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9章 裴元绍挡箭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周仓带着近两百名士兵朝街道的右侧杀去,虽然四周连续不断的射来弓箭,但因为街道的左侧有典韦、裴元绍领兵挡住,所以他们的压力也小了不少。≯ ≥ <.≦<1≦Z﹤W≤.≦≤

    王灿的士兵分成两拨,朝街道的两侧杀去,让堵住道路的私兵傻了眼。

    伏完和董承看见后,也是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按照他们的推测,旦王灿遇到埋伏后,肯定会加快度往将军府冲去,想尽快的返回老巢,从而逃脱。这样的逃逸路线最正常,也在情理当。针对这样的逃逸路线,伏完和董承也制定了相应的计划,并且让私兵在街道上堵住道路,不让王灿逃跑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并不忙着逃走,反而朝街道的两侧杀去,出乎伏完和董承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非常怪异。

    董承却也佩服王灿的反应,暗暗称赞王灿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他目光转,看着伏完,沉声说道:“伏大人,王灿若是杀入酒楼里面,弓箭手就会失去作用,我们要杀死他也非常困难。我建议,立刻让私兵加入战斗,堵住王灿的道路。而且城有王灿的大军,我们必须在大军赶来之前杀死王灿,才能让益州军群龙无,军心溃散,我们才有机会招安士兵。”

    伏完点头道:“好,让私兵都冲上去堵住王灿。”

    顿时,伏完周围的私兵立刻去传达命令。

    弓箭手和私兵快的冲上去,将王灿以及麾下的士兵堵住,不让王灿杀入酒楼。

    另边,周仓带着士兵快杀向街道右侧的酒楼。他提着口大刀,神色狰狞,如同猛虎下山,凶猛无比。

    大刀连连劈砍,迅的将射来的弓箭拨开。

    然而,周仓能保护自己,跟着他冲杀的士兵却无法完全护住身上的要害。当支支弓箭如同箭雨射来,立刻响起噗噗的声音。弓箭射入士兵的身体内,有的被杀死,有的被重伤,只见个个士兵倒在地上,不停的**惨叫。

    周仓看见士兵倒在地上,气得目眦欲裂,他三步并作两步,大步往前冲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直弓箭射来,下射了周仓的臂膀。

    顷刻间,殷红的鲜血从伤口处流出来,染红了周仓肩膀上的衣衫。但是,周仓却不管不顾,忍着肩膀的痛楚往前冲。眨眼工夫,周仓杀入了弓箭手里面。他提着大刀,奋力厮杀,口大刀连连劈砍,杀出了条血路。

    跟着周仓的士兵也快追上去,纷纷挥刀劈砍。

    这些士兵都是王灿的护卫,专门保护王灿的。

    每个士兵都是经过精挑细选出来,是军的百战老卒,战斗力非常强悍。不仅如此,这些士兵手持汉刀劈砍,气势凶悍,刀刀拼命,杀敌弓箭手溃散开来。只要士兵杀入了弓箭手,所有的弓箭手就成了软弱的绵羊,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周仓杀出条血路后,刀劈在酒楼的大门上,带兵杀了进去。

    相比于王灿的形势,周仓实在太轻松。

    所有的弓箭手和集结在起的私兵都往王灿的方向杀去,堵住了王灿的去路,而没有搭理周仓。这样的形势,也使得周仓轻松杀入酒楼,没有遭到阻截。

    当周仓带人杀进去后,迅扫荡街道右侧的弓箭手。

    街道上喧嚣嘈杂,充满了喊杀声。

    典韦和裴元绍护着王灿往左侧的酒楼冲去,王灿手提着口宝刀,这是他腰间直悬挂的汉刀。许多的人习惯腰间悬挂宝剑,但王灿却直悬挂着汉刀。因为他的汉刀是蒲元单独锻造的,锋利坚韧,削铁如泥,堪称神刀。

    典韦和裴元绍左右的跟在王灿后面,而王灿冲在前面。

    王灿手持汉刀,杀向街道左侧的弓箭手。

    时隔多年后,王灿又亲自提刀杀敌。那热血沸腾的感觉的确不样,让他非常的兴奋。王灿提着汉刀不断地劈砍,刀劈下,便将士兵杀死。刀个,路杀过去如同杀鸡宰牛,不知道有多少弓箭手被杀死。

    然而,无数的弓箭手源源不断的围上来,私兵也快围上来,难以摆脱。

    行人,被围了起来,冲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王贼,受死!”

    骤然间,个私兵大吼声,手持长矛朝王灿刺去。

    王灿虽然多年没有上战场厮杀,但他却没有停止习武。听见私兵的声音传来后,王灿想也不想,脚下跺,身体转,刀就朝声音传来的地方劈下。

    “嗞啦!”

    锋利的刀刃所过之处,出锦帛破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私兵瞪大了眼睛,眼露出恐惧的神色,手的长矛也停在半空。

    他张大嘴想要说话时,身上却出现了道血痕。这条血痕从私兵的额头往下蔓延,突然间崩裂开来。王灿不屑的看了眼私兵,他纵然是被围困起来,也不是这些虾兵蟹将能威胁的。即使被伏完等人埋伏,也只是群弓箭手围杀,并不是无路可逃。

    若街道的两侧不是酒楼,而是无法攀爬的山石,王灿或许会担忧下。

    然而,有酒楼在两边,只要冲入酒楼,就可以躲避弓箭,他有什么好怕的?

    王灿杀掉私兵后,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无数的弓箭手涌过来,王灿、典韦、裴元绍等人前进的度非常慢。距离酒楼仅仅只有三丈远的距离,却寸步难行。王灿看着挡在前方的私兵,眼闪烁着灼灼目光,既然这些人要杀他,他就杀杀杀,杀出条血路。

    王灿无所畏惧,身后的士兵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战场外,刘范、伏完、董承等人看见王灿、典韦、裴元绍厉害无比,心微微抽搐。耗费如此巨大的人力和物力,竟然还拿不下王灿,让他们情何以堪?刘范咬紧嘴唇,神色阴沉吓人,大喝道:“拿弓箭来!”

    伏完和董承听后,下明白了过来,也让士兵拿来弓箭。

    三人距离王灿并不远,要射王灿也容易。

    伏完、董承和刘范虽然是书生,却并不是不通箭术。君子六艺,就有骑射条,所以三人准备亲自出手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,都骑在马上,拿起弓箭对准王灿。

    “咻!咻!咻!”

    顷刻间,三支弓箭脱弦而出,如同流星坠地,快射向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虽然奋力杀敌,却留意着周围的动静。

    当三支弓箭射来的时候,王灿也察觉到了危险。他身体快的挪动,堪堪躲开了弓箭,没有被射。然而,正当他挪动身体躲开三支弓箭的瞬间,又有支弓箭从街道的前方射来,直射王灿的胸膛。

    若是被射,王灿就算有九条命也难以活下来。但王灿刚躲开伏完、刘范和董承射来的弓箭,无法借力闪躲。

    情况,危险万分。

    典韦看见前方突兀的射来支弓箭,眼睛瞪得老大。

    典韦想要救援,却心有余而力不足。因为他朝着接到后方,无法救援王灿,只能大吼道:“主公,快躲开。”王灿听见典韦的吼声,也察觉到危险,脸上顿时露出苦涩的笑容。王灿虽然想躲开,却并不是下就能躲开的,只能尽力的扭动身体,避免心脏被射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弓箭射入身体的声音传来,王灿却没有感到疼痛。他放眼看,却是裴元绍挡在身前,替王灿挡住了这致命的箭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