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0章 来去如风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嘈杂的咆哮声,凌乱的马蹄声,兴奋的吆喝声……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声音从胡人的军队传出来,他们神色兴奋,大声的吆喝着,嘴里更是唧唧歪歪的说着听不懂的话。>≥ <.﹤<1ZW.

    可以想象的是,胡人已经把王灿率领的大军当成了猎物,这是毫无意外的事情。随着汉朝的衰落,氐、羌、鲜卑、匈奴等胡人便迅的崛起,成为影响汉朝的大患。历史上,个朝代衰落下去,边塞的异族无疑是最猖狂的时候。

    眼见着胡人策马冲上来,赵云已经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所有破军营的士兵都是握紧了长枪,准备上阵杀敌。

    杀死胡人,这是骨子里面的反应。

    胡汉不两立传承至今,让他们恨不得冲上去厮杀番。遥想霍骠骑当年,封狼居胥,扬威边塞,那才是汉人扬眉吐气的时候。

    普通士兵没有封狼居胥的想法,但却有腔热血。

    他们敢拼,敢杀,是战场上的英雄。

    “破军营,杀!”

    赵云提着龙胆亮银枪,声大吼,长枪指向冲来的胡人,骑着白龙驹冲了上去。紧随赵云后面,陈到和张任也提着银枪快的冲上去。两人和赵云都是使用长枪,而赵云麾下的破军营也是如此,同样是使用长枪,支使用长枪的队伍,起了冲锋。

    三千破军营,无畏无惧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大军冲上去,朝典韦吩咐道:“传令,吹号!”

    典韦点头应下,将命令传达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便有个个士兵手持号角,吹响了起来。顷刻间,雄浑的号角声在宽阔的道路上传递着,给那些冲上去浴血厮杀的士兵鼓劲儿,让他们奋勇杀敌。

    典韦骑马站在王灿旁边,也是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但他想着要保护王灿,脸上又露出遗憾的表情。

    王灿和典韦相处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了,看见典韦的表情后,立刻就知道了典韦心里面的想法。他看向典韦,说道:“山君,想冲上去厮杀就去吧。我身后有数万的大军,还有周仓保护我的安全,况且这里又不是被人埋伏,不会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典韦脸上露出犹豫的神情,还在思考。

    他迟疑片刻,最终摇头道:“有子龙、叔至等人杀敌,已经足够了,我还是留在这里保护主公。”最终,典韦没有冲上去杀敌。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却没有劝说。

    典韦本就是根筋儿,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战场上,破军营和胡人开始混战。

    胡人骑术精湛,战刀锋利,而且胡人的战马都是上等好马,占据很大的优势,这是胡人天然就具有的优点。然而,破军营骑兵的骑术虽然比不上胡人,战马也比不上胡人的战马,但骑兵配备了马镫和马鞍,战马有马掌保护,又把弱点补了回来。

    两军交锋,赵云、陈到和张任迅的杀入胡人,杀的胡人阵脚大乱。

    锋利尖锐的枪尖不停地闪烁,赵云神色肃杀,不停地抖动枪杆,只听见咻咻的声音响起,那锋利的枪尖就挑破了胡人的喉咙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赵云已经杀了十数个胡人。

    陈到和张任也是用枪的高手,自然是不甘示弱,也提着长枪奋力杀敌。时间,战场上到处都是枪影,可谓是战马嘶鸣,刀光闪烁,枪杆舞动。

    厮杀,极为激烈。

    双方都卯足了劲儿,要杀敌对方。

    郭嘉盯着战场上的胡人,淡淡的说道:“主公,卑职猜测这些胡人应该是西凉的羌人。听说马腾原来的妻子就是羌人,卑职估计,这些羌人就是马腾请来的,故意让他们来攻击大军,想拦住我们的去路。”

    王灿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,问道:“奉孝,你竟然认识羌人?”

    郭嘉摇摇头,说道:“卑职从未踏足塞外,怎么会认识羌人。贾和出身西凉,对西凉非常了解,卑职曾听他说过关于西凉的事情,所以才知道西凉是羌人比较多。至于其他的事情,卑职也是概不知,若是此战有贾和参与,恐怕要轻松许多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也只能摇摇头。

    贾诩和董和起去帮助甘宁了,不可能将贾诩调回来参战的。

    两人都盯着战场上的局势,注意着占据的变化。

    这时候,赵云、陈到和张任率领破军营已经占据了上风。不过胡人骑术精湛,也是骁勇善战的人,不容易消灭。王灿见此,心暗说已经奠定胜局了。然而,此时竟有个胡人的领带着胡人士兵冲向王灿,想要杀死王灿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胡人的胆量够大。

    王灿身后有数万的步兵,而胡人仅仅带了几个人就敢冲上来,的确够厉害的。

    典韦见胡人冲来,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策马挡在王灿前方,双手提着两柄铁戟,准备厮杀番。就在典韦准备出手的时候,却听见嗡嗡的弓弦震动声从身后传来。典韦不用回头,已经知道王灿取出灵宝弓射箭了,只见支接着支的弓箭射出,度快,力量大,而且无比的精准。

    “噗!噗!”

    连续几支弓箭射了胡人士兵,将胡人统领带来的人全部射杀。

    王灿解决了士兵后,才收回灵宝弓,吩咐道:“山君,剩下个大的就交给你了。”说完后,王灿把灵宝弓放回了马腹旁侧的兜囊。

    典韦得令后,策马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胡人统领被飞来的弓箭吓得不轻,心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但是,眨眼间却现不射箭了。

    他心顿时大喜,又继续策马冲锋。但正当冲锋的时候,又现个凶神恶煞的汉子提着两柄铁戟冲出来。只见典韦张大嘴,瞪大眼睛,鼓起力量,抡起铁戟就砸向了胡人统领。铁戟落下,带着呼呼的劲风声,令人心悸。

    胡人统领想也不想,直接挥刀格挡。

    当兵器碰在切的时候,他心立刻后悔了。

    巨大的力量从铁戟上落下,将胡人统领砸得从战马上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胡人统领落在地上摔得七荤素的,脑袋晕乎乎的,而且右手的虎口流血,胸膛憋闷,脸色涨红,眼也充满了血丝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典韦力量之强横。

    典韦却得势不饶人,继续策马冲上去挥出铁戟,然后闪电般落下。

    “啵!”

    铁戟砸在了胡人统领晕乎乎的脑袋上,立刻打烂了脑袋。那无头尸体站在地上,微微摇晃了两下,然后嘭的声倒在了地上。典韦杀死个胡人,意犹未尽,策马来回的走动,但他看见没有胡人冲上来了,又返回王灿身旁,没有继续厮杀了。

    连番厮杀,破军营已经杀红了眼。

    个个胡人被戳成筛子,然后倒在了地上被踩踏致死。

    胡人骑着马来去如风,就好像是双脚在地上跑路样轻松。然而,他们面对的汉人骑在马上,也稳如泰山,这让胡人迷糊不已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们认知里面的汉人么?怎的如此厉害?

    胡人心已经有了怨言,开始打起了退堂鼓。

    他们来去如风,可以说是骑术精湛,但也可以说是他们欺软怕硬,当他们碰到比他们厉害的军队后,就会像风样快的后退,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    胡人,突兀的响起怪异的号角声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便有个个胡人拨转马头,开始快的撤退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