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7章 再杀一次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新平县,现在已经是王灿的地盘。≯> ≧ ≤.<<1≤Z≤W<.≦≦

    大军连续攻城,新平县的县令抵挡不住王灿的大军,干脆举起白旗,开城投降。

    入城后,王灿立刻让士兵接管了城的防守等事情。

    县府大厅,王灿坐在主位上,下方坐着郭嘉和法正。

    郭嘉神色严肃,正色道:“主公,新平县不同于武功县,新平县是马腾的势力范围,而武功县和咸阳城都是我们自己的人,实力稳固,容易控制。现在新平县的县令直接投降,恐怕是不安定的因素,必须要彻底的解决才行。”

    法正接着说道:“郭大人言之有理,若是不解决新平县内部的问题,主公就不可能放心的领兵继续前进,当务之急,务必要除掉城的内患。”

    王灿郑重的点点头,脸上露出肃杀的表情。

    经历了裴元绍的事情后,王灿对内患这种事情极为看重。

    不仅王灿如此,连郭嘉和法正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两人刚在新平县安定下来,立刻就起找到王灿,提出处理内患的事情。王灿寻思片刻,说道:“若是直接杀死新平县的县令,仅仅是杀掉了个领头的人,无法斩草除根。故此,我们必须要次性除掉城的内患,才能放心啊。”

    郭嘉和法正都是点头称是,所谓除恶务尽,要除掉新平县的内患,就必须全部将有可能引起局面动乱的问题解决掉,不留下点隐患。

    蓦地,王灿笑道:“嗯,我们放出要除掉新平县县令的传闻,看他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法正说道:“主公的办法可行,若是他不甘愿俯就戮,肯定会邀约人手,主公就可以趁此机会打尽。”

    郭嘉也跟着说道:“嘉也觉得可行。”

    王灿面大笑容,大袖挥,朗声说道:“既然你们都同意,那就这么办。具体怎么执行,你们两人仔细的商量下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两人答应下来,然后起出了县府大厅。

    半天时间,县城就传出王灿要除掉县令的传闻。

    县府传出来的消息大略是说新平县的县令不牢靠,是墙头草,若是马腾领兵杀来,新平县的县令又可能投降马腾。王灿为了彻底的解决后患,已经下定决心要杀了新平县的县令,稳定新平县的局面。

    消息传出后,新平县的县令就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新平县的县令名叫崔真,经营新平县已经有了好几年的时间。他原来居住的地方是在县府,但王灿进入新平县后,崔真就搬回了自己购买的府邸。

    大厅,崔真坐在主位上。

    下方,是新平县的些豪绅大族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听说王灿要杀死崔真,纷纷跑到府上送信的。但他们送信是假,来探听崔真的动静是真。

    这些豪绅大族,名行将就木的老头轻咳两声,缓缓说道:“县令大人,您打开城门委曲求全,虽然保住了性命,但王灿却不会放过您啊。现在新平县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,必须要有个人站振臂呼,团结所有的力量抵抗王灿。”

    老头名叫马富,和马腾同姓,据说还有点关系。

    至于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,没有人知道。不过,大厅的豪绅大族都认可了的,没有人去招惹马富。

    崔真听了后,冷笑道:“马老,您可知王灿有多少大军?”

    语气甚是不耐,带着丝讥诮。

    马富当然听出了崔真的语气,他神色古井不波,淡淡的说道:“县令大人,不管王灿有多少大军,但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难道我们就不会用其他的手段么?或者是,县令大人已经准备俯就戮,任由王灿宰杀了。大人啊,您可曾想过若是被杀后,家的娇妻美妾应该怎么办?家的老父老母又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崔真闻言,眼闪过抹戾色。

    良久,崔真无奈的叹口气,说道:“马老,您是知道王灿兵强马壮的。我们虽然能凑齐几千兵马,但对于王灿来说,只要句话就能消灭掉几千人,怎么可能杀死王灿嘛。”

    马富听了后,反而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其余的豪绅大族见此,又开始劝说崔真。

    新平县的利益是由他们这些人决定的,现在王灿来就把县令崔真放在冷板凳上,而且王灿占据新丰县后,他们的利益也遭到影响。故此。这些豪绅大族才会急匆匆的跑到崔真的府上商议事情。

    他们关心的不是崔真的命,而是他们自己的利益。

    旦崔真死了,他们的利益更加得不到保证。

    有了这样的层关系在里面,这些豪绅大族怎么可能不劝说崔真呢?

    崔真被说得无奈,只能看向马富,说道:“马老,您是我们新丰县的顶梁柱,您说说这事情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马富却装傻充愣,说道:“这得看县令大人是准备俯就戮,还是准备反抗了?”

    崔真心急,恨不得立刻抽马富两巴掌。

    他都表明了态度,马富还给他装傻子。

    然而,崔真有求于马富,却不得不耐着性子,说道:“马老啊,事关崔某的身家性命,事关崔某妻儿父母的安危,我岂能俯就戮。王灿逼迫至此,崔某岂能不反抗。不过王灿大军屯在城,身边又有猛将保护,不容易对付啊。”

    马富笑了笑,说道:“此事易耳,县令大人且附耳过来。”

    崔真眉头皱起,但还是起身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马富在崔真的耳旁低声说话,崔真听完马富的建议后,表情有些迟疑的问道:“马老,这件事情可行么?”

    马富大笑道:“几万石粮食,几万套兵器,王灿会不动心么?”

    崔真点头笑了笑,说道:“好,我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崔真立刻找来府上的侍从,吩咐了下去。做完准备的事情后,崔真又和大厅的豪绅大族商议事情,准备对付王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县府,书房。

    王灿正在处理军务的时候,法正和郭嘉联袂来了。两人进入书房后,朝王灿行了礼,然后才在书房坐下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你们两人起来,是有消息了么?”

    两人点了点头,但郭嘉却看向法正,示意法正说话。

    法正嘴角微微抽搐,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,心有些不解。看两人的情况,好像两人都不情愿说似的?难道还有什么难以启齿么?王灿心思转动,笑说道:“孝直,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。”

    法正听了后,说道:“主公,您听了后,可不能动怒啊!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道:“好,你说。”

    法正字顿的说道:“县令崔真和新平县的豪绅大族愿意奉献出粮食和武器,但却要邀请主公去赴宴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骤然瞪大了眼睛,腾的从坐席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很显然,又是鸿门宴啊!

    顿时,股澎湃的怒气从王灿身上汹涌出来,让郭嘉和法正都脸色变。王灿站在书房,神色冰冷,眼眸闪烁着暴戾的神色。他连连冷笑,说道:“好,好,好个赴宴啊。告诉传话的人,本王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眼眸微微眯起,滔天的杀意充斥在胸膛。

    既然有人想撞上来送死,那就再杀次,权当祭奠裴元绍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