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2章 大清洗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刘范被赵云箭射杀,并没有激起什么波浪。≯   ≦.≤<1≦Z≤W.

    甚至于周围的私兵连眼睛都没有眨下,没有因为刘范的死亡而感到悲恸。对于这些家族的私兵而言,他们已经成了瓮之鳖,街道的前后两侧也都有了士兵杀来,他们逃命都来不及,哪有闲工夫去搭理刘范。

    此时,赵云先杀王子服,再杀刘范,已经杀来两个朝的大臣。

    赵云射杀王子服后,立刻又率领破军营冲杀。

    他带兵冲到王灿、典韦、周仓的身旁,旋即翻身下马。赵云看见王灿无恙,终于松了口气,却看见王灿抱着裴元绍冰冷的尸体,心顿时咯噔下。

    赵云走过来,拱手道:“主公,先把老裴的尸身放在马背上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赵云把白龙驹牵过来,用来驮着裴元绍的尸身。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缓缓地将裴元绍的尸身放在了白龙驹的马背上,凝视许久,路上露出羞愧的表情。良久,王灿转过身,盯着已经被包围起来的私兵,以及成了瓮之鳖的伏完和董承,眼眸闪烁着炽烈的杀意,大喝道:“传令,活捉董承和伏完!”

    声令下,命令立刻传达了下去。

    吕蒙、黄叙和典满正杀向董承和伏完,想要干掉这两个狗胆包天的人。然而,当两人听见王灿的命令后,又不得不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三个人,都是王灿麾下年青代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而且,董承和伏完都是臣,即使懂得骑射,但武艺却平平无奇。

    虽然董承和伏完周围都有私兵保护,但面对吕蒙、典满和黄叙狂风暴雨的攻击,这些保护董承和伏完的士兵不多时就被全部杀死,无法对三人构成威胁。董承和伏完身边的私兵被杀死后,两人只能束手就擒,无法反抗。

    跟随两人来的些官员更加不堪,直接跪地投降。

    董承和伏完这两个领导者都成了俘虏,而且朝跟着董承和伏完的官员也投降了,那些浴血厮杀的私兵顿时失去了斗志。

    些私兵扔掉武器投降,些私兵想逃出去。

    然而,街道两侧已经被封死了,无路可逃。

    吕蒙听见王灿的命令是活捉董承和伏完,便没有继续杀戮那些投降的私兵。正当他高喊了声‘放下武器投降’后,王灿的命令又传了过来,所有参与伏击的私兵,格杀勿论,全部杀死。

    这条命令传达下去后,在私兵激起了千层浪。

    他们投降,是为了能活命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却断绝了他们活命的道路。他们知道无法活下来,又提着武器,准备起最后的反击。

    街道前方是赵云率领的破军营骑兵,街道后方是吕蒙、典满和黄叙率领的狼牙营士兵。这两路士兵都是精锐之师,战斗力非常的强横,任凭各大家族的私兵冲杀,也难以突出重围,杀出条血路。

    家族私兵的反抗,犹如是江河湖海里面扔进了粒小石子,仅仅掀起丝涟漪,立刻就没有了动静,沉寂下来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街道上没有个私兵活下来,全部被杀。

    具具尸体躺在地上,动不动。无数的尸体堆积起来,将街道上的道路都给堵了起来,而鲜血更是染红了整条街道。

    吕蒙、典满和黄叙完成任务后,兴冲冲跑到王灿跟前。两人抵达后,却现王灿站在白龙驹旁边,而裴元绍也躺在白龙驹上没有任何动静。三人见此情况,心情下低落了下去,再也没有半点击败伏完等人的兴奋。

    俘虏了董承和伏完,王灿收兵返回将军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厅,伏完和董承的双手被绑在背后,双膝地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两人髻散乱,脸上青块紫块的。这些伤痕,全都是被带回将军府的路上遭到了殴打,才留下了这些痕迹。

    这些杰作,自然是典满、吕蒙和黄叙三人造成的。

    至于赵云和周仓,两人虽然愤恨董承和伏完,却不会如此如此乱来。

    此时,董承和伏完都已经是知道肯定要被王灿杀了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两人见王灿让士兵俘虏他们,心还以为王灿会开面,不会杀他们。然而,当王灿下达命令要全部杀死私兵的时候,两人预料到他们的结局肯定比私兵的死法更加悲惨,所以王灿才将两人活捉起来。

    王灿坐在大厅主位上,神色冰冷。

    下方,郭嘉和法正站在左侧,赵云、吕蒙等人站在右侧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掠过众人,最后吩咐道:“法正,立刻派人召集朝的武百官,让他们全都到将军府集合。个时辰内,所有官员都要到齐,出个时辰抵达的官员,诛杀三族。”

    语气森冷,令人背脊寒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法正回答声,立刻执行命令了。

    董承和伏完听了后,身体颤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两人已经在考虑王灿是不是要当着武百官的面羞辱两人,然后再杀死两人泄恨。这时候,两人心忐忑不安,无比的焦虑,早知如此还不如像王子服和刘范那样被直接杀死,了百了,不会遭到侮辱。

    现在成了王灿的俘虏,死法肯定更是悲惨。

    法正出去后,立刻吩咐士兵传达命令。

    个时辰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

    当道道命令传到武百官的府邸,这些官员听到命令后,马不停蹄的赶来,生怕过了个小时的期限。

    时间,将军府外车水马龙,往来的官员非常多。

    王灿的命令让朝的武百官受惊了,他们亲眼看见王灿让人杀死刘诞,所以非常畏惧。这些官员害怕家族被牵连,故此度极快,几乎都在半个时辰内抵达将军府。除了稍微远点的官员时间稍长,但都在个时辰内抵达。

    往来的官员,按照先后顺序站在大厅。

    而武官员的前方,则是伏完和董承跪在地上,受所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这些官员看见伏完和董承的样子,都露出惊诧的表情。些知道情况却没有参与的官员见此,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。些知道情况也支援了部分私兵的官员见此,面如土色,知道很可能坏事了。

    不过,朝的官员大多都明白是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长安就这么大的地儿,生了什么事情很容易就能知道。

    故此,几乎所有的官员都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王灿轻咳两声,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个个官员噤若寒蝉,连大气都不敢出,等着王灿说话。王灿缓缓说道:“伏完、董承、刘范、刘诞、王子服等官员谋害本王,其罪当诛。但是,你们当,我不知道哪些人掺和了,哪些人没有掺和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王灿停顿了下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在百官掠过,目光森冷,令人寒。良久,王灿又说道:“我相信你们都明白具体生了什么事情,现在由你们相互检举,说出哪些人可疑?哪些人掺和在其。没能说出来的,嘿嘿,就怪你运气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笑声怪异,令人心渗得慌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,求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