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0章 恨不能战死沙场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弓箭射来,没有射王灿,而是射了裴元绍。≧   ≦.≦1ZW.此时,裴元绍挡在了王灿的前方,将射来的弓箭全部挡住。

    他提着狼牙棒,矗立如苍松。

    “咳!咳!”

    裴元绍轻咳两声,缕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灿低头看去,却现弓箭正裴元绍的胸膛。这刻,王灿心痛如斯。这支弓箭,原本是射向他的心脏,现在却命裴元绍的心脏,让王灿心不停地自责。弓箭射入裴元绍的胸膛,箭穿心,肯定是难以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王灿嘴角蠕动了两下,想说话却不知从何说出口。

    这切,都是他造成的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王灿有两次机会可以避免事情生。先是王灿采纳典韦和法正的建议,不去赴宴,就可以避免此事;后是裴元绍建议杀了刘范,这也能震慑朝的官员,令董承和伏完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都拒绝了,才酿成了今日的局面。

    时间,王灿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裴元绍嘴角不停地流出鲜血,身体也微微颤抖着,好像快要站不稳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抓住王灿的手臂,缓缓说道:“主公,末将虽然粗鄙,却知道随着主公势力的扩张,末将的用处也不大了。然而,主公不以臣卑微而轻视,反而更加器重,让末将心感激,如今能为主公赴死,末将心甘情愿,没有后悔!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眼眶红,顿时哽咽了。

    他死死的抓住裴元绍的手,生怕裴元绍走掉样。

    然而,弓箭带走了裴元绍的生机,他的声音逐渐减弱,眼神也逐渐涣散。王灿看着裴元绍脸色开始变化,滴清泪自眼角滑落。

    他后悔,后悔应该铁血杀戮。

    他自责,为什么不直接以屠刀对待朝的大臣?

    若是能听从建议,就不会有今日的局面。但是,切都已经晚了,裴元绍这个跟随他最早的黑脸汉子声音低沉,呼吸越来越弱了。裴元绍轻咳两声,又说道:“主公不用自责,末将为主公挡箭,死而无憾。只是,末将恨不能战死沙场,大丈夫当马革裹尸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裴元绍脑袋歪,身体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哐当!”

    裴元绍手的狼牙棒落在地上,滚动了两下便不动了。那冰冷的武器在地上动不动,似乎也和裴元绍随风而散了。

    这刻,王灿心冰冷。

    “老裴!”

    王灿抱着裴元绍的身体,仰天大吼,悲恸上心。

    痛彻心扉的大吼声凄厉高亢,突兀的在街道上响起。这刻,裴元绍往昔的点点滴滴在王灿的心头回荡,开始活灵活现的,最后逐渐的模糊。那个憨憨的黑脸汉子似乎是带着笑容在王灿眼前告别,然后逐渐远去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王灿更加的悲恸。

    裴元绍是跟随王灿最早的人,当初王灿无权无势,但裴元绍却无怨无悔的跟着王灿,见证了王灿的强大。

    然而,裴元绍却被弓箭射杀,而且因他而死,王灿心更加悲伤。

    尤其是裴元绍最后的句‘恨不能死在战场上’,王灿想起来,就自责不已。裴元绍因为帮助王灿挡箭被杀,但周围的弓箭仍在继续射来。典韦站在旁边护住王灿,大声说道:“主公,快退,立刻退入往酒楼里面撤。”

    王灿愣在原地,似乎还沉浸在悲伤当。

    典韦见此,心无奈。

    裴元绍跟随王灿近十年时间,这十年的点点滴滴聚在起,谁又能忽视掉呢?王灿伤感也是人之常情。典韦见王灿不动,眼珠子转,急忙说道:“主公,弓箭太多,若是老裴的身体露在外面,肯定要被弓箭射,还是朝酒楼里面冲,避免身体遭到伤害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眼睛亮,下抱起了裴元绍的身体。

    典韦冲在前面,两柄铁戟上下翻飞,想往酒楼里面冲去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刚才王灿被弓箭威胁的事情,周围的士兵将王灿围起来,保护在最心,不让王灿遇到危险。

    但是,纵然典韦铁戟凶猛无比,快的将冲上来的私兵杀死,却又有个个私兵杀上来。这些私兵并不像士兵,军的士兵遇到危险可以逃窜,但私兵不同,他们是个家族的私有物品,家族的家主让他们杀,他们就必须杀。

    所以,所有的私兵奋不顾身的杀上来,想杀死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怀抱着裴元绍,泪水已经干涸,表情也已经冰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仇不报,誓不为人。

    王灿紧紧地咬着嘴唇,感受着怀逐渐冰冷的尸体,心情越加的恶劣起来。他心已经充满了杀意,想要大肆杀戮番。王灿本不想为难朝的百官,但这些官员却要凑上来,是他太仁慈,太心软了。

    这刻,王灿甚至想到了历史上曹操遭遇到的衣带诏。

    同样是朝臣密谋,只是谋杀的对象变了。历史上,董承、伏完等人想要谋杀的是曹操,现在却变成了王灿。

    典韦挡在王灿前面,身上的衣衫已经沾满了鲜血。

    他依旧奋力厮杀,但仍然无法突破。

    眼看着越来越多的士兵杀来,典韦的表情原来越凝重。

    事实上,典韦离开将军府的时候,就已经派士兵去通知吕蒙,让他关注城的动静。然而,这里距离将军府只需要刻钟的时间就可以抵达,若是纵马奔驰,刻钟都用不了,可吕蒙还没有前来,让典韦焦虑不已。

    街道右侧,周仓也注意到裴元绍被杀了。

    他和裴元绍的感情更甚于王灿,可以说是亲若兄弟。

    现在裴元绍被杀,周仓哪里还站得住,立刻带着士兵从酒楼杀了出来,朝王灿跑去。因为周仓的突然杀入,使得保护王灿的力量又多了层。

    只是,无数的私兵和弓箭手杀来,这股力量依旧显得薄弱。

    时间逐渐的流逝,倒下的士兵越来越多。鲜血,染红了地面;惨叫声,充斥在街道上空;喊杀声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这切,仿若人间地狱。

    街道前方,王子服看见裴元绍被射杀,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他本想射杀王灿,却杀了裴元绍,可惜了。现在个个士兵像包饺子样将王灿保护起来,难以下手了。

    街道后方,伏完看见裴元绍被杀,说道:“可惜,没杀死王灿。”

    董承眉头皱起,见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杀死王灿,心已经有些担忧了。

    刘范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我们占据上风,杀死王灿只是时间问题。只要再过片刻,就可以杀死王灿。刘范心欢喜,已经憧憬着为刘焉和刘诞报仇,他和王灿之间,已经成了不是王灿死,就是他死的问题。

    王灿死,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蓦地,刘范下睁大了眼睛,伏完和董承也是露出惊惧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……”

    街道前方,突然传来了阵阵轰鸣声。那轰隆隆的马蹄声传来,似乎是踩踏在伏完、董承和刘范的心间,让三人堕入深渊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休息了。写自己的人死,果然难受,很累,很不舒服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