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8章 劫杀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带着典韦、周仓和裴元绍离开宫殿,往将军府行去。 <.﹤≦1≤Z≦W.

    出了皇宫后,典韦跟在王灿身后,沉声说道:“主公,斩草不除根,后患无穷。刘范和刘诞是兄弟,您现在只杀了刘诞,却把刘范留下了,他肯定会找机会报仇的。那厮会心怀怨恨,留着总是个祸害,末将干脆杀回去,把刘范杀了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立刻嚷嚷道:“老典说得有理,末将也赞同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暂时不管他们,只要他们不犯事,就不用搭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王灿带着典韦等人往将军府行去。

    路行驶,典韦直都没有说话。他跟在王灿身后,总觉得没杀死刘范不妥,可王灿不下令,典韦也不能违抗命令。

    返回将军府的时间,需要走半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当王灿带人走了近刻钟的时候,路过的街道两侧都是酒楼,但酒楼却很冷清,已经是大门紧闭。典韦看见这样的情景,心蓦地升起不妙的感觉。他们前往皇宫的时候,酒楼是敞开的,还有人在酒楼喝酒,现在却空荡荡的,让典韦觉得有古怪。

    典韦眉头皱起,说道:“主公,这地方有些怪异,咱们快些赶路。”

    王灿怔了怔,脸上露出狐疑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心警惕起来,仔细的打量了周围的环境,当王灿看见街道空荡荡的,也察觉到了不对劲。大白天的,繁华的街道怎么可能没有人呢?王灿心咯噔下,大喝道:“加,立刻返回将军府。”

    王灿心知不妙,立刻准备跑冲出街道。

    “王贼,哪里逃!”

    正当王灿下令的时候,声大喝从街道前方传来。

    紧跟着,只见名身穿甲胄,手提战刀的武将从前方道路左侧的巷子冲了出来。这名将领骑在马上,立马横刀,大喝道:“某家越骑校尉王子服,在此等候多时了。王灿,你们已经被包围了,还不束手就擒。”、

    声音落下,个个弓箭手站出来,手持弓箭对准了王灿。

    “哗啦!哗啦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街道两侧的酒楼大门打开,里面也冲出无数的弓箭手。这些弓箭手神色肃穆,将王灿、典韦、周仓和裴元绍行人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街道前方的弓箭手,以及街道左右两侧的弓箭手,王灿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也明白伏完等人打的是什么主意了。

    若是他在宫殿同意另立天子,很可能就不会有人杀他。然而,王灿不同意,这些朝大臣便迫不及待的要杀他了。

    典韦看见这么多弓箭手,如临大敌,快的取出背在身上的铁戟,警惕着望着周围的士兵。周仓拔出大刀,挡在王灿前方。裴元绍大喝声,便有名士兵将他的狼牙棒提了过来,也站在王灿旁边。

    三个人,将王灿团团包围起来,护在里面。

    典韦看见街道前方和街道左右两侧都有弓箭手,建议王灿后撤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几百名士兵准备后撤时,急促的马蹄声又从街道的后方传来。

    “希聿聿!”

    战马仰天嘶鸣,随着骑马的人勒住马缰,马蹄在空甩动了两下,然后在街道的后方停下来了。王灿定睛望去,只见伏完、董承、刘范、种劭等几个重要的朝臣策马行来。紧跟着这几人,又冒出了个个弓箭手。

    这些弓箭手并不是军的士兵,也不是禁军,而是家族私兵。

    这是集合了伏完、董承、刘范和刘诞等朝大臣的私兵,才凑齐了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伏完、刘范等人谋划王灿,已经不是两日了。

    按照伏完的本意,是准备先扶持皇帝,再逐渐的废除王灿的权利,最后再设计杀死王灿。但王灿不配合,也不愿意另立天子,如此来,伏完只有按照刘范的建议,直接除掉王灿,想要让王灿的基业毁掉。

    王灿见伏完等人杀来,喝道:“伏完,孤麾下数万大军驻扎在城,你若是想杀我,他们肯定会现的,可要想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伏完没说话,刘范却喝道:“王灿,不管你有多少士兵,此次都是插翅难逃。”

    王灿想也不想,立刻大吼道:“孤尚有几百士兵保护,何至于逃跑?”

    董承又喝道:“王灿,周围全是弓箭手,你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王灿又说道:“孤若不死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刘范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王灿狗贼,你逼死我父,囚禁我四弟,杀死我二弟,又使得天子被杀,犯下了滔天罪孽,其罪当诛。”

    王灿哈哈大笑,不屑的说道:“刘范,孤杀你全家就犯罪,真是天大的笑话。当初刘焉老贼为了夺下汉,悍然兵攻打汉,其罪在刘焉,并非在孤。常言道事出有因,若非刘焉主动攻打汉,岂会被逼死,岂会导致刘璋被囚禁,这切都是刘焉造的孽。”

    刘范听了后,气得咿呀大叫。

    刘范的脸色变再变,气愤不已。

    伏完大喝道:“刘范,王灿在拖延时间,不要和他纠缠。”

    刘范听了后,更是暗骂王灿狡诈。

    他铿锵声拔出腰间的长剑,大吼道:“弓箭手,准备!”声令下,个个私兵将弓箭搭在长弓上,准备射向王灿。

    停顿了片刻,刘范喝道:“放!”

    顿时,街道的两侧以及在街道前后的弓箭手凝神搭箭,全都瞄准了王灿以及带来的士兵,将弓箭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咻!咻!……”

    羽箭破空,支支弓箭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典韦看见弓箭射来,和周仓、裴元绍将王灿围了起来,而周围的士兵又将典韦、周仓和裴元绍围了起来,形成个圆圈,将王灿保护在最里面。

    弓箭射来,稀疏的几支弓箭落在央,却被典韦等人挡住。

    然而,大多数的弓箭射在外围。

    这些弓箭射了外围的士兵,穿透了士兵身上的铠甲,立刻响起噗噗的声音。顷刻间,便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声,甚至于有的士兵直接被弓箭射杀,倒地不起。鲜血从士兵身体内溜出来,顺着弓箭落在地上,染红了地面。

    典韦听见士兵的惨叫声,气得直跺脚,他大吼道:“撤,往将军府撤。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冷静,脸上并没有慌乱的表情。

    越是这时候,越不能自己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他环视周围的情况,看见前方有王子服带着弓箭手和私兵堵住了去路,后面也有伏完、董承等人带着私兵堵住了去路,已经是前后遭到夹击。若是强行冲杀,而周围有弓箭射来,肯定死伤惨重,难以逃出去。

    王灿思虑番,喝道:“山君,冲到酒楼里面去。”

    典韦愣了愣,但立刻就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带来几百人保护王灿,可面对弓箭手的射杀,肯定是挡不住的。乱箭连续不断的射来,再多的士兵也挡不住。

    然而,旦士兵们冲入两边的酒楼里面,便可以借助酒楼挡住射来的弓箭。不仅如此,只要据守在酒楼里面,吕蒙也会现城的动静,只要大军杀来,伏完、刘范等人率领的私兵就只有缴械投降。

    典韦心了然,大声吩咐道:“周仓,你带半的士兵往右边的酒楼冲。”顿了顿,典韦又吩咐道:“老裴,你和我掩护主公往左边的酒楼冲。”

    周仓和裴元绍点头答应,立刻行动。

    顿时,几百名士兵分成两拨,往街道两边酒楼下的弓箭手杀去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