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6章 露出狐狸尾巴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伏完也看了眼站在王灿身后的士兵,看见个个士兵都是神色冷漠,眼光凶戾,身体忍不住哆嗦了下。≯≧≥  ﹤.≤﹤1≤ZW.

    好家伙,这些都是百战老卒啊!

    伏完吃味儿的看着王灿,这个三十多岁的人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他想到王灿的处境,又想到大汉朝眼前的困境,心的情绪非常复杂。然而,伏完快压下心躁动的情绪,然后端起案桌上的酒樽,朝王灿说道:“蜀王百忙抽空前来赴宴,是朝百官的荣幸,我等敬蜀王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董承接着说道:“敬蜀王!”

    紧接着,朝的百官好像是早就排练好了的。所有官员端起酒樽,异口同声的朗声说道:“我等敬蜀王。”整齐的声音在大殿回荡,所有官员仰头喝完了酒樽的酒。不仅如此,有的官员摇头晃脑的称赞‘好酒’,露出沉醉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摆在案桌上的酒樽,眉头略微皱了下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缓缓地朝酒樽伸去。

    就在王灿伸手的时候,典韦突然向前踏出步,把抓起酒樽,然后仰头饮而尽。典韦砸吧砸吧嘴,看向大殿的官员,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我家主公不胜酒力,末将替主公喝了吧。”典韦嘿嘿笑了笑,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,心却狠狠的抽搐了下。

    他刚才迟疑了下,是担心酒水被做了手脚,害怕有问题。

    但典韦先步抓过酒樽,仰头饮而尽。

    典韦这样做,分明是为王灿打头阵,试探酒水有没有问题。若酒里面有问题,典韦很快就能察觉;若是酒水没有问题,王灿可以放心的饮酒。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心情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他来赴宴的时候典韦就曾劝说他别来,但现在典韦却义无反顾的喝了酒,让王灿心感动无比,但王灿又有点后悔来赴宴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典韦就不用饮酒了。

    王灿心感动,能得如此忠义之士,何其幸也!

    朝的百官听了典韦的话,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,官员的眼却露出钦佩的表情。不管王灿和朝的官员是处在个什么样的立场,但典韦能够义无反顾的喝下第杯酒,已经能看出典韦胆量过人,而且忠义无双。这样的人,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,都是值得钦佩的好汉子。

    此时,典韦又退了回去,在王灿身后站着。

    典韦刚才的番话,朝的官员都知道是托词,知道不是王灿不胜酒力。典韦先步试探酒水,王灿心担忧,回头看了典韦眼。却见典韦轻轻的点点头,表示可以喝酒。见此,王灿心才放心了。

    大殿,官员们纷纷敬酒,气氛非常的热络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官员们都喝得尽兴了。

    此时,伏完轻咳声,大殿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伏完面色平静,缓缓的说道:“蜀王,我等邀请蜀王来宫赴宴,是有两件事情。其,是蜀王远道而来,奔波劳累,故此设宴为蜀王接风洗尘;其二,是有件重要事情和蜀王商议,请蜀王考虑下。”

    王灿脑袋偏,看向伏完,又扫了眼董承。

    两人期待的看着王灿,平静的表情下却又有忐忑不安的情绪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,知道最后的压轴戏上场了。伏完和董承邀请他赴宴,肯定是为了接下来的事情。而且伏完将地点选在大殿,恐怕也是有原因的。王灿想了想,说道:“伏大人说吧,孤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王灿的语气不咸不淡,并不热络。

    伏完听见王灿答应,心喜,并没有注意王灿的语气。他的心思都放在接下来的事情上,门心思考虑记下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董承见伏完脸笑容,却愣住不说话,好像是高兴过头了。董承轻咳两声,让伏完清醒了过来。伏完说道:“常言道蛇不可无头,国不可无君,我大汉传承二十五帝,现在却国无君主,老夫和朝百官请蜀王行霍光之权,另立新主。”

    番话,伏完把条件都扔了出来。

    霍光,昔日汉武帝死后的辅政大臣,权比周公。

    伏完和朝的百官同意王灿行霍光之权,便是让王灿统摄朝政。但是,王灿必须要另立新主,将汉祚延续下去。

    伏完话音落下,大殿蓦地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个个官员都望着王灿,眼露出期待的眼神。

    朝廷没有皇帝,官员心里面也没有主心骨,也不可能拥有相应的权利。不仅如此,旦长此以往,汉室也会逐渐的沦丧。正因为如此,伏完和董承才卑躬屈膝的请王灿赴宴,向王灿示好,其目的是为了让王灿另立新主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环视了大厅的官员眼,最后落在了伏完和董承身上。

    无疑,这两人才是真正的主导者。

    伏完和董承望着王灿,眼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朝廷没有皇帝坐镇,官员就没有底气,即使朝有百官也是空壳子。旦立了皇帝,朝廷就是正统,天下诸侯敢称王称霸,至少朝廷可以用皇帝的名义声讨,可以号召诸侯讨伐,但没有皇帝,官员们连旨意都不出去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问道:“伏大人,你可有人选?”

    伏完心咯噔下,暗道有机会。

    董承坐在伏完的下方,也是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伏完假意的思考了会儿,然后才缓缓的说道:“回禀蜀王,原益州牧刘焉有两个儿子在长安为官。长子刘范,二子刘诞,长子刘范谦恭仁德,德才兼备,百官商议后,认为刘范可以继任为帝,不知蜀王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王灿听到刘焉,心情下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刘焉是他的死敌,而刘范和刘诞是刘焉的儿子,立刘范为帝,简直是自找苦吃。

    况且,王灿心里已经不打算另立新君。他同意让伏完说话,无非是给伏完个面子,却不可能立皇帝给自己添堵掣肘。

    王灿心思连转,又问道:“刘范何人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刘范站出来,抱拳说道:“左郎将刘范,见过蜀王。”

    刘范抬头挺胸,心情非常激动,没想到天大的好事情竟然落到他的头上。刘范和王灿有不共戴天之仇,但刘范却没有表现出来,而是冷静的压制着心的恨意。他只有成为皇帝,才能慢慢的谋划。

    所谓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,也不会知道皇帝的困难。

    若是让刘协来选择,他肯定不愿意当皇帝,而愿意当小老百姓。

    但刘范却不同,他没有经历过,不知道当皇帝的苦恼。故此,刘范心非常兴奋,想试下做皇帝的滋味儿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刘范后,仔细的打量着刘范。

    虽然刘范可以隐藏情绪,但王灿依旧察觉到刘范很激动。正当刘范期待王灿同意的时候,王灿却说道:“刘焉不顾朝廷法纪,擅自兵攻伐汉,目无王法,品行不良。”

    语很慢,王灿却在打量着刘范。

    王灿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刘范竭力的稳住心恨意。

    但是,刘范的双手却握紧了,心里面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杀死王灿。王灿当着朝廷的武百官,如此侮辱他的父亲,这是何等的耻辱啊!而且这已经不仅是在侮辱刘焉,连刘范也被王灿侮辱。

    王灿却不管刘范心里怎么想的,继续说道:“刘范和刘诞身为罪人之子,岂能入主皇宫,绝不可行。”

    伏完听,顿时红了眼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确定了刘范,怎么能否定呢?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休息了。嗯,推荐好友的书:《三国之东吴崛起》。