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8章 郭嘉的担忧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法正见王灿竟然又答应了,心立刻焦急了起来。≯≧≥ ﹤.<≦1﹤Z﹤W<.

    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,难道王灿又要犯错?

    郭嘉也是心担忧,但以他对王灿的了解,不应该在同件事情上犯错啊?

    法正刚准备劝说王灿收回命令,却听王灿吩咐道:“孝直,你去回复传信的人,通知新平县令,我会去崔府赴宴的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法正答应了下来,却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因为他觉得王灿还有话说,所以法正想听王灿接下来会说什么。若是王灿仅仅只有命令,却没有其他安排,他就要强行谏言了。正当法正心忐忑等待的时候,又听王灿命令道:“奉孝,你去传令,让吕蒙、典满和黄叙征调千士兵。等我们从县府出的时候,他们也立刻出,包围崔府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郭嘉回答后,立刻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法正闻言,也是长舒了口气,终于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郭嘉和法正相继离开后,王灿个人坐在书房,闭目养神。但是,王灿却冷静不下来,尤其是崔真摆出的鸿门宴让他心情暴躁,无法平静,又想到了裴元绍的事情。或许裴元绍的武艺仅仅是三流水平,但至少是跟着王灿起成长的,见证了他的强大。

    “呼!!”

    王灿长出口气,下躺在了地上,抬头望着房顶呆。

    郭嘉和法正离开后,法正将王灿同意赴宴的消息告诉了崔府的管家。

    那管家得知王灿竟然同意前去赴宴,心非常欢喜,急忙的跑了回去。另边,郭嘉把王灿的命令传达下去后,吕蒙布置完士兵,然后也跑了回来。士兵已经集完毕,就等王灿、徐庶和法正起前往崔府。

    不过,王灿却留了些时间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王灿才从县府出。与此同时,吕蒙召集的千士兵也快行动,朝崔真的府邸赶去。

    当王灿带人抵达崔府的时候,崔府外面已经被无数的士兵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门外,典满和黄叙守着,没让个人出来。

    崔真和马富等人得知被士兵包围的消息,心惊讶,纷纷跑到大门口想询问情况。些人甚至是想冲出去,返回自己的府邸。然而,典满双手提着两柄铁锤,凶神恶煞,令人畏惧;黄叙手提着口近丈长的大刀,霸道凶悍,让人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两人左右的挡在门外,令府上的人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崔真见此,知道情况不妙了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了眼马富,心非常的后悔。早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,他就应该直接去县府拜见王灿,将家财、粮食和兵器献给王灿。如此来,王灿收了好处,他就有很大的机会活下来。现在谋刺王灿不成,却被包围起来,已经是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马富老脸上布满了褶皱,眼也露出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不过,马富毕竟是人老成精,还能够稳住,并没有露出惊慌的表情。

    但马富还是眉头微皱,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马富虽然狡诈,但马富并不在长安,哪里知道王灿经历了裴元绍的事情,对这样的宴会很反感,所以直接完蛋了。当马富看见王灿后,立刻大声问道:“蜀王,我们诚邀您赴宴,怎么派兵将我们围了起来,这是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王灿骑在马上,看见站在门口却被拦住的人,冷冷笑。

    对于马富的问话,王灿理都没理。

    郭嘉和法正站在王灿身后,脸上也露出抹笑容。只要王灿没有进去赴宴,就没关系,反正不会有危险。吕蒙跟在王灿身旁,见马富还要狡辩,突然挥刀凌空指向马富,眼闪烁着冷冽的杀机,那肃杀的气势让马富冷不禁的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阿满,放个人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典满点头回答声,然后喝道:“谁先出来!”

    马富心焦急,立刻挤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年纪虽大,却没有人和他争,所以很容易就站在最前面,大声说道:“让老朽出去,老朽要当面和蜀王说话。”

    马富干瘦的身体不断地往前冲,但典满看见马富,眉头皱起。他冷哼声,冷不丁的突然抬起脚,脚踹在马富身上,将马富踹了回去。砰的声,马富摔倒在地上,幸好典满使用的力量不大,否则马富不死也要吐三升血。

    马富摔得七荤素的,不明白典满为什么踢他脚。

    黄叙却知道典满是嫌马富聒噪,才会突然脚踹飞了马富。

    黄叙目光扫,伸手指向个三十多岁的年人,大喝道:“你,立刻出来。”不等那年人说话,黄叙便让士兵将人抓了出来。

    年人跌跌撞撞的走到王灿跟前,扑通声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崔真和你们请孤赴宴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年人立刻说道:“蜀王,我们聚集在起是为了给蜀王接风洗尘啊!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陡然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神色冰冷,淡漠的吩咐道:“拉过去砍了!”命令传达下去,便有两名士兵走上来,将年人拖到旁,直接杀死。

    鲜血喷洒在崔府门口,尸体倒在了地上,令崔府里面的人为之胆寒。

    王灿眼都不眨下,喝道:“下个!”

    顿时,又有个望族的家主被士兵拖拽着走出来,然后跪在王灿跟前。王灿又问道:“你们请孤赴宴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那家主并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说些另外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灿没有多说,直接让士兵杀了。

    刹那间,已经死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站在崔府里面被士兵围起来的家主们看见后,心已经害怕到了极点。轮到第三个人被抓出来的时候,那人已经是双腿软,瘫软在地上。两个士兵拖过来后,王灿询问,那人就立刻说出了马富和崔真的目的。

    如此来,崔府里面的大家族家主们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事情,败露了!

    王灿嘴角露出笑容,吩咐士兵杀了承认的人,然后,王灿又让吕蒙领兵灭了崔府。命令下达后,王灿便骑马返回县府。郭嘉和法正跟在王灿的身后,看着王灿略微显得落寞的背影,两人都有些酸,但郭嘉却更加担忧。

    他和王灿并不是普通的君臣关系,而且还是知交好友。

    郭嘉担忧的说道:“孝直,主公的杀性如此大,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啊?”

    法正微微摇头,说道:“裴将军的死让主公有些自责,心很难受,不过等主公泄完就好了。嘿,崔真也真是倒霉,想什么办法不好,偏偏想借宴会谋刺,所以直接撞到了刀刃上。郭大人放心便是,主公肩负着益州百姓的未来,不会沉沦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郭嘉深吸口气,说道:“但愿如此!”

    两人跟随王灿起返回,而吕蒙则带着典满和黄叙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此役,崔府上下全灭,而参与谋刺王灿的大家族家主也全部被杀。

    崔府被灭掉时,县城也贴出了告示,说崔真勾结马腾,图谋造反,已经全部诛杀。这件事情在新丰县传开后,对普通的百姓并没有多大的影响,他们只是整日为生计而忙碌的人,哪会去掺和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对那些稍微有点实力的大族,却敲响了警钟。

    铁血无情的杀戮,让城的大族噤若寒蝉,不敢有丝毫的逾越。所有人都规规矩矩的,甚至连大门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这样的手段霸道狠辣,却在短时间内让新丰城蠢蠢欲动的势力沉寂了下去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休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