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2章 抓到线索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大军继续赶路,朝汉兴县的方向赶去。>>  <.﹤﹤1<ZW.

    然而,大军走了两个半时辰,就不得不停下来。

    其原因,是因为道路上竟然零零散散的洒落着铁蒺藜。这些东西对于步兵来说,可以小心翼翼的走过去,避免猜到铁蒺藜上,但对于赵云率领的破军营来说,无疑是大杀器,挡住了破军营的去路,让破军营必须停下。

    王灿看到地上的铁蒺藜后,眉头紧皱,眼闪烁着熊熊怒火。

    不用想,这些铁蒺藜显然是胡人弄出来拦住大军的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满地的铁蒺藜,不停地思考着。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已经到了必须解决马腾找来的胡人的地步了,否则大军赶到汉兴县,黄花菜都凉了。

    故此,王灿又催促周仓,让他尽快找个熟悉当地情况的人。

    但大军赶路,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,周仓只能干着急。

    道路上的铁蒺藜虽多,但是王灿有数万大军,很容易清扫铁蒺藜。个个步兵将铁蒺藜收捡起来后,大军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心却很不平静。

    这样被动的受到影响,他非常不适应。

    目前的情况却是没有探查到胡人落脚的地方,不知道此地的具体情况。王灿只能忍着,等找到熟悉情况的向导后,才能稳定局面。

    午吃过午饭后,士兵休息了半个时辰,又继续往前赶。

    下午,又6续遭到胡人洒下铁蒺藜,或者是用其他办法阻拦。

    总之,赶路的度非常慢。

    王灿满腔怒火,却无处泄,他已经到了快爆的边缘。整天,王灿的脸色都阴沉着,言不。周仓看见王灿的表情,心满腹愧疚,却无话可说。他已经派出近百名士兵去找人,但要找个对熟悉情况的人,实在很困难。

    因为要找的向导必须熟悉西凉的情况,并不是随便在旮旯里拉个百姓就行。

    若是问路,随便找个人可以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需要的是长时间引路的人,所以很难寻找。这也让周仓伤透了脑筋,头都愁白了几根儿。

    天时间,就这样的度过了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大军在处空旷的地带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因为有昨夜的情况,营地的安排显得更加从容,很容易就安排好了。个个士兵在营地巡逻,负责营地的安全。

    此时,营地百米外,百余个胡人悄悄地朝营地行去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的,又是扰乱王灿的营地。

    昨夜,胡人全军出动,没有取得多大的效果。这次,胡人学乖了,仅仅是派出少数的人员去骚扰。这样来,白天就可以让晚上行动的人休息,而晚上休息的人又可以白天行动,胡人的大统领想出这样的办法,心颇为自得。

    行人,缓缓地往前行去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突然,胡人响起突兀的大叫声。

    那吼叫的声音凄惨尖唳,好像是死了亲爹亲娘样悲恸伤心,又好像是被踢断了子孙根样,那声音简直是吼破了嗓门,让人渗得慌。

    紧跟着,又有个接着个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传来,个个胡人面如土色,脸色痛苦。

    大声惨叫的胡人都是因为脚下传来的疼痛,他们脚踩在地上的时候,立刻感觉尖锐的铁器刺穿了脚底。

    突然被刺到的胡人不止两个,非常多。

    由于天色黑暗,而胡人是来捣乱的,不敢使用火把,使得他们无法看到地面摆放着什么东西。当受伤的胡人站立不稳,瘫倒在地上的时候,又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,有尖锐的铁器刺穿了屁股,疼痛不已。

    接连不断的惨叫声传来,胡人才埋下脑袋,贴近地面,打量地上有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却现地上布满了铁蒺藜。

    这刻,所有的胡人瞪大了眼睛,喉咙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这些铁蒺藜全是他们白天扔在地上,用来阻拦王灿大军的。然而,现在却成了王灿的利器,刺伤了几十个胡人。

    若是仔细的打量番,会现地上的铁蒺藜形成个圆圈,摆放在营地百米左右的地方。只要是胡人往里走,而胡人又没有使用火把,看不清楚地上的东西,很容易就招,很多人都被铁蒺藜刺穿了脚板。

    百个人,因为铁蒺藜而动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所有的胡人心非常后悔,早知道就不用铁蒺藜了。

    胡人统领知道招后,立刻下令往后撤。

    然而,百个人有数十个人都受了伤,走不动,很难撤退。而且在他下令的时候,周围呼的下冒出了个个士兵。

    这些士兵手持火把,将百余个胡人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火把照耀下,个个士兵如同神兵天降,让胡人的心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们如丧考妣,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而士兵,领兵的人是陈到和张任。陈到盯着神色落寞,已经是疼得东倒西歪,龇牙咧嘴的胡人,冷声喝道:“郭军师早就料到你们晚上可能会有动作,哼,群傻子,终于自己送上门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大手挥,立刻就有士兵缓缓地逼了上去。

    周围全都是汉军士兵,后面又是铁蒺藜,胡人无路可逃。

    况且,很多胡人都受了伤,没有力量战斗,很容易就被击败了。虽然有些胡人骨头硬,奋力抵抗,但并不是所有的胡人都有着拼杀的勇气。最后,士兵斩杀了三十多个胡人,又俘虏了剩下的几十个胡人,取得了胜利。

    如此来,郭嘉布置的陷进终于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营帐,王灿看着被捆绑起来的胡人,眼闪过暴戾的神色。这些胡人的小动作让他烦躁不已,已经是压抑得想要杀人。王灿深吸口气,看向周仓,吩咐道:“周仓,这些胡人交给你审问,仔细的问清楚情况。若是问出胡人的驻地,立刻前来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周仓回答声,命令士兵将抓起来的胡人带了下去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看向陈到、郭嘉、赵云等人,吩咐道:“你们都下去休息吧,等有消息传来后,我会派人通知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赵云等人闻言,纷纷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王灿也在大帐等待消息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,周仓没有来报信;个时辰,周仓还是没有派人来禀报消息……

    王灿等了个多时辰,还是没能等到。到最后,王灿干脆躺在床榻上,等着周仓来禀报消息。其实,王灿可以让周仓明日再禀报消息,但出来骚扰的胡人白天没有返回驻地,领兵的胡人肯定会起疑心,很可能转移驻地,所以王灿才要直等候消息。

    到了后半夜,周仓终于审讯出胡人驻扎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赶到王灿营帐的时候,王灿睡得正香。然而,事关重大,事情非常的紧急,周仓还是让典韦去通知王灿。

    等了片刻,周仓进入营帐。

    王灿直接问道:“周仓,消息是否可靠?”

    这是王灿最关心的问题,旦消息不可靠,就白忙活了。周仓点点头,正色道:“主公放心,末将是单独提审胡人,并不是将所有的胡人起审问的。所以末将把审问出来的答案对照下,就已经确定了消息是可靠地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这才放下心了。

    他奶奶的,被胡人恶心了近两天时间,终于可以报仇了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休息了。周末最后天,求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