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3章 世界清静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周仓审问出了结果,也确定了这群胡人的确是羌人。>>  <.﹤﹤1<ZW.

    郭嘉的揣测是正确的,羌人是马腾从西凉找来的援军。这群羌人的目的是拖延王灿大军赶路的度,让王灿无法抵达汉兴县。

    王灿心欢喜,吩咐道:“山君,派人将郭嘉、陈到、张任和赵云找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典韦抱拳回答声,转身去传达命令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查清楚了羌人歇脚的地点在哪里,肯定要派兵剿灭羌人。典韦心明了,出了营帐后急匆匆的找来几个士兵,让士兵分别去通知赵云、陈到和张任。不会儿,三人全都到了王灿营帐,等候命令。

    紧跟着,郭嘉也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郭嘉,吩咐道:“奉孝,你留在营地,和周仓负责营地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郭嘉点头应下,而周仓也得到王灿的命令,必须留在营地。

    虽然周仓也想上阵杀敌,但君命难违,只能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转,又看向赵云、陈到和张任,沉声吩咐道:“你们三人随我出征,剿灭羌人。子龙,你立即召集破军营集合,准备夜袭羌人。记清楚了,必须口衔枚,马裹蹄,不能有半点声音,说若谁影响到剿灭羌人的大事,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赵云三人抱拳回答,立刻转身去准备了。

    王灿穿上金色的甲胄,但外面却罩了件黑色棉布袍。他提着汉刀走出营帐,眼闪烁着兴奋的光芒。典韦跟在王灿身后,脸上也露出兴奋地表情。

    大军准备出征,营地的大门敞开,洒落在地上的铁蒺藜也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马蹄踩踏在地上,虽然有轻微的震动,但马蹄被裹上后,声音已经很低了。

    王灿率领赵云、张任、陈到、典韦策马狂奔,朝羌人歇脚的地方杀去。由于天色昏暗,而且行军的时候又不敢使用火把,所以赶路有些困难。破军营刻不停的赶路,用了近三个时辰的时间,才抵达了周仓审问出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行人停下后,没有现任何羌人。

    羌人歇脚,肯定有火把、篝火,否则几千人怎么可能挨过冷夜呢?

    王灿骑在乌骓马上,眉头皱起,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,吩咐道:“羌人歇脚的地方肯定在附近,不可能出错。”顿了顿,王灿又吩咐道:“子龙,立刻派出斥侯,迅摸清楚周围的地形,查探羌人的具体位置。”

    赵云得令后,当即派出斥侯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大军停在道路上,等候消息。

    百名羌人扰营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。周仓审问羌人歇脚的地方,又用了个多接近两个时辰,再加上王灿带兵赶路又用了三个时辰,到现在已经是寅时,并且寅时已经快要结束,再过不久,就是卯时,快要天亮了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探查消息的士兵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并且,他们已经查清楚了羌人歇脚的具体位置。

    这些羌人虽然在休息,但选择的地方却颇为隐蔽。不过,面对斥侯的搜索,无所遁形,直接被斥侯探查了出来。王灿询问了番羌人的位置距离此地有多远,得到的答案只有五里路,并不是太远。

    王灿闻言,带兵往羌人的位置赶去。

    破军营的士兵得知羌人的具体位置被找到了,都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时间,大军的士气蹭蹭蹭的往上涨。

    五里路的距离,并不远,尤其是骑着战马快奔跑,更是没用多长时间就抵达了。此时,天色已经渐渐的亮了起来,东方出现了抹鱼肚白。

    王灿见天色明亮,心却没有什么担心的。

    他命令千破军营的骑兵将周围包围了起来,以免有逃走的羌人。然后,王灿再下令让剩下的两千士兵开始冲杀。

    当骑兵接近羌人营地的时候,还有火堆在燃烧。

    战马接近后,负责警戒的羌人也察觉到地面开始震动。羌人士兵抬头望去,却现汉军骑马提刀杀了过来,瞬间吓得冷汗直冒,大吼道:“汉军来了,汉军骑兵杀来了!”羌人的声音高亢凄厉,让还在歇息的羌人纷纷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羌人迅穿好衣服,准备出来迎敌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们走出帐篷的时候,王灿率领的骑兵已经杀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王灿大吼声,直接拔出了腰间的汉刀。

    这两日,王灿被羌人阻拦,心充斥着愤懑之气。现在看见羌人后,骤然间全都爆了出来,所有的力量都倾注在手的汉刀上,直接劈砍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锋利的汉刀劈在羌人身上,将羌人劈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王灿的力量本就强横,只是他身居高位,几乎不出手了。现在带着骑兵厮杀,立刻展现了强横无比的力量。他每刀劈下来,都是鲜血四溅,肢体横飞,再借助胯下乌骓马的力量,更是力大无穷,丝毫不弱于典韦的力量。

    时间,王灿杀性四起,骑马在羌人休息的地方来回肆虐。

    破军营士兵见王灿神勇无敌,心更加的激动,也是拼命杀敌。

    主将如此,破军营的儿郎岂能示弱!

    典韦提着两柄铁戟,紧跟在王灿身后。两人前后,疯狂的杀戮,杀得羌人心畏惧,人仰马翻。由于王灿带着破军营突然杀过来,许多羌人还在休息,没有足够的时间准备,导致了羌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即使有的羌人度快,骑马抵抗,可面对无数的破军营,他们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羌人的死伤,已经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少数的羌人见无法抵挡,立刻骑马后撤。他们后撤的时候,见汉军的骑兵竟然追赶过来,心松了口气。然而,他们跑出营地,刚跑了段距离,却现营地的外围还有汉军骑兵等待着他们。

    逃散的羌人见此,心顿时冷。

    时间,所有逃逸出去的羌人都被外围的破军营士兵杀死。

    营地里面,已经是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破军营突然杀进去,提着长枪如同切瓜砍菜般杀死个个羌人。这些羌人至死都没有明白怎么会突然暴露了。

    脑袋灵光的人,想到了昨夜前去扰营的人。他们仔细想,觉得很可能是那些羌人被抓了,所以才暴露了信息。但是,即便想出了症结所在,羌人已经是回天乏力,只能被汉军肆意的屠戮。近两千羌人,在破军营的来回冲杀下,快的减少。

    王灿、赵云、典韦、陈到、张任满身都是羌人的鲜血,五个人都杀红了眼,泄着心的愤懑之气,不断地杀戮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惨叫声逐渐的减弱。

    这时候,抵抗的羌人也已经微乎其微,几乎没有了。

    遥远的天际,那奋力挣扎想要冒头的太阳终于挣脱了地平线,跃而起,普照大地。金灿灿的阳光洒落出来,驱散了大地的黑暗。

    王灿撤掉了穿在身上的黑色棉布袍,骑在马上提刀而立。他身上穿着金色铠甲,金灿灿的阳光照射在铠甲上,闪耀着璀璨的光辉。王灿看着满地的羌人尸体,嘴角突然勾起了抹笑容,这群羌人终于被解决了。

    王灿心的闷气,也消散干净了。

    战争结束,赵云、张任和陈到也停了下来,开始清扫战场,处理战场上的尸体。典韦丝毫不顾脸上的鲜血,咧开嘴嘿嘿笑道:“主公,咱们终于可以放心的赶往汉兴县了。没有了这些苍蝇般的羌人,心里面终于清净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苍蝇!说得好,羌人就是苍蝇。

    拍死了,世界就清净了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,嗯,又是周了,老生常谈的问题,求鲜花,求鲜花。每周的时候,就像是大姨妈样,都要来下。咱可是路遭到爆菊,死得惨烈啊。求鲜花,咱要路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