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9章 胡人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马腾和韩遂商议好对策后,直等候王灿的消息。≥>≯ ﹤.<≤1<Z≤W≦.﹤

    当两人得知新平县的县令崔真被王灿灭族,而城的大族也被王灿的兵威所摄,心都是冰凉冰凉的。他们原本还寄希望于崔真和城的大族反水,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,只有靠自己的实力去攻城掠地。

    两人依旧在等待,等候王灿领兵离开新平县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们已经确定了按照马和阎行共同商榷出来的建议,主动攻击新平县,截断王灿的后路。

    只是,王灿不离开,他们就不会兵。

    县府后院,书房。

    马腾和马相对而坐,马腾脸上露出担忧的表情,说道:“孟起,槐里县是我们马家的根基,若是我们无法拿下新平县,槐里就会面临危险,可就难办了啊。”马腾和韩遂商议事情的时候,直接答应了马的建议,但那是因为他不想让儿子面上无光。

    现在只有两人议事,马腾当然要说清楚了。

    事情,都必须考虑周全才行。

    马想了想,缓缓说道:“父亲,槐里县池坚固,又有丰足的粮草和器械,足以挡住王灿几个月时间。而且,孩儿还有想法没说出来,这是保证槐里县不给攻击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马腾眼眸亮,问道:“孟起,有何计谋?”

    马站起身,走到马腾耳旁,压低声音说道:“父亲,等我们攻打新平县的时候,再如此如此……到时候,王灿被拖住而无法动弹,我们就从新平县出击,槐里县也立刻出兵,王灿遭到夹击,前无进路,后无退路,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马腾听后,说道:“此计不错,可以使用。”顿了顿,马腾又夸奖道:“我儿越的沉稳老辣,假以时日,定能重现先祖荣光。”

    马重重的点点头,脸上也露出激动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咚!咚!”

    这时候,书房外传来轻轻的叩门声。马腾喊了声‘进来’。顿时,便有个侍从快的跑进来,然后朝马和马腾行了礼,恭敬的说道:“将军,韩大人派人来通知将军,有要事相商,请将军去大厅议事。”

    马腾摆摆手,将侍从斥退了。

    他和马相视望,都立刻起身离开书房,往大厅行去。

    大厅,韩遂和阎行已经等候多时了。

    当马和马腾起进入大厅的时候,韩遂和阎行立刻起身见礼。众人宾主落下,韩遂立刻说道:“兄长,前段时间王灿屠戮新平县的大族,吓得新平县的大族不敢动弹。现在王灿稳定了新平县的局势,已经领兵离开,朝汉兴县的方向杀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马大叫声好,脸上露出激动地表情。

    王灿领兵离开了新平县,意味着他们也可以出兵了。

    韩遂听见马突兀的大吼声,并没有不高兴,仅仅是瞥了眼马腾,然后说道:“贤侄,我驻扎在城的大军已经集结完毕,只要你们召集士兵,可以兵了。”

    马腾正色道:“好,我让马铁留在槐里县,而我们立刻赶往新平县。”

    番对话,确定了接下来的方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灿领兵离开新平县,继续赶路,朝新平县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不过,军的将领竟然少了些。

    吕蒙、典满、黄叙三人没有出现在军,不仅如此,连王灿带来的谋士法正也消失了。军队,只剩下赵云、陈到和张任三员将领,王灿身边也只有郭嘉个人,而且军的士兵也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大军行军的度很快,直奔汉兴县。

    只是,汉兴县位于槐里县后方,还有很长段距离。

    郭嘉跟在王灿身旁,慢腾腾的赶路。

    蓦地,郭嘉问道:“主公,若是不出意外,这战就能击败马腾。嘉听说韩遂也在其,若是连韩遂也击败了,西凉就算平定了,主公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奉孝,你是明知故问啊!”

    说着话,王灿策马往前奔跑去了。

    郭嘉摇头笑,依旧是优哉游哉的骑马跟着大军起赶路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王灿策马跑到先头部队的时候,却见名斥候快的跑来。斥侯翻身下马,单膝跪在地上,抱拳说道:“报,前方现大队的骑兵。据推测,应该是西凉的胡人,他们正骑马朝我们的军队赶来。”

    “胡人?”

    王灿呢喃声,问道:“有多少胡人?”

    斥侯抱拳道:“启禀蜀王,前方的胡人至少有四千余人,但因为他们太过分散,难以估测具体有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便让斥侯离开了。他看向赵云,说道:“子龙,准备迎战吧。”

    赵云深吸口气,立刻喝止大军前进。

    同时,赵云以破军营为前阵,三千破军营列阵等待。

    郭嘉见大军停下来,心有些疑惑,赶忙策马跑到大军前方询问情况。等郭嘉知道是胡人的骑兵杀来后,心顿时升起丝疑惑。他看向王灿,说道:“主公,恐怕胡人突然出现并非是偶然,我们路行来,从未遇到过胡人、羌人等异族,现在却突然冒出大队的胡人骑兵,嘉认为可能是马腾和韩遂勾结胡人,故意来袭击我们。”

    赵云接着说道:“奉孝言之有理,云也认为如此。”

    王灿却抬头望着远处,那蔚蓝的天空下,显得是如此的大气豪迈。

    良久,王灿说道:“群胡人而已,不足为虑。马腾和韩遂都已经让胡人出兵,那我们还有什么好害怕的?来多少,我们就杀多少。”

    陈到和张任闻言,眼闪烁着道道精光。

    常言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,对于胡人,他们从来都没有好感。大军停止前进,迅摆开阵势,等着胡人的骑兵杀过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突然,王灿几人都察觉到地面的震动。

    遥远的天际,出现了群黑影。这群黑影快移动,不断的前行,伴随着个个胡人骑兵出现在视线,如同是滚滚炸雷般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,由远及近。马蹄哒哒的踩在地面上,令地面为之颤动。

    所有士兵都知道,胡人来了。

    赵云、张任和陈到三人形成个品字形,身后是三千破军营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胡人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等人的心都开始沸腾了起来。他领军长年征战,杀的都是自己的同胞,因为要征战天下,那是无可奈何的战斗,有争斗,就肯定有内战。现在忽然有胡人冲了出来,立刻让所有士兵都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杀胡!杀胡!

    从远处奔来的胡人看见大军列阵,都露出惊诧的表情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是支不同与以往的大军。

    但是,胡人看见列阵的汉军后,并没有任何的畏惧,反而兴奋的吹着口哨,或者是兴奋得大吼大叫,亦或是兴奋得跃马扬鞭,提着战刀策马奔来。

    汉人和胡人之间,自古至今没有真正的和解过。

    即使有所谓的和平共处,也是短时间的,无法长久维持,是处在两个对立面的种族。因为汉人和胡人有着不同的信念,有着不同的生活方式,这就注定了双方无法共存。故此,胡人看见汉人后,想要立刻冲上去劫掠厮杀番。

    列阵的汉军见此,也是热血沸腾,想要上阵杀敌。

    彼此,都想杀死对方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