纳我的意见。这样未战而先内讧,怎么可能是王灿的对手,看接下来的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韩遂神色整,吩咐道:“你立即去召集所有人,我要和马腾商议分兵的事情,这件事必须尽早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阎行抱拳回答,立刻去传达韩遂的命令。

    县府大厅,军武将都聚在起。

    马腾和韩遂坐在主位上,韩遂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缓缓说道:“兄长,我们已经拿下了新平县,若是继续留在这里,肯定无济于事。故此,我想确定我们该怎么分兵,由谁领兵去攻打王灿的大军?由谁领兵去攻打后方的武功县?”

    马腾目光闪烁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马坐在坐席上,好似是如坐针毡,跃跃欲试的想说话。

    然而,韩遂虽然看见了马的动作,却视而不见,没有让马说话。他目光看着马腾,等待马腾的决定。

    良久,马腾才问道:“约,你是怎么打算的?”

    很显然,马腾是想要以退为进,先试探下韩遂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马眉头皱起,似乎是不满父亲马腾询问韩遂。马腾也看见了马的表情,淡淡笑,没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韩遂听见马腾问话,似乎是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他神色犹豫,露出凝重的表情。

    良久,韩遂才缓缓说道:“兄长曾经率领大军和王灿交战,却被王灿轻易击败,而且孟起贤侄也曾被王灿囚禁,连庞德庞令明也被王灿抓了去。如此大仇,我作为兄长的结义兄弟,当然是责无旁贷的为兄长报仇,我愿意领兵去攻打王灿。”

    席话,说得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马听完,眉头骤然蹙起。

    开始,马听了韩遂的话,认为韩遂会自觉地领兵去攻打武功县。现在韩遂却打着为马腾分忧的幌子,想要主动攻打王灿,这不是抢了他报仇的机会么?

    马腾没有说话,马立刻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神色严肃,眼闪烁着仇恨的火花,说道:“叔父,攻打王灿并不是简单的事情。先,我们马家的士兵多达六万,而叔父麾下的士兵却只有三万,这是双方实力的差距,叔父若是率领三万大军去攻打王灿,肯定力有未逮,难以完成。”

    韩遂微微笑,说道:“这有什么好担忧的,可以从六万士兵调遣几万人暂时加入我麾下,如此来,立刻就增强了实力。”

    马闻言,心暗骂韩遂狡猾。

    他仔细的想着应对之法,却现难以回答。

    双方是盟友,而韩遂提出这样的建议,并没有任何不妥之处。马疲于应对的时候,马腾开口说话了。马腾缓缓的说道:“约,我们双方的士兵军纪不同,布命令的口令不同,旦双方的士兵混合,很容易生矛盾。因此,以我之见,还是不混合为好。”

    句话,连消带打,三两下就把韩遂的话顶了回去。

    韩遂闻言,没有出言反驳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说出领兵去攻打王灿,只是韩遂以退为进的策略罢了。

    马听了马腾的话,钦佩的看了马腾眼,接着说道:“叔父,我们的兵力是个原因。第二个原因是我马家和王灿有大仇,这样的仇恨只有我们自己出手才能解决,才能安心,岂能让叔父去操劳呢。”

    先前,韩遂的番话已经刺激到了马腾和马。

    庞德被王灿留下,马腾视为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马被王灿囚禁起来,让马永世难忘。

    这两件事情,马腾和马父子二人是不可能忘记的。韩遂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来,更加促使两人不可能让韩遂去攻打王灿,只有他们自己去攻打武功县才行。当然,还有个原因是击败了王灿,能收取王灿的兵力和将领,这也是马腾和马不可能答应的原因。

    马看着韩遂,见韩遂还是不动心,暗骂韩遂狡猾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马猛地撩起衣袍,单膝跪在地上,抱拳说道:“叔父,马家和王灿的仇恨比天高,比海深,不可不报,请叔父成全。”

    韩遂挠了挠头,又看向马腾,似乎是征求马腾的意见。

    不过,马腾仍然是言不。

    韩遂叹了口气,起身去扶起马,说道:“孟起,你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,做叔父的还能拒绝么?不过,王灿非常的狡猾,你们可要小心,不能大意啊!”

    马腾听见韩遂的话,击败王灿的想法更加的坚定了。

    韩遂最后嘱咐马小心,好像说马腾和马是勇夫,不知道用计样。这样的话,刺激到了马腾敏感的内心。

    马见韩遂答应下来,心正欢喜,根本没有在意韩遂的话。他站起身,握紧了拳头,眼闪烁着灼热的光芒,这次拿下新平县,已经截断了王灿的后路,他定会击败王灿的。到时候,马要将王灿的脑袋砍下来当酒樽用,要羞辱王灿。

    韩遂回到坐席上,说道:“既如此,我就领兵去攻打武功县,稳定后方。”

    阎行坐在下方,心对韩遂钦佩不已。

    韩遂不愧是老江湖,轻易的就达到了攻打武功县的目标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又听韩遂说道:“兄长,武功县和新平县样,留下的兵力都不多。我率领三万大军很快就能攻下武功县,那时候,我是领兵来支援兄长,还是继续攻打王灿的后方,将王灿后方的退路全部截断呢?”

    马腾没有任何犹豫,朗声说道:“你不用担心我们,尽管往长安的方向杀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韩遂点点头,心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,求鲜花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