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7章 撕破脸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刘范脸色涨得通红,脖子上条条青筋鼓了起来,呼吸也显得急促,喉咙更是出嗬嗬的声音,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。≯≯≯ .

    然而,刘范却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他只是个左郎将,而且有名无实,没有半点权势。王灿要杀死他就如同是碾死地上的只蚂蚁,不会浪费半点力气。

    刘诞听了王灿的话,怒火汹涌,脸色涨红。

    王灿先是侮辱了刘焉,而且还侮辱他们两兄弟,但刘诞并没有反驳,因为事关刘范能否登上皇帝的宝座,所以刘诞忍了下来。然而,王灿句‘罪人之子’断绝了刘范入主皇宫的机会,刘诞便无法压制心的怒火了。

    反正都当不了皇帝,怕个鸟啊。

    刘诞噌的下站起身,伸手指着王灿,怒喝道:“王灿狗贼,你不顾朝廷法纪,擅自攻打益州,又猖狂的出兵攻打长安,最后导致先帝被曹操毒杀。这桩桩,件件,哪样不是忤逆之举,你才是国之大贼,天下百姓,任人得而诛之。”

    话音掷地有声,在大殿来回的回荡着。

    百官听见刘诞的话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伏完和董承都是心沉,知道坏事了。

    王灿拒绝了刘范作为皇帝的人选,却未必不能商讨其他的人。刘诞席话将王灿骂成了国贼,已经公然撕破脸皮。在百官心,王灿的确是国贼,但朝的百官却没有说出来,而是压在了心。

    此时,刘诞公然说出来,局面立刻变得复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刘范突然跪在大殿,说道:“蜀王,舍弟无知,冒犯了蜀王,请蜀王原谅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刘范心也恨不得杀了王灿,但形势比人强,他们比不得王灿。王灿的强势不是称王,成为了高人等的王侯,而是王灿有兵权,这才是王灿能称霸的原因。刘范明白不可以和王灿硬来,直隐忍而不。

    王灿看了眼刘范,又看了眼刘诞,嘴角勾起耐人寻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刘范见刘诞动不动,大喝道:“混账,还不跪下给蜀王请罪,请求蜀王原谅。”

    刘诞哼了声,大喝道:“大哥,大丈夫死则死耳,焉能受王贼侮辱。你这样卑躬屈膝有什么用,还不是被他句话否定了。王贼连父亲都侮辱了,对我们兄弟也是不屑顾。既然如此,何必向他卑躬屈膝,此寮不过是篡国之贼,天下人都会唾弃他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刘诞的倔脾气犯了。

    刘范心暗骂刘诞不懂事,只得砰砰的磕头求情,说道:“蜀王,舍弟无礼,请蜀王原谅,恳请蜀王原谅。”

    刘范语气悲泣,让人闻之而感动。

    兄弟之情,乃至于斯!

    刘诞见刘范卑躬屈膝替他请罪,心也非常伤悲。他大步走上前去,想要搀扶起刘范,但刘范却死死跪在地上,让他无可奈何。刘诞大喝道:“大哥,王贼铁石心肠,你纵然是磕破了头也无济于事,何必求他。父亲因他而死,我纵然被杀被杀,又有何惧!”

    两兄弟,个拼死请求王灿原谅,个死不认错。

    伏完和董承看见后,都露出无奈的神情。

    原本挺好的局面,却变成了眼前的场景,真是出师不利啊。但是,刘范和刘诞都是他们的重要成员,两人不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伏完拱手说道:“蜀王大人大量,饶过刘诞回吧。”

    董承也跟着说道:“蜀王,刘诞少不更事,失礼之处请蜀王多多谅解。”

    王灿冷声喝道:“刘诞已经加冠成年,难道还少不更事,恐怕有些说不过去呀。”

    刘诞哼了声,目光盯着王灿,大骂道:“王贼,我就站在此处,你能奈我何?要杀尽管杀,不就是条命嘛。你不过是自己封的草头王,名不正,言不顺,受天下人唾骂。你个黄巾贼,有什么资格称蜀王?我看不是‘蜀王’,而是‘鼠王’罢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蜀王,弄得百官有些迷惑了。

    刘诞哈哈大笑道:“不是蜀的蜀,而是硕鼠的鼠。‘鼠王’国之大贼,天下之蛀虫,恨吾心有余而力不足,不能斩杀此寮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刘诞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刘范使劲的拉扯刘诞,又瞪了刘诞眼。

    但刘诞却说道:“大哥,我是高祖皇帝的子孙,体内流淌着最尊贵的血液,岂能向此贼屈膝求饶。你不要劝说了,昔日太史公曾言人固有死,或轻于鸿毛,或重于泰山。今日纵然是被杀,也是甘愿被杀,我刘氏子孙,岂能向王贼低头。”

    句话,令周围的百官闻之而色变。

    伏完和董承叹息声,没有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王灿脸色阴沉,缓缓的说道:“好,好,好个刘氏子孙。有骨气,有傲气,令人佩服。可惜啊,你生在刘家,又生逢乱世,不该活在世上。”

    刘范听着王灿的话,感觉股凉意从背脊上传来。

    刘诞哼了声,露出傲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王灿面无表情,冷声说道:“既然你主动求死,孤成全你。等你在地下和刘焉相遇的时候,记得告诉他是孤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喝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宫殿外迅跑进来两个持刀的士兵。王灿见士兵走进来,大声吩咐道:“拖下去,杀了!”

    干脆利落,丝毫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两个士兵要伸手拖走刘诞,但刘诞却大袖拂,自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刘范看见刘诞走出宫殿的大门,忽的觉得宫殿门外的眼光是如此的刺眼。他身体软,瘫倒在了地上,神色悲哀,缕清泪从眼留下。

    不多时,大殿外传来声惨叫声。

    百官听见刘诞的惨叫声,脸上流露出恐惧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们打量王灿的时候,眼神和先前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别。王灿虽然没有立新君,但却没在宫殿杀过人。现在王灿大开杀戒,直接当着朝臣的面杀了刘诞,如此手段,令人心寒。他们望着王灿,已经是敬畏和恐惧,非常害怕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看向宫殿的百官,笑眯眯的说道:“诸公还有谁对孤有意见的,可以直接站出来,看孤的刀利否?”

    席话,让百官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他们亲眼看见王灿杀了刘诞,却眼睛都没眨下。

    若是主动凑上去,岂不是自找苦吃?

    刘诞被王灿让人杀了,刘范没有大吼大叫,而是静静地回到坐席上。他直低着头,拉耸着脑袋,言不。王灿看见刘范的做派,对刘范的认识又多了层。此人绝对不是窝囊废,能做到这步,已经不错了。

    伏完和董承没有求情,而是忽略了刘诞的事情。

    伏完深吸口气,缓缓说道:“蜀王,既然刘范不行,请问蜀王准备立谁为天子?”

    王灿听后,沉声道:“这件事情容孤回去想想再说,刚才喝了这么多酒,孤有些不胜酒力,回府了。”说完后,王灿不顾朝的百官,也没有向董承和伏完说什么,直接带着典韦、周仓、裴元绍以及二十个士兵离开了宫殿。

    百官见王灿离开,反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伏完和董承看见后,想说什么,却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等王灿离开后,朝百官也散去了。

    刘范、种劭、伏完等重臣留在大殿,刘范猛地抬起头,目光灼灼的看着伏完和董承,冷声说道:“伏大人、董大人,王灿不可能另立新主,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ps:四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