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4章 法正的主意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领兵离开新平县,而马腾带着马、马岱、马休离开了槐里县,只留下马铁驻守槐里。≥> ≤.<≦1<ZW.与此同时,韩遂和阎行也率领三万大军离开槐里县,和马腾的大军起赶往新平县。这次,马腾征召了六万大军,再加上韩遂的三万士兵,共是九万大军。

    相比于马韩大军,王灿从成都只带了四万人。

    王灿抵达汉,在汉征调了部分士兵,最后又在长安征调了部分士兵,满打满算有万人。

    然而,随着王灿以武功县、新平县为据点,力量难免有所分散。

    他离开新平县后,又只带了陈到、张任和赵云,没有将吕蒙、典满和黄叙带走。这样来,士兵又少了部分,跟着王灿的大军已经不足四万士兵。反观马腾,因为是本土作战,容易招募士兵,士兵的数量显然更多。

    马腾和韩遂领兵往新平县杀去,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这次的大战,王灿的行军路线是从咸阳抵达武功县,再抵达新平县,现在正往汉兴县赶去。而马腾和韩遂的目标就是拿下新平县,切断王灿的补给线,从间将王灿刀切成两截,然后逐击破王灿的势力,取得胜利。

    大军快行军,度非常快。

    越是远离槐里县,马就越兴奋。

    他和王灿之间,已经是无法和解的仇敌。昔日马作为朝廷使节,王灿却将他囚禁起来,又将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如此奇耻大辱,让心胸本就不宽的马怀恨在心。

    如今,大军有了击败王灿的机会,马心别提多高兴了。

    深夜时分,大军停下来休息。

    几万士兵连续不断地赶路,早就累得疲惫不堪。大军安营扎寨后,士兵们倒头就睡,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至于马腾和韩遂,仍然在营帐讨论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,如何才能举击败王灿。

    不过,时间不长,整个营地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营地,火把噼啪的燃烧着,部分士兵负责巡逻。

    营地百米外,却有几个士兵躲在林。

    这几个士兵仔细的观察着营地内的情况,只见营地内插着两杆大旗,在火红的火光照耀下,大旗上赫然是‘马’字和‘韩’字。

    至于那树林的几个士兵,其人正是狼牙营的张虎。

    他带着几个士兵,打量着马腾营地的布局,估算着马腾大军的人数。

    张虎耗费了半个时辰时间,得出马腾至少有万士兵。得出这样的结果,张虎自己都是吓了大跳,心有些担忧了。此次,张虎跟着吕蒙、典满和黄叙出战,他们率领狼牙营的士兵,以及两万名普通的士兵赶路,准备前往槐里县。

    然而,从目前的情况看,显然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张虎探听清楚后,立刻招呼周围的几名士兵后撤,返回驻扎处。

    吕蒙大军驻扎的地方,吕蒙、黄叙和典满,以及王灿分配给吕蒙的军师法正。四个人坐在大帐,商议事情。

    “踏!踏!……”

    大帐外,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张虎走到大帐门口,掀开营帐的门帘走了进去,恭敬的朝吕蒙行了礼。旋即,张虎才在大帐坐下,沉声道:“将军,末将已经探查到马腾大军的情况。按照马腾的行军路线看,他们是奔着新平县去的,而且从马腾大军布置的营帐来算,至少有万人,而我们只有两万人,恐怕难以应对啊!”

    吕蒙听了后,眉头挑,表情立刻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同时,典满和黄叙也是神色大变。

    万大军对两万大军,差距也太大了吧。

    法正摸了摸颌下毛茸茸的胡茬,表情也罕见的生了变化。虽然法正自傲,但并不是骄傲,也不是目无人。他听说马腾有万人,心也有些担忧,毕竟双方的兵力相差不这么远,两万人想正面击溃万人,难度很大。

    吕蒙思虑番,问道:“军师,你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吕蒙心有些担忧,急忙询问法正的意见。

    如今,马腾忙着赶路,也没有得到吕蒙大军的消息,可以避开马腾。然而,马腾的目标是新平县,旦吕蒙领兵和马腾的大军错开,那马腾就可以轻易的拿下新平县,从而截断王灿大军的补给线,让前往汉兴县的王灿成为支孤军。

    法正说道:“小将军,马腾率领大军杀来,气势汹汹,需要早作打算才行。”

    吕蒙翻白眼,暗说法正全是废话。

    法正没将吕蒙的表情放在心上,继续说道:“从目前的状况看,马腾是为了攻下新平县,将主公的军队分割开来,如此来,马腾就可以腾出手围剿主公,将主公困在西凉。”

    吕蒙听了后,眉头紧紧皱起。

    吕蒙严肃的说道:“既如此,我们必须要领兵回援,守住新平县。不仅如此,还要将马腾领兵离开槐里的消息告知主公才行。”

    法正摇头道:“消息要传给主公,但我认为不必返回新平县。”

    吕蒙愣了愣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饶是他聪慧过人,精通兵法,也没有弄明白法正的想法。

    吕蒙深吸口气,抱拳道:“军师,我们虽然拿下新平县,也在城留下了少部分士兵,可以暂时稳住局面。但大军离开,新平县的实力很弱,旦马腾率领万多士兵攻城,天就能拿下新平县。但先生却说不守新平县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法正说道:“表面上看,马腾倾尽全力攻打新平县,占据很大的优势,能够把主公的兵力分割开来,是招妙棋。然而,这也未尝不是我们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吕蒙神色不变,等着法正说话。

    黄叙脸上露出沉思之色,也在不停地思考。

    典满瞪大了眼睛,怔怔的看着法正。

    他迷迷糊糊的,脑袋也被法正给绕晕了。典满和典韦样,都属于根筋儿的人物,即使典韦让典满学习兵法,可这厮实在没有读书的天分。

    法正缓缓说道:“小将军,按照主公目前的行军路线来看,显然是准备包围槐里县。而我们和主公分开,方面是为了攻打槐里,但何尝不是我们的两万士兵正面吸引马腾的兵力呢?这样的情况,是主公目前定下的方针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马腾率领万士兵从槐里跳了出来,包围槐里的打算肯定落空了,无法按照原来的计划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马腾跳出了槐里县,却又进入了新平县。”

    “马腾想要带兵截断主公的退路,何尝不是再次陷入两头夹击的情况呢?”

    法正神色从容,眼闪烁着智慧的光芒,继续说道:“马腾想攻占新平县,那我们就去攻占槐里县。等马腾拿下新平县后,而我们也拿下了槐里。这时候,主公带兵杀回新平县,我们也杀回新平县,再加上武功县的士兵也杀出来,就能将马腾、韩遂的大军困在新平县,让他成为瓮之鳖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吕蒙听了后,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。

    有个谋士出谋划策,就是好啊!

    然而,吕蒙冷静的想了想,担忧的说道:“法先生,计谋虽好,却也很难执行。新平县实力弱小,难以抵挡马腾的万多大军。相反,槐里是马腾的老巢,经营多年,必定是城池坚固,难以攻打。如此来,我们还是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法正笑说道:“小将军,有困难,却不是不可能完成,事在人为啊。”

    吕蒙听后,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却不是轻易就能完成的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;求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