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1章 扭转局面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轰隆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仿佛是黑暗的柄利剑,剑劈开了天空的阴霾,让金灿灿的阳光照耀下来,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。≧>  ≥ .

    马蹄声,如同是道催命符,让董承和伏完等朝廷官员的神色骤然变化。

    战场局面,已经不受他们掌控了。

    “破军营,杀!”

    街道前方,突然传来声暴喝。

    声音落下后,只见赵云身穿银白色盔甲,手提龙胆亮银枪,胯下骑着白龙驹,身后跟着破军营的骑兵。破军营骤然杀来,无数的枪尖抖动闪烁,那森冷慑人的枪尖构成了道密集的枪林,朝王子服率领的私兵杀去。

    “噗!噗!……”

    枪尖刺入身体,眨眼工夫又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紧跟着枪尖的拔出,粘稠的血液也从身体内喷溅了出来,洒落在空。

    惨叫声,在街道上来回不停的回荡着。

    破军营的骑兵神色冷漠,急促往前冲。随着战马的冲锋,骑兵如同劈波斩浪般杀入了私兵当。或许这些家族的私兵能悍不畏死的拼杀,但面对破军营骑兵的冲锋,面对匹匹冲来的战马,他们无法抵挡。

    切的防御,都像是纸糊的样,瞬间就被击破。

    赵云手持龙胆亮银枪,枪尖左右抖动,眨眼工夫就是十几个士兵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王子服见赵云逞凶,猛地大喝道:“赵云,看刀!”

    王子服双腿磕马腹,然后策马扬刀,握着口大刀朝赵云杀了过去。所谓擒贼先擒王,王子服就是不自量力的想要杀死赵云,从而稳定溃败的局面。况且,他们刺杀王灿的事情已经暴露,除了击败对方,没有其他的办法。

    纵然不敌,王子服也要冲上去。

    赵云眼见王子服冲来,嘴角上扬,眼露出戏谑的笑意。

    此人,不是他的合之敌。

    赵云怒目圆睁,胯下的白龙驹加奔跑,朝着王子服冲去。战马相向而行,眨眼工夫就相遇。赵云低喝声,手的长枪往前挑,立刻将王子服劈来的大刀拨开,那锋利的枪尖如灵蛇乱窜,刁钻无比,噗的声就穿透了王子服的喉咙。

    枪穿喉!

    “嗬!嗬!”

    王子服瞪大了眼睛,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自认为武艺还不错,但是和赵云交手竟然枪就被杀了。王子服嘴角流血,喉咙流血,眼露出不甘的神色。然而,鲜血的流溢和喉咙被洞穿让他的生机快的流逝,转瞬间就感觉眼前黑,脑也片空白,突然陷入了无尽的黑暗当。

    赵云轻哼声,看了王子服眼,旋即快收回长枪。长枪在空抖动了下,枪杆下拍在王子服的身上,将他拍下战马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马蹄声四起,匹匹战马冲上来,踩踏在王子服身上。

    顷刻间,王子服的尸体就被无数的战马踩成了滩肉泥。

    破军营强横无比,如同秋风扫落叶般扫荡着街道前方的家族私兵。即使这些私兵奋勇厮杀,但面对强横到了他们无法抵挡的大军,终究是颓然丧气。

    因为赵云率领破军营加入,王灿、典韦、周仓等人的压力立刻减轻了。周围的弓箭手已经停止了放箭,家族的私兵也自乱阵脚,没有了先前的锐气。典韦和周仓看见这种情况,终于长舒了口气,能让王灿安然无恙,已经非常不错了。

    可惜,裴元绍被射杀了。

    这点,是无法弥补的遗憾。

    伏完、董承和刘范眼见前方的私兵瞬间就兵败如山倒,面如土色,眼露出焦急的神色,表情也变得阴翳起来,开始为自己的处境担忧。

    董承问道:“伏大人,如今王灿的大军抵达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伏完眉头皱起,旋即当机立断的说道:“我们立刻离开长安,投奔袁绍去。”

    董说道:“恐怕难以出城啊!”

    伏完却喝道:“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,不管情况怎么样,我们都要试下,我们若是留在城,最终必死无疑。”顿了顿,伏完又看向刘范,劝说道:“刘大人,留得有用之身,才能报仇雪恨。等我们在袁绍麾下站稳脚跟,再杀回来。”

    伏完担心刘范冲动误事,所以事先劝说刘范。

    刘范郑重的点点头,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行人,准备后撤,想逃离长安,然后去投奔袁绍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伏完准备下令时,街道的后方又传来了哒哒的马蹄声。伏完、董承和刘范回头望去,只见队骑兵从街道后方的小巷子冲了出来,拦住了他们后撤的道路。这队士兵,有三个将领,其两个将领手提长刀,另个将领双手提着两柄铁锤。

    这些士兵,自然是吕蒙率领的狼牙营士兵。

    他们全都骑马赶来,就是为了截断董承等人的后路。

    典满说道:“老大,怎么不用马均弩射杀番,要是轮弩箭射出去,他们都被重伤,我们也懒得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吕蒙瞪了眼典满,喝道:“若是误伤了典叔和老师怎么办?你负责啊?”

    典满撇撇嘴,嘟囔道:“我只是提点建议嘛!”

    黄叙站在旁,看着典满吃瘪,嘿嘿直笑。

    吕蒙大喝道:“都随我杀吧,不过是群没有上过战场的私兵而已,不足为虑。”说着话,吕蒙提着丈长的大刀起了冲锋,刀刃倒拖在地上,在地上划过的时候出呲呲的声音,非常刺耳,令人难受。

    典满和黄叙也是提着各自的武器,带着后面的狼牙营士兵冲上前去。

    狼牙营突然杀出来,立刻阻断了董承等人的退路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们已经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刘范看见后方又有王灿的士兵杀来,脸上露出惨淡的笑容。旋即抬起头,癫狂的吼道:“父亲死了,二弟也死了,今日我便和王灿拼了。”说着话,刘范左手抓紧马缰,右手握着宝剑,竟然策马朝王灿的方向杀去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”

    马蹄声,不断地响起。

    刘范骑马冲锋,道路前方的私兵纷纷让开,不敢去阻拦刘范的去路。随着战马朝王灿的方向跑去,刘范双眼已经露出了疯狂之色。他只要策马冲进去,再剑刺下去,就能杀死王灿,纵然是和王灿同归紧,他也死而无憾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正当刘范冲锋的时候,支弓箭骤然间射来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弓箭正刘范的眉心,戳裂头骨时生清脆的声音。几乎是眨眼的时间,弓箭穿过了刘范的脑袋,又继续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刘范额头上滴下滴滴鲜血,身体因为重心不稳,砰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箭,刘范被杀。

    战马希聿聿鸣叫两声,似乎在替刘范哀鸣。

    这箭是赵云快射来的,他骑马杀入私兵当,突然看见刘范冲向王灿,立刻搭弓射箭,射杀了刘范。赵云的枪法厉害,但他的箭术也不弱,箭射出后,刘范没有警觉,所以立刻被赵云射杀了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;话说今儿光棍节了,祝各位童鞋潇洒愉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