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9章 睁眼瞎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夕阳西下,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半边天。≯≧≥  ﹤.≤﹤1≤ZW.

    槐里县,城楼上。

    马铁身穿甲胄,站在城楼上遥望远处,俊朗的面颊上露出凝重的表情。马氏兄弟,马长相俊伟,武艺出众,演义称之为锦马。然而,并不只是马个人长得帅,马铁、马休也不赖,都是表人才,放在后世也是偶像级人物。

    马铁骤然现了王灿的士兵,心很惊讶。

    马腾和韩遂带着大军赶往新平县,而王灿的士兵却攻打槐里县,非常怪异。

    故此,马铁心满是担忧。

    他双手撑在城墙上,表情凝重,缓缓说道:“就在今日,王灿的士兵竟然出现在城外,还妄想混入城,太出人意料了。虽然他们被我识破,但据查探消息的士兵传回消息,王灿派来的士兵竟然有两万多人,不好对付啊。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马铁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身旁,名偏将抱拳道:“今日全赖公子机智,才能识破诡计,否则不堪设想啊。”

    马铁笑了笑,脸上还是露出抹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虽然马铁心有些担忧,但听见偏将的恭维话,心非常高兴。马铁笑说道:“梁军,我们兵力不多,你说我们能击败王灿的两万大军么?”

    梁军立刻说道:“有公子出手,定能击败王灿的大军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梁军又说道:“大公子名震西凉,已经非常受主公的器重。现在公子好不容易有了独领军的机会,只要能击败城外的两万大军,公子就能够扬名西凉。到时候,纵然是主公也要另眼相看,倚重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马铁闻言,眼骤然迸出抹异彩。

    虽说马腾家子对待敌人很团结,而且马腾的儿子表面上关系也很好。然而,当事情涉及马腾百年后谁继承基业的问题,马铁心也有其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梁军见马铁动心,心更加兴奋。

    这梁军直是马腾麾下的名偏将,能力还过得去。

    然而,梁军的心思却不小,他曾经想投靠马,成为马的帐下之臣。然而,马性情高傲,注重的都是名士,对籍籍无名的梁军不屑顾。故此,梁军才投向马铁,成为马铁的心腹,现在又和马铁起驻守槐里县。

    梁军有野心,直想要往上爬,自然希望马铁更加受到马腾的倚重。只有这样,两军才有继续往上升,成为拥有权势的人上人。

    马腾没有明确的立下继承人,膝下的儿子肯定是有想法。

    权利的争夺,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马铁听了梁军的话,心激动了会儿。

    片刻后,马铁又偃旗息鼓了。他担忧的说道:“梁军啊,父亲从槐里征募了六万大军,城士兵缺乏,我们也只有守城的士兵,无法主动出击。城外却有两万敌军,实力悬殊,差距太大了。我们想取得胜利,几乎不可能啊!”

    即使马铁心火热,但现实和想法显然不在条线上。

    梁军要鼓动马铁争权,不会睁眼看着马铁灰心。

    梁军沉声说道:“公子,我们还没有试过,怎么就知道不行呢?不管如何,总要想办法试试,万成功了呢?主公得到公子击败了王灿两万大军的消息,会是多么的高兴啊!到时候,公子就能出人头地了。”

    马铁看向梁军,点点头,问道:“梁军,你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梁军心还没考虑这个问题,他不过是不断地鼓动马铁,让马铁争夺权利。

    见马铁询问,梁军眼珠子转,忽然想到了个办法,说道:“公子,我们槐里县不是临近渭水么?周围河流多,我们可以用水攻啊!”

    马铁又问道:“如何水攻?”

    梁军回到道:“要想用水攻,就先要引诱王灿的大军追击,等到了确定的位置,再水淹大军,必定战而胜。我们兵力不足,若是正面和王灿大军交锋,肯定是无法取胜。但我们却可以借助火攻、水攻等方式,这才能击败两万多名士兵。”

    马铁闻言,大叫声好。

    旋即,马铁说道:“梁军,你真是我的左膀右臂,有你出谋划策,我无忧矣。”

    梁军激动的说道:“公子对末将有知遇之恩,末将当竭尽全力,不负公子厚望。”

    马铁嗯了声,说道:“我们在城驻扎着,肯定不能完成引诱王灿大军的任务。因此,必须先派士兵选好在哪里放水,在哪里引诱王灿的大军。只有步步的完成,才能举击败王灿的两万大军,虽然困难,却又可行。”

    马铁和梁军合计番,定下了计策。

    然而,两人却不知道吕蒙和法正已经有了对付槐里县的计策。

    马铁的这些计谋,刚刚想出来,却很可能已经胎死腹,无法实施下去。不过,马铁有了这样的雄心,抵御吕蒙的信心也有了。

    此时,马铁无疑是踌躇满志,想要建功立业的。

    时间逐渐流失,天边的落日也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城楼上,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点燃了火把。个个士兵神色严肃,正在仔细的巡逻。因为有了白天的事情,城楼上的士兵都非常警惕,害怕吕蒙领兵连夜攻城。马铁已经去休息了,而梁军依旧在城楼上巡逻。他是守城的将领之,自然不能像马铁那样轻松。

    皓月升空,照亮了黑夜。

    吕蒙、黄叙和典满率领大军出,往槐里县的县城杀去。

    “咚!咚!咚!”

    寂静的夜空下,轰隆隆的战鼓声连续不断地响起,打破了夜的寂静。与此同时,呜呜呜的号角声也随之传来,波波的传入县城。

    雄浑的战鼓声,激昂的号角声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那巨大的声音响彻天地,令栖息在周围的飞鸟都吓得扑腾扑腾的张开翅膀,往远处飞走了,不敢停留在此。

    两万大军,迅逼近县城。

    城楼上,巡逻的士兵听见战鼓声和号角声后,立刻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马铁也穿上铠甲,提着武器走了出来。他站在城楼上,看见梁军正在布置防御工事,暗自点了点头。城楼上有足够的防守器械,再加上槐里县城池坚固,肯定能够挡住吕蒙的攻打,所以马铁并不害怕。

    只要能挡住攻击,他就有击败吕蒙的机会。

    此时,城楼上所有的人都盯着城外,被吕蒙摆出的诺大阵仗吸引了。他们看着吕蒙的方向,却没现县城两侧出现了快奔跑的人影。

    这些人影,是狼牙营的士兵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是正面冲向城楼,而是由吕蒙带兵吸引马铁的注意力。有人掩护,狼牙营的士兵可以轻松的从城楼两侧隐蔽的地方前进。张虎和刘阳带着数十个狼牙营的士兵快奔跑,没用多长时间都赶到城楼下。

    他们身体贴着城墙,逐渐的靠近城门。

    吕蒙骑在马上,看见张虎和刘阳等人安全抵达,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摆出这么大的阵容,就是让城楼上的人成为睁眼瞎,所有人都望着城楼外面,却没有注意城楼下方的动静,好让张虎等人能轻松些。

    城楼上,马铁心满腹疑惑。

    他紧紧地盯着吕蒙和两万大军,等待着吕蒙攻城,但吕蒙带兵在城楼的四十丈外,却不动了。马铁看向梁军,问道;“梁军,吕蒙带着士兵来了,却不让士兵攻城,这是搞什么把戏,难道是虚张声势,故意如此么?”

    梁军也脸疑惑,摇头表示不明白。

    两人满腹疑惑,城楼上的士兵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但是,却没有个士兵低头注意城楼下的情况。当他们满腹疑惑的时候,狼牙营的士兵已经到了城门口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继续求鲜花,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