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1章 半夜骚扰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不得不说,胡人撤退的度非常快。 <.﹤≦1≤Z≦W.

    所有的胡人骑兵分散开来,如同扇形样快的扩大面积,越来越分散。到最后,几千胡人全部分散开来,形成了小股的骑兵,往不同的方向逃窜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让赵云、陈到和张任都颇为无奈。

    三人率领破军营追杀胡人骑兵,刚开始的时候能杀死许多胡人,但因为胡人越来越分散,难以追杀,最终只能不了了之。因为继续追下去,破军营也必须要分散开来追击,到时候说不定还要被熟悉地形的胡人伏击,就只能收兵。

    个时辰后,大军清扫完战场,也清点完了人数。

    此役,破军营死伤了两百多人。

    但胡人的骑兵死伤更重,死伤了千五百多人,这样的死伤比例对于破军营来说,虽然已经很了不起了,但死伤了个士兵都可惜,都需要重新培养。

    大军启程,往汉兴县的方向行军。

    时间缓缓流逝,日暮西沉,夜幕降临,大军停下来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临时搭建的帐篷,王灿和郭嘉宾主落座。

    由于白天遭到了胡人骑兵的攻击,但胡人现不敌后就撤兵了,这样的作战方式虽然符合胡人的贯作风,郭嘉却觉得有问题。

    他正襟危坐,神色严肃的说道:“主公,我们虽然揣测出胡人可能是马腾请来的,却不知道胡人的目的是什么?是为了阻拦我们?亦或是击败我们?因为不知道情况,卑职认为晚上该加强戒备,还要分配部分士兵在营地守夜,预防突事件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道:“若胡人真是马腾找来的,我估计晚上很可能还会再来。不过,也正如你所说的,我们不知道胡人是准备攻打营地,亦或是骚扰士兵,所以必须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郭嘉抱拳道:“主公英明!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笑,吩咐道:“奉孝,这件事由你去安排,务必保证营地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郭嘉抱拳回答声,然后离开营帐找赵云去了。赵云是军的大将,找赵云商议营地防守的事情无疑是最合适的。

    王灿个人坐在营帐,考虑着关于胡人的问题。

    到现在,王灿突然觉得需要个常年生活在西凉的人作为向导了。

    王灿率领大军按照地图走,最后肯定能抵达汉兴县。然而,沿途若是遭到胡人攻击,却又无法追击,而且还无法知道胡人落脚的地方,这对王灿非常的不利。故此,必须要寻找个懂得当地情况的人,这才是王灿目前需要的。

    王灿下定决心,立刻派人找来周仓,让周仓负责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如此来,王灿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入夜后,营地除了火把噼啪燃烧的声音,以及士兵巡逻的脚步声。营地周围都是静悄悄的,没有半点的动静。

    王灿个人坐在营帐处理公务,感觉精神疲乏后,便休息了。

    油灯,蓦地熄灭了。

    大帐,传来淡淡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不知是什么时候,营地外突然传来号角声,这是专属于胡人骑兵的号角声。那号角声高亢尖唳,不断地传来。王灿本来就警醒,当号角传进营帐后,下睁开了眼睛,急忙从床榻上翻身起来。他赶忙穿上铠甲、头盔,又带上武器,往大帐外跑去。

    典韦度极快,王灿刚走出大帐的时候,已经在营帐门口等待了。

    王灿朝典韦点点头,两人前后往营地央行去。

    此时,因为远处传来的号角声,正在帐篷休息的士兵都醒了过来,所有士兵穿上衣服,提着武器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士兵歪歪斜斜的站着,还不停地伸手整理身上的衣衫。

    因为连续不断的号角声,营地满是乱窜的士兵,都快跑来集合。约莫刻钟时间,数万士兵集合完毕,赵云麾下的破军营也已经集合完毕。

    然而,那此起彼伏的号角声在士兵集合完毕后,又突然间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营地,只有士兵窃窃私语的声音,营地外没有半点号角声传来了。顷刻间,所有的士兵觉不对劲儿,低声讨论的声音也骤然消失。王灿眉头皱起,知道这是胡人的骚扰之计,故意让营地的士兵无法休息。

    郭嘉走过来,沉声说道:“主公,卑职认为这是胡人的扰敌之计,想要让士兵们无法休息好,故此才特意骚扰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没有回答,直接问道:“奉孝,你安排的士兵守营,可曾安排好。”

    郭嘉回答道:“已经安排好了,共有三千士兵防守。这三千士兵守护整个晚上,将会轮番替换,负责营地的安全。不仅如此,营地还有许多巡逻的士兵,再加上营地外安排了排排的拒马,即使胡兵突然起攻击,也能抵挡阵。这段时间,已经足以让休息的士兵们集合,不会自乱阵脚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既如此,安排士兵休息,只要胡兵没有跑来攻打营寨,就不用集合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郭嘉回答声,立刻将命令吩咐下去。

    王灿转身返回营帐,而赵云、张任、陈到等将领也都回去继续休息。如此来,营地里面又空荡荡的,只剩下巡逻的士兵和防守的士兵。

    夜深了,夜色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巡逻的士兵换了批又批,不断地更换士兵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营地外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那轰隆隆的马蹄声由远及近,不断地传来。营地巡逻的士兵听见后,全都突然停了下来,驻足观看。士兵们脸上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,负责防守的千士兵也是随时准备杀出来,保护营地的安全。

    不过,却没有个士兵喊敌袭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先前就已经明确的说明,只要没有敌军攻打营寨,就不用搭理。现在只有声音传来,士兵们都在等候敌军出现。

    马蹄声连续不断的传出来,正在营地休息的士兵也都醒了过来。不仅是士兵,王灿、典韦、郭嘉、赵云等人也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王灿起身点亮了营帐的油灯,然后身体俯在地上,用耳朵倾听着地面的动静。这招是王灿和典韦学的,虽然老套,却能听出远方的动静。他仔细倾听的时候,嘴角忽然勾起了抹笑意,因为马蹄声不断地传来后,后面却突然减弱,往后退去了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胡人仅仅是搔扰之计罢了。

    王灿放下心来,又躺在床榻上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此时,营帐个个睁着眼睛的士兵因为没有得到命令,又开始闭上眼睛睡觉。整夜里,有数次声音惊醒了营地的士兵,但所有的士兵都没有动静,继续睡觉。这样来,让实施扰敌之计的胡人颇为无奈。

    他们的确是使用扰敌之计,想拖延王灿大军赶路的度。

    但王灿不吃这招,让士兵继续睡大觉,而且营地外还安排了无数的拒马阻挡胡兵攻打,让胡人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次日早,大军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虽然士兵们睡觉的时候经常被吵醒,但他们都躺在被窝休息,影响不大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还是睡足了的。

    王灿的士兵没有多大的影响,可胡人却熬了宿。个个胡兵眼睛通红,脸上也多了层油脂。他们昨天晚上又是吹号角,又是大吼大叫,又是骑马来回奔跑,非常累。然而,最终得到的效果又不好,让这些胡兵颇为沮丧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