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6章 议定办法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报!“

    县府大厅外,传来急促的大喊声。 <.≤≦1﹤Z<W.

    随着声音传进来,士兵也快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名士兵神色焦急,看脸上的表情就知道生了大事情,否则也不会是这幅像死了亲爹的表情。士兵跑进大厅后,砰的跪在地上,抱拳说道:“将军,新平县急报,说新平县已经被王灿攻占了。”

    新平县,位于槐里县北面,属于马腾的势力范围。

    现在新平落陷,士兵心也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马腾听了后,眉头紧紧蹙起。

    他按捺住躁动的心思,仔细的询问了关于新平县的情况,然后才让士兵离开。马腾看着士兵离去,深吸口气,朝坐在旁边的韩遂说道:“约,新平县被攻占,就看王灿接下来如何用兵了。到底是准备声东击西,还是打算围困槐里,很快就有答案了。”

    韩遂点头道:“兄长言之有理,我们等着消息就是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马却站了起来,朗声说道:“叔父,小侄有其他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韩遂问道:“孟起有何妙策?尽管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韩遂又看了眼马腾,说道:“只要是切实可行的方案,我和你父亲都会全力支持你的。你是我西凉俊彦,若能够击败王灿,就能名扬天下了。”

    马听了后,呼吸显得有些急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击败王灿,多么令人激动的事情啊!

    马稳定了情绪,朗声说道:“小侄提出王灿可能采取声东击西的计策,而阎行将军提出王灿可能分兵攻打各个县城,最后围困槐里的计策。不管是哪种计策,王灿的兵力都会继续前进,也都会以刚刚占领的新平县为立足地。所以,我们可以等王灿领兵从新平县离开后,不出其不意的夺下新平县,截断王灿的后路。”

    马腾听后,眼睛骤然亮。

    韩遂也在仔细的思考,深邃的眼眸闪烁这道道精芒。

    此时,阎行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阎行主动站出来,韩遂眉头挑,脸上露出抹笑意。他笑问道:“彦明,你心又想出了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阎行朝韩遂和马腾揖了礼,又朝马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他缓缓说道:“小马将军说王灿会领兵前进,末将因此想了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马腾忙问道: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马也是不阴不阳的说道:“阎行将军,有何妙策?”

    韩遂见马腾父子轮番上阵的询问,舒展开来的眉头又皱起了,脸上闪过丝不满之色。两人连番询问的动作,就好像是审问犯人,而不是礼贤下士的询问。

    阎行淡然笑,说道:“既然王灿将会继续前进,我们为什么不传令汉兴县的县令,让他在王灿攻打的时候,假意投降王灿。等我们领军抵达后,他们再作为内应呢?如此来,不仅可以避免县城的损失,也能让王灿更加骄狂,让王灿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马腾听了后,说道:“如此来,我们岂不是主动让王灿包围起来么?”

    马说道:“父亲,阎行将军此计可行。”

    马腾问道:“孟起,当真可行?”

    这句话,让韩遂和阎行都是眉头皱起。感情刚才阎行说了大通话,马腾都认为不可行的,或者是你儿子的才行么?

    不过,韩遂和阎行都没有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马笑说道:“阎行将军的意见,正符合孩儿主动出击的策略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马继续说道:“王灿不断地分兵占领城池,从咸阳城、武功县、新平县、汉兴县,每座城池都需要士兵把守。到最后不管是采取声东击西,还是想要瓮捉鳖,都会来攻打槐里,这是王灿必须要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马腾听着自家儿子的分析,觉得非常有道理。

    韩遂面带微笑,看不出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马见马腾同意,继续说道;“王灿分兵出击,遍地开花,而我们就集兵力攻打处。王灿初到西凉,即使占据新平县,民心肯定不稳,这就是我们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马露出志得意满的表情,说道:“我们领兵杀回去,先攻打新平县,截断王灿的后路、然后,我们再兵分两路,路攻打武功县,路继续追击王灿,逐消灭王灿的兵力。到最后,王灿成了光杆将军,纵然是插翅也难飞出去。”

    马腾又问道:“孟起,你的意思是放弃槐里,去攻打王灿占领的地方?”

    马说道:“父亲,正是此理。”

    马腾看着韩遂问道:“约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韩遂笑说道:“贤侄的意见非常好,我也同意放弃槐里,集兵力攻击新平县,然后逐消灭王灿的力量。不过,槐里县毕竟是马家的立足地,还是要留个可信的人驻守才行。况且槐里县被兄长经营了这么多年,城池坚固,易守难攻,还是应该留人把守。”

    马腾听了后,连连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韩遂看向马,嘴角却勾起了抹笑容。

    他听了阎行说王灿要瓮捉鳖后,心就觉得不妙。

    旦王灿真的瓮捉鳖了,他也逃不出去,岂不是连陇西都回不去了?然而,马说主动出击,正韩遂的下怀。不管能否击败王灿,总之是摆脱了王灿布下的瓮捉鳖的局面,即使遭到失败,韩遂也能逃回去。

    韩遂心并不关心槐里能否守住,只要能击败王灿,或者是有条后路,这才是他心考虑的事情。

    阎行听着马的建议,也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韩遂眼珠子不停地转动,又突然问道:“兄长,我们主动去攻打新丰县,必须要隐藏行迹,不能让王灿知道我们的动静。所以行军要在晚上赶路,虽然赶路的度慢,但这样来,王灿也肯定离开新丰县了,而我们率领大军抵达新丰县的时候,将会打驻守在新丰县的守军个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马腾听后,说道:“约言之有理!”

    顿了顿,马腾又问道:“约,攻打新丰县,你看用谁担任先锋呢?”

    韩遂想也不想,立刻说道:“贤侄名传西凉,有着很高的威信。以贤侄为先锋,更能增强大军的士气,至于阎行么?就让他给贤侄当个副手吧。”

    马腾闻言,心更加高兴。

    当即,马腾和韩遂敲定了出兵的人员安排。

    不过,出兵的日期却还没有确定。

    因为干人等商议番后,决定等王灿离开了新丰县,才主动出兵去攻打新丰县。这也推翻了韩遂刚刚提出立刻出兵的想法,但韩遂有其他的打算,韩遂想的是能摆脱被围困的局面就行,所以韩遂也同意了。

    韩遂和马腾的大军,已经开始准备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灿率领士兵攻占新丰县后,在新丰县驻扎了下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阎行的确猜了王灿大军接下来的动向。

    因为王灿率领大军占据新丰县后,已经和麾下的武商议好要进攻兴平县。然而,王灿到底会选择什么,还没有确定。因为大军可以长驱直入,直接去攻打西凉;或者是选择声东击西,攻打槐里;亦或是选择瓮捉鳖,围困槐里。

    这些都没有表现出来,无法揣测,因为王灿目前仅仅是确定了将会继续进兵的方案,并没有起攻击。

    故此,最后的方案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