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3章 五马分尸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站在大厅的武百官听了王灿的话,不少人身体颤,身上的肥肉都忍不住抖动了两下。  <.﹤≦1﹤Z≦W≤.≦﹤这其,有知情的人,有并不太清楚情况的人。然而,王灿句话已经让所有官员都害怕了,有了畏惧之心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王灿话语隐含的意思分明是不知道情况的都要杀死。

    不论怎么样,都要供出两个人来。

    如此嚣张,可谓狂妄霸道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分明有借此难的嫌疑。

    但武官员表面上是朝重臣,是国之栋梁,可朝廷连皇帝都没有,而且也没有半点兵权。这种的情况下,官员就好像是金玉其外败絮其,只有面子在,却没有相对应的实力。就算王灿捅破了天,也只能任由王灿揉捏。

    王灿盯着朝百官,继续说道:“谁先说,说了就可以离开。若是不说的,恐怕要留下来和参与伏击本王的人起受难了。”

    句话,将事情挑明了。

    如此来,朝的官员都面面相觑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不多时,有了第个官员站出来。

    这名官员说出了提供私兵支援董承和伏完的名官员,王灿听后,也兑现了诺言,直接让说话的官员离开大厅。不多时,6续有朝的大臣相互检举。时间不长,大殿站着的官员逐渐减少,而剩下的官员则是面带忧惧之色。

    这些人,虽然不是亲自参与的,却支援了董承和伏完,也是帮凶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站在大厅的官员,说道:“本王无心伤人,只要你们好好地做自己的官,虽然无所事事,但也有俸禄可拿,足以颐养天年,好好地过日子。这是很好的事情,可你们却要横插进来,真是令人讨厌啊!”

    说着话,王灿的眼眸几乎眯成了条线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逐渐下移,转移到董承和伏完身上。

    良久,王灿说道:“董承、伏完,你们可曾预料到今日的结局?”

    董承呸了声,喝道:“王贼,要杀便杀,要剐便剐,不过是成王败寇罢了。哼,老夫恨不能为国除贼,杀死你。”

    伏完也跟着大骂王灿,反正都要死了,还有什么好畏惧的?

    王灿却说道:“很好,很好,很有骨气嘛!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喝道:“典满听令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典满立刻站出来,抱拳大喝声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命你率领五百士兵包围伏府,伏府上下,全部诛杀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典满得令后,转身离开了大厅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转,又喝道:“黄叙听令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黄叙也是立刻站出来,抱拳大喝声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命你率领五百士兵包围董府,董府上下,全部诛杀。”

    “诺”

    黄叙得到命令后,也转身离开了大厅。

    王灿望着黄叙离开,沉思番,又喝道:“吕蒙,命你率领千士兵进入皇宫,赐死伏皇后和董妃。”既然已经开了杀戒,那就杀个干干净净,以免留下祸患。这次裴元绍的死,让王灿心的点仁慈彻底被抹掉了。

    乱世当,当铁血杀戮。

    伏完听了王灿的命令,身体如遭雷击,大吼道道:“王灿狗贼,你不是人。常言道祸不及妻儿,你竟然杀我伏家满门,你还有没有人性?你这丧心病狂的狗贼,老夫就是被你杀死,也不会放过你的,你不得好死,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伏完断断续续的,不停地咒骂王灿。

    董承却愣在了原地,双眼无神,脸上露出悲恸的表情。

    王灿冷哼声,说道:“伏完,收起你的那副嘴脸,本王看了就觉得恶心。若是本王被你所杀,你朝得势后会饶了本王的家属么?恐怕你伏完先想到的就是杀我妻儿吧。你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就知道不成功的结果是什么。裴元绍因你而死,接下来你还会遇到更痛苦的死法,本王让你死无全尸。”

    伏完听了后,顿时蔫了。

    是啊,他若是朝得势,会放过王灿的家眷么?显然不会!

    伏完和董承跪在地上,都低着头。

    此时,两人心都有些后悔了,并不是因为两人快要被杀死,而是因为牵连了家妻儿老小。早知如此,就该将妻儿安顿好的再行动的。

    王灿见伏完和董承不说话了,大喝道:“赵云听令!”

    赵云站出来,抱拳道:“末将听令。”

    王灿沉声喝道:“将伏完和董承五马分尸,曝尸街头。”

    最后的命令下达,伏完和董承砰的下倒在了地上,眼露出浓浓的恐惧,面对五马分尸这样残忍的酷刑,两人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大厅,忽然响起声惨叫声。

    只见名官员双眼翻白,直接晕厥了过去,显然是被吓晕了。其余的官员知道了伏完和董承的死法,也是噤若寒蝉,都被王灿的手段吓到了。

    董承和伏完被拉了出去,其惨状已经可以预见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又看着站在大厅的官员。

    他仔细的数了数,共有十二人。

    这十二个官员都是被朝的官员检举出来的,当王灿的目光盯着十二个官员的时候,又有两个官员吓得直打哆嗦,突然晕倒在了大厅。王灿见此,目光更加冰冷,胆小如鼠还要掺和在其,真是利欲熏心啊。

    王灿喝道:“陈到、张任,带人将这十二人枭,然后将他们的脑袋收起来,全都用来祭奠裴元绍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两人抱拳答应下来,然后喝令士兵进来。两个人,带着士兵押送十二个官员离开了大厅。不多时,就听见连串的惨叫声在大厅外传来。

    十二个官员,全都被杀死。

    此时,大厅只剩下王灿、郭嘉和法正。

    郭嘉走出来,砰的下跪在地上,说道:“主公,这次主公被伏击、裴将军被杀,卑职有很大的责任。若非是卑职谏言,主公就有可能就不会去宫赴宴,裴将军也不会被弓箭射。卑职有罪,请主公责罚。”

    王灿叹口气,说道:“奉孝,起来吧。你和孝直都是谋士,并不是决策的人。你们提出意见,是否采纳全在我念之间,这是我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郭嘉望了眼王灿,脸上也露出悲恸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又回到站立的地方。

    法阵站出来,大声说道:“主公,裴将军已经去世,请主公节哀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法正继续说道:“经过这件事情,董承、伏完、刘范等人被杀,朝的大臣已经被清洗得差不多,已经没有了领头的人。现在诸侯四起,时间紧急,请主公振作起来,尽快处理西凉的事情了,这是我们此兵的目的,请主以正事为主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了点头,然摆手将两人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厅,只剩下王灿个人。

    他静静的思考着,眼透出抹哀伤。这次的事情,给了他足够的教训,他必须要反思,要总结,否则还会在同样的地方摔倒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